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那个心机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60章 那个心机婊!

第760章 那个心机婊! 说着,安夏儿又想起昨天的事,想起那个南宫蔻微的话。 “对了,陆白今天去公司了么?”安夏儿道,“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应该会比较早。”魏管家道,似乎也从新闻上看到了帝晟集团的年会,“少夫人是因为看到那个南宫小姐来了么?担心她会……去找大少爷。” 旁边小纹正在收拾安夏儿喝完的麦片杯子,一边哼了一声,“还有脸来,自作多情,大少爷才不会理她!” “小纹,怎么说话?”魏管家喝止了她,“南宫家的人这次过来,是代表gk国际,好歹是客,我们没必要太迎欢迎她,但也没必要去评论什么。” “本来就是……” 两个女佣被安夏儿惯的,也开始对她的敌人义愤填膺了。 小纹收走杯子后,魏管家汗道,“少夫人,你可不能经常惯着小纹和菁菁,我看她们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没,没什么嘛,这表示她们越发显露真性情了嘛!” 再说了,有人替她讽刺她的情敌神马的! 她为什么要拒绝? 听着心里就爽快啊! 只能说小纹和菁菁愈必明白她的心意了嘛! “少夫人,佣人不需要有自己的性格,只需要绝对听话以及服侍主人。”魏管家提醒安夏儿。 安夏儿一挑眉,看着小纹和菁菁她们,“她们很听话啊,以及每天都在服侍我啊,没哪不对啊,魏管家,你想多了。” 只不过,没有之前那样面地主人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了罢了。 虽然面对陆白还是那样。 但安夏儿每天呆在九龙豪墅,只希望有人陪自己说说话,不想要让菁菁和小纹连话都不敢跟自己讲,她觉得自己还是亲和一点好。 “好的,我有分寸。”安夏儿道,“嗯,电话呢?我打给陆白。” “少夫人,手机在这。”菁菁从旁边过来,将她的手机送来。 于是上午,安夏儿便拔通了陆白的话。 陆白一接到她电话,就沉沉笑了两声,“查岗?” “才才才没有……”安夏儿绝不承认,凛足一气,抬头道,“我这不想你了嘛,今天一醒过来你已经去公司了。” “年会之后,有几个高层会议。” “所以,我不是想着我刚开年就在公司忙碌的老公,特地打电话过去慰问一下嘛。”安夏儿道。 “是么。” 性感优美的两个字,顺着电流传过来。 带着一丝怀疑。 他这笑声一传来,安夏儿就不自在了,感受自己被看穿了。 “那那那,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安夏儿道。 “我说过了会尽早会回去。”陆白道,“你应该是想问我,南宫蔻微有没有来找我吧?是么,夫人?” “……”安夏儿咽了咽,“那……她去找你了么?” “目前没有,我在办公室批文件,等会还要开会。”陆白道,“怎么,夫人要不要亲眼检查一下?” 安夏儿刚想说什么,电话就嘀地一个提示音。 安夏儿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一看,陆白发了全息通话过来。 安夏儿按下接受。 全息的映像马上从手机上,投射在空气中,与真人比例大小的人物和画面马上出现在安夏儿视线面前。 dsx2智能手机,手机的全息通话功能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图像加大了,跟真人一样的比例。 空气中,陆白坐在帝晟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画面,带着蓝光,清晰地在安夏儿面前。 宽大无经的办公桌,身穿银灰西装的高贵男人,奢华的办公室背影,都可以看到……跟面对面谈话无异。 “相信了?”全息图像中,陆大总裁坐在对面,“在我办公室看到其他女人的影子了?” 安夏儿咽了一口,“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你还不放心地话,我可以转动手机,让你看看我办公室的各个角度。”陆白道,说着便回头对旁边的人道,“修远,让安夏儿看看——” “诶诶诶,别!”安夏儿终于受宠若惊,并胆战心惊了,“我没说不相信啊,我就打了个电话给你啊,我慰问一下我老公还有错了吗?” 旁边想旁敲侧击一下,看南宫蔻微那女人有没有去找她老公,有错了吗? 挂下电话后,安夏儿抚着额头。 菁菁用托盘端来一杯水,“少夫人,看来那个南宫蔻微有自知之明,没有去找大少爷。大少爷又不想见她,她去了肯定吃闭门羹。” 安夏儿缓缓地抬起脸,眼睛微冷,“那就是说,昨晚那女人,是故意说那话来刺激我的了?” 说事情明天再找陆白谈了! 那个心机婊! 南宫蔻微! “也许是。”菁菁道,“网上啊,经常有一些小三上位的事迹,大多都是故意让原配知道自己的存在,故而让人家夫妻感情破裂。少夫人一定沉住气,不能着了她的道。” 安夏儿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哼笑,“是了,陆白不理她,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我们夫妻恩爱,她这趟过来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对!就是这样!” 安夏儿看着肚子,“且不说陆白爱不爱我,我都怀孕了,她再怎么勾引,也不可能让我一个孕妇离开我太夫吧?” 陆白也不会让! 那个人女人除了想法膈应她,想必,也做不出什么事了。 “少夫人明白就行,大少爷也不是会出轨的男人,外边的女人顶多自作多情。”菁菁说,“南宫小姐万一不肯死心,大少爷也会拒绝她的,到时找没趣的人是她。少夫人只要安心养胎就好了。” 安夏儿看着菁菁,“没白疼你们,果然这么一商量,根本没必要担心。” 菁菁也笑道,“多谢少夫人对我和菁菁好,只是,我们也是看着少夫人和大少爷结婚后相爱,又一路走来,再次怀上了宝宝,对于任何企图破坏你们感情的人,我们都不喜欢。” “好。”最后安夏儿重得呼出一口气,“我要放宽心。” 离午餐还有一些时间,安夏儿谨记医生的话,要多躺多卧,这对胎儿着床有利。 于是,她休息了一阵,又回卧室去休息了。 睡了一个小时。 昏昏沉沉地做了一个梦。 和上回一样,梦到了当年的夏家,还是小女孩的她…… 只是这回有所不同。 她走进了另一个房间,看装饰,也是儿童房。 房间里坐着另一个背影,也是小小的身影,是个小女孩。 安夏儿以为还是像以前的梦一样,走过去,打算看看自己小时候的脸。 但面前的小女孩一回头,面容却是模糊的—— “……嗯!” 安夏儿猛地睁开眼睛。 惊醒过来后,额头渗出了汗珠。 她缓缓坐起来,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去……这回真是做恶梦了。” 完全不明不白的梦。 她按下佣人呼叫铃,“进来吧……” 菁菁似乎就候在外面,推开门进来,“少夫人醒了,刚好快用午餐了,要侍候你起来么?” “不用了,把衣服给我就好了。” 就算成为了陆少夫人,安夏儿也不习惯被人侍候穿衣。 ——当然,陆白例外。 他们平常完事后,经常都是陆白负责给她洗干嘛,帮她穿衣。 “好的,少夫人。” 菁菁到旁边成人高的衣架上,将她睡前脱下的衣服拿了过来,整齐放在床前,“那我出去等少夫人。” “等下。”安夏儿叫住她,“有没有什么安神的东西可以吃?” “安神的?”菁菁愣了一下,“少夫人没睡好么?” “做恶梦了。”安夏儿抚了下额头,顺着她的头发落下来,雪白的玉颈间也有些汗珠。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菁菁赶紧拿了一方丝娟过来,给安夏儿擦了擦汗,“少夫人是不是听到过几天要做手术,紧张了?这睡着了还冒汗呢。” “不知道。”安夏儿蹙眉,“反正这阵子经常做梦。” “少夫人这除了放宽身心,也没别的办法,孕妇本来多梦也正常。”菁菁说,“再说少夫人现在也不能吃什么安神的药,我看,我去让厨房做点安神的汤吧。” “嗯,去吧。”安夏儿点头。 菁菁从卧室出去后,安夏儿叹了一气。 她这到底怎么了? 怎么经常做梦呢! 梦见什么不好,又经常梦到当年的夏家,她既然失忆忘记了五岁之前的事,之前一直都没有什么印象,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又会出现在梦中? 低头一看肚子 “拜你们所赐,果然是我太闲了么?”她叹道,“无聊得只有做梦了?” 换上衣服的时候,安夏儿发现那封从学校寄过来的信件。 想着,可能是她睡着的时候,菁菁她们见她忘记拿上来了,便给她送到卧室了。 “什么东西?”她纳闷着,一边拆开,边往落地窗边的沙发区走去。 信封,盖的章,是科大的。 这信件是从学校寄来的,无误。 因为之前安夏儿也收到过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但凡学校寄出来的信件,都有科大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