第757章 你拿什么跟我计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57章 你拿什么跟我计较?!

第757章 你拿什么跟我计较?! 裴欧脸上掠过一丝讶异后,不由失笑,“原来安夏儿小姐在年会上,陆白,怎么不早说?” 陆白自是明白安夏儿早就看到南宫蔻微的到来,他回头将她拉进怀中,声音温和得跟他刚才说话语气完全不一样,“怎么出来了,我说过回去的时候会去接你。” “哪能不出来。”安夏儿道,“南宫小姐这不刚才还说起我,她不是问我么?那就由回答她吧。” 陆白剑眉微拢。 裴欧给他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睛,陆白,你们三个的事还没完呢! “南宫小姐,你刚才问我还好不好是么?”安夏儿点点头,“如你所见,我和陆白都很好,谢谢关问。” 南宫蔻微看着安夏儿,饱满而柔嫩的唇抿着。 从刚才安夏儿出来,她便没有说话。 震惊地没出声。 她万没有想到,安夏儿在这座酒店内……那刚才是在年会上? 她回过神,微笑着激动说,“安夏儿好就行,原来安夏儿小姐刚才在年会上,我都没看到你,不然一定会过去跟你打招呼。” 安夏儿看着她这自来熟的神情,也不冷不淡地回拒,“不必了,我就过来坐坐,并没有打算出面面对其他贵客。” “原来是这样?”南宫蔻微又看向陆白,“刚才我问起陆先生,陆先生安夏儿小姐你的话,我还以为……” “南宫小姐以为什么?”安夏儿笑了笑道,“陆白不过是不想让你麻烦我,所以没告诉你在年会上。” “原……”南宫蔻微的微笑有点尴尬了,“原来是这样啊,那陆先生真是太见外了,怎么说我和安夏儿小姐也熟知,我怎会麻面安夏儿小姐呢!” “熟识倒谈不上。”安夏儿道,“跟南宫小姐确实发过一些事就是,说到这,我倒想问问刚才那个问题。” “安夏儿,先回去好么。”旁边陆白说。 他朝旁边一个保镖打了一个眼神,让保镖去将车开过来。 保镖点头而去。 但安夏儿看到南宫蔻微的再次出现,心里已经警铃大作了! 不问这个女人过来做什么,有一些事,她也想当面问问南宫蔻微。 “我会回去。”安夏儿回答陆白,“我知道你很忙,我不会麻烦你,等下我就和菁菁她们先回去。” “嗯,我和裴欧还有一些事,处理完了就回去。”陆白道。 “好。”安夏儿道,“那我就最后问问南宫小姐吧。” 南宫蔻微抿着唇。 似乎明白,安夏儿的问题一定会为难她。 “南宫小姐紧张什么?”安夏儿甜美地笑着说,“我不过是想问你两个简单的问题,不会为难你的。” “安夏儿小姐请问……”南宫蔻微声音有些脆生生的,清灵动听,楚楚动人。 安夏儿心里很不快,跟这种外表柔软的女人对话,真是火大。 ——因为她们并不柔弱啊,手段比谁都狠辣! “上回南宫小姐回意大利了,我也没来得及当面问你。”安夏儿说,“你那次在‘angel殿堂’的天台掉下去时,听说你跟南宫家族那边的说法,是我将你推下去了?” 南宫蔻微抿着唇。 站在她身后利威廉管家也眯了眯眼。 “如今,我想当面再听南宫小姐你说一次。”安夏儿道,“南宫小姐,你可否能看着我的眼睛说,是我将你推下去的?” 南宫蔻微唇角抿紧。 当晚她们在放孔明灯,南宫蔻微是明明白白地跟安夏儿说,如果她从那里掉下去,那南宫家族也不会就此罢休…… 她的目的很明显。 要让陆家给她一个说法,而无法退婚,虽然最后还是退了。 利威廉道,“陆少夫人,如今蔻微小姐与陆先生已经退婚了,你又何必再为难蔻微小姐……” “我跟南宫小姐说话,轮不到你一个管家插嘴。”安夏儿道。 利威廉看了一眼陆白冰冷的面孔,马上低下了头去。 陆白没有阻止安夏儿的问题,因为当时,他知道是委屈了安夏儿…… 南宫蔻微见陆白没说话,便知是要自己回答的意思了,她轻轻地微笑说,“安夏儿小姐,我不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无论是在s城时,还是在陆家时,我本人从未说过是你将我推下了天台。” 安夏儿杏眸微眯。 又来了。 这个女人故作糊涂的话! “我只是说,我不跟安夏儿小姐计较了。”南宫蔻微道,“是指你替代了我,跟陆先生结婚了的事。” 安夏儿真想一耳光过去,但她脸上笑得灿烂,“南宫小姐的话真是好笑啊,我替代了你跟陆白结婚了?怎么,你是觉得陆白是你的?你凭什么说不跟我计较,你又拿我跟我计较?” 冬夜的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裴欧赶紧道,“好了好了,安夏儿小姐,你身体现在不能着凉,先上车吧!不过南宫小姐的话也未免太令人误会了,不是安夏儿小姐推的你就直接说不是她推了你,不就行了,为何要说你不跟计较了,你这个说法就是令人误会嘛!” “南宫家怎会想,或哥哥怎么误会了,我也没想到。”南宫蔻微道。 陆白拥着安夏儿肩头,不知她现在是不是怀着身孕的原因,很多时候都容易情绪化。 何况是面对南宫蔻微这种一会一个说法的女人! 陆白查觉到安夏儿身体微微地颤抖,他轻声在她耳畔说,“那件事过去了,我说过我相信你,你不能吹风,先上车。” 此时保镖已经将车开来了。 面对南宫蔻微这张依然纯洁的脸,安夏儿深吸一口气,她暗下努力告诉自己—— 冷静。 面对这种女人,一定要沉住气。 最后安夏儿气沉丹田,缓缓地绽出一个微笑,“那如此看来,南宫小姐的国语当真是不怎么好了,连一句都说不清楚。” “是的……”南宫蔻微顺着杆子就下,微微点头,“真是不好意思,安夏儿小姐,我当时真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是那个意思才有鬼! “既然不是就行。”安夏儿道,“那南宫小姐,你这回过来出席帝晟集团的年会,是代表gk国际是么?” “是,安夏儿小姐。” “我上回听说,南宫小姐只是在南宫家族帮南宫先生处理家族内部的事情。没怎么听说你还在gk国际工作呢。”安夏儿道,“既然南宫小姐不算gk国际的人,又何以代表gk国际过来?” 你特么这次过来,目的又是什么? “我……”南宫蔻微目光不知是否有意无意,看了一下陆白,“其实我现在是gk国际的顾问,也算是公司的人,自然有权代表gk国际过来。” 做足了功夫! “是么。”安夏儿道,“那南宫小姐真是厉害,从一个从未工作过的人,连份花店工作都做下好的人能一跃成为gk国际的顾问,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你是为了出席帝晟集团的年会而临时弄来的一个头衔。” 南宫蔻微出笑笑,“安夏儿小姐说笑了,当然不是。” 此时秦秘书送完贵宾,也回来了,看了一眼南宫蔻微,“陆总,这边还有事么?” 陆白道,“南宫小姐你们今晚住哪?如果是酒店,修远会送你们过去。” “那麻烦了。”南宫蔻微道。 陆白拥着安夏儿走向车子,“其实你不必理她那么多,因为我也不会。” 安夏儿深吸了一气,“我就想看看,面对我,她怎么解释那件事!” 到底是谁推了她? 南宫蔻微当站她的面,倒是要她有脸说! 将安夏儿送上车门,菁菁和小纹也随后上了车,陆白亲自替她关上车门。 车窗降下,安夏儿担心地看着陆白,“你……什么回来?” 狐狸精来了。 她不放心她老公归晚! 陆白刚想说什么,身后的南宫蔻微声音动听地传来,“那陆先生,那件事我明天再找你谈。”随后便在秦秘书引下,上另外一辆车了。 但裴欧在一边却滴了几滴冷汗! 陆白眼角视线从南宫蔻微那边收了回来,对瞪视着自己的安夏儿道,“你相信我,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我明天也没空跟她谈。” “……” 安夏儿平稳一阵子的心,又没理由地不安起来。 膝上,她手攥得紧紧的。 陆白对保镖道,“送安夏儿回去,路上小心。” “是,大少爷。” 看着载着安夏儿的车离开,陆白笔挺地站在酒店外面,夜风吹他白色的大衣衣摆,清贵出尘! 裴欧来到他身后,长长地叹了一声,“哎,陆白,看来这个南宫小姐对你旧情未了啊,不,也许她就从未忘记过你。” 陆白褐眸沉了沉。 “这南宫小姐摆明了,就是一时半会不走的架势。”裴欧道,“她说有事要在国内呆几天,然后明天想找你谈什么事?我说,其实她留下来就是为了你吧。” “且不说我对她没兴趣,她是南宫家族的人,所有南宫家族的人在我陆白眼中,都是敌人。”陆白扔下这段话,转身冰冷地往酒店走去。 裴欧摇了摇头,只好也走进酒店,帝晟集团的年会开完,自然还有一些需要处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