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让人害怕的陆白!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62章 让人害怕的陆白!

第762章 让人害怕的陆白! 魏管家将九龙豪墅白天大大小小的事,在脑中过了一遍,“报纸的话,少夫人今天没有看,只是偶然翻了一下她的课文。没有上过网,电视也没开。” “没了?”陆白道。 “应该没了。”魏管家说,“今天菁菁和小纹都在整理一些客房和客室,偶尔菁菁给少夫人倒了些水,但也没有多少空陪少夫人聊……”魏管家说到这,突然想起让菁菁送去卧室给安夏儿的信件,“哦,大少爷,今天外面送来了一封人少夫人的信件。” 陆白正看着文件的褐眸,突然凌厉地抬了起来,宛若一道寒光射过来,“在哪?给我看看!” 陆白突变的语气,让魏管家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少爷,已经给少夫人,那封信是科技技术大学寄过来的,可能是学校通知之类的文件……怎么,有问题?” “你看过?”陆白道。 “这倒没有,信封上盖着那个学校的章。”魏管家汗了汗,“作为一个管家或下人,只要确定送进来的东西没有危险性,我们也并不好擅自拆主人的私人信件。” “你都没看过,你就确定那是安夏儿学校寄给她的?”陆白正在批阅文件的笔猛地摔到了地上。 墨水从笔不洒出。 点点溅染在书房灰白色的名贵地毯上。 魏管家吓了一跳,“大少爷,到底怎么了?” 但此刻陆白并不是百分百确定那封从安夏儿学校寄来的信件,就是有问题,只是凭他纵横商界这么多年的直觉。 陆白颀长的身躯站了起来,“你给我清楚了,以后但凡要给安夏儿的东西,仔仔细细检一遍!”他薄唇紧抿了一下,“包括信件!” 身后魏管家怔了怔,鞠下首,“是。” 陆白甩门而去。 看出,他非常气愤。 魏管家虽然还不清楚下午那封从安夏儿学校寄来的信,到底带来了什么影响,但陆白的反应看,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 一些会令陆白生气的事! 目光落到脚下的地毯,陆白所住之处,见不得污物。 他按动书房内的呼叫铃,“菁菁,小纹,上来将大少爷书房的地毯换了。” …… 安夏儿当晚,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陆白睡不着。 卧室的门,轻声开启了。 陆白逆着光在门口站了一会,走进来。 他环视一圈,并没有在视线显眼之处发现那封来自安夏儿学校的信任,而安夏儿正侧躺在床上,时不时翻不着身,大腿压在被子上面,雪白的玉肌白得耀眼。 陆白走在卧室中,皮鞋踩在柔软的地上,没有一丝声音。 安夏儿查觉到了什么,回过身。 见陆白走去了卧室附带的吧台那边,她眨了眨眼睛,“你来了?” 陆白没着声,径直走过去倒了一杯勃艮第。 “你们学校给你寄了一封信?” 卧室诺大,陆白的的声音传过来时,自动带了几份清冷。 或许他本身的音色便是如此。 安夏儿只听得一怔,仿佛最敏感的神经被人挑了起来。 她咽了咽,“你知道了?” “九龙豪墅的下人,都是我的下人。”陆白端着酒杯过来,姿态优雅地坐床前坐下,微微晃着酒杯,“怎么,难道那封信有什么我不能看的?所以不想让我知道?” 安夏儿往后缩了缩,“没有,绝对没有!” “信上写了什么。”陆白看着手里的酒杯。 安夏儿粉嫩的芳唇蠕动了一下,心里不安了起来。 果然…… 在他书房间,问的那个问题,令他在意了么? 但此刻,安夏儿就只想将那个信件的事忘了。 “写了什么?”安夏儿又吞咽了一下,“就是一些开学通知之类的,估记是校方发开学通知时,疏漏了我申请了自考助学,所以就一并也发给我了。” 但陆白想要知道某件事时,要忽悠他太难。 “既然这样,那把那封信件内的通知书给我看看。” “诶?” 安夏儿顿时傻眼。 且不说早被马桶冲走了。 就是现在还在,她也不想给陆白看……她心里已经够不快了,陆白没必要为些破坏心情。 陆白没有忽略她脸上的表情,“既然是你学校发来的开学通知,有什么不方便给我看的地方?” “也……也没有。”安夏儿抓了抓头发,哈哈地笑了起来,“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现在那封信已经不在了。” “放哪了?” “不是放哪了。”安夏儿只能继续扯,“我就想着反正我年后也不回学校了,那还留着那封开学通知书做什么,然后干脆脆了……马桶冲走了。” 陆白脸色立即沉了下去。 “我……我就觉得留着没用了嘛。”安夏儿道,“陆白,你干嘛想要看?那没什么好看的,真的,我们不用再去看。” “你工作室有碎纸机。”陆白道,“为什么要用马桶去冲,你为什么要撕?安夏儿,你想藏什么?” 这个男人的第六感太可怕。 安夏儿惶恐地心跳加速,“你,你知道我怀孕了,记忆力不如从前了……不记得碎 纸机那么一回事,所以就打了。” “我再问你一遍,那信上写了什么?”陆白从安夏儿脸上看出,那张信纸上决不是开学通知书那么简单。 安夏儿咬着唇,缓缓低了低头。 比起她此刻穿着睡衣的模样,陆白还没有将白天的衬衫西裤换下来,他坐在床前,全身上下都是整齐的,就像他此时冰冷又冷静的表情,与安夏儿有鲜明对比。 “那封信内不是通知书,对么?”陆白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安夏儿抬了抬脸,“不……” “不是?”但陆白已经从她的反应中肯定了自己的狂测,冷笑两声说道,“我要查这个很简单,只要让人到科技技术大学查问一遍,他们今天是不是对所有的学生发了开不学通知书,以及,是不是给你也发了。” “陆白……” “如果让我问到,他们并没有给你发通知书。”在安夏儿微变的脸色中,陆白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怎样?” “陆白,这不关我们学校的事!” “但听魏管家说,那个信封确实是从科大发过来的,上面有你们学校的章。”陆白道,“如果你们学校没有给你发通知书,那就是有人得知你在那座大学上学,并且知道,你们学校的东西能送到你手中,那你们学校为什么会让一个来路不明白的人用你们学校的章,以你们学校的名义给你发信件。” 光线柔暗的卧室,陆白紧抿的唇突然松开,“这封信如果影响到了我们,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们学校?这是他们的对公章保管的疏忽。” 安夏儿看着陆白。 陆白瞳心带着寒冰一样的冷漠。 他的眼神告诉安夏儿,他一定会这么做,他是这样的人! 安夏儿咽了口口水,突然发觉,陆白要在意想从她口里逼问出点什么,根本就由不得她不说——既然她是他老婆,他也能威胁她! 似乎想得到安夏儿的内心变化,陆白喝了一口杯里的酒,“想通了?说吧,那封从你们学校发过来的信件里面,是什么。” 他几乎笃定安夏儿一定是从这封信中,得知了什么消息。 不然,作为之前连夏家忘记了的安夏儿,她怎会问出夏家是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儿这种突然的问题。 安夏儿眼睛闪烁了几下,终还是不敢隐瞒,“如果我说了,你能不要去找我的学校么?” “……”陆白看着她。 “学校的信封和章,我想只要有心,可以去盗来用的。” 用科大的信封,然后盖上科大的章,再从学校寄出来。 有能耐的人,一定办得到。 “里面是什么。”陆白从她的话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一封……手写的信。”安夏儿咬了咬唇,缓缓低下头。 “……”陆白褐眸眯了眯。 “没有称呼,没有落款人,上面只有几句话。” “说什么。” “上面说,我不是夏国候的女儿。” “……”陆白薄美的唇角抿紧了。 该死的! “他用……”安夏儿紧握着手,艰难开口,“用他女儿,换了我一命。” 陆白眼睛一冷,浑身散发着令人颤栗的寒气! 这些胆大妄为的人,找死! “还说了什么?”陆白沉声道。 安夏儿被他冷戾的声音惊得肩头一颤,她抬脸看了他一眼,见陆白眼带煞气,面孔冰冷可怕,他为寄来信的那人感到震怒。 但安夏儿却以为他在瞪着自己! 她心脏猛地颤了几下,被吓得心里拨凉,“还有……不,没有了,就这两句。”后面的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说,因为她不希望那是真的。 “没有了?”陆白瞳仁泛着像玻璃一样冷锐的东西。 安夏儿吞咽着,抱着膝,摇头。 陆白依然看着她。 锐利的视线几乎要穿透她紧绷的脸,看进她的内心。 他缓缓将酒杯举到唇前,“那个信封在哪?” 他要从那信封上找出什么! 安夏儿脑里瞬间闪出亮句话。 “也没了。”安夏儿道,“我全部撕了。” 陆白身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掌舵者,无人敢反抗他的男人,他的压迫感非常惊人,面对着他的亲自审问,安夏儿脸色微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