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怕他,也爱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63章 怕他,也爱他!

第763章 怕他,也爱他! 她能想象得到,帝晟集团的人或商界的人面对着这种气势的男人,会有多忌畏! 或许查觉到自己严肃了,看着安夏儿被吓得可怜兮兮的表情,陆白气场一瞬收了,他侧开眼神,“既然撕了就算了。” 他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你先睡,我去打个电话。” “陆白。” 安夏儿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由出声。 “嗯?”陆白在前面站定,回了一个好看的侧脸。 “你……”安夏儿的心晃动得厉害,“你以前,为什么不让我去安家找回我小时候的照片?” “因为没有必要。”陆白道。 日夜相处,陆白对安夏儿了解得透彻。 但安夏儿对陆白,自然也清楚他的性情…… 那就是他专门过来问她这件事,他一定在意,并且他极少用这种神色跟她说话。 安夏儿这么一想,声音竟有些哽咽起来,“信上说的,是真的吗?夏家还有另一个女儿?” “不是。”陆白毫不犹豫回答,“夏家只有你一个女儿。” “……” “刚才是我话说重了。”陆白背对着她,声音又温和了几分道,“我只是担心外界的消息影响了你的心情,比如这种不切实的信,你不必去在意。我身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明里暗里的敌人不少,我在尽量不让那些人接触到我的妻子,想把我的妻子保护在我羽翼之下,让她开开心心。” 安夏儿眼眶热了热,带起丝轻轻的微笑,“是么……我知道了。” 陆白离开卧室后,安夏儿坐在床上想了很久。 不知陆白是不是只是出去打个电话,但很久都没有回房间睡。 安夏儿坐累了,才疲倦地倒下去,眼皮往下坠。 等到外面的怀抱将她搂了过去时,她已经困得意识模糊,冰凉而温柔的唇落在她的唇上,她轻轻地嘤咛了声,习惯性地缩进那个怀暖的怀抱。 她贪恋陆白的怀抱,贪恋他的爱,她要他心里想的嘴上念的都是她。 不想容许有作何一个人,在他心里有一分一毫的角落! 尽管会怕他,但也不可救药地爱他! ……陆白是她的。 第二天,安夏儿醒来,卧室里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香甜的意式烤麵包,浓醇的牛奶煮麦片,鲜虾皮蛋小米粥……安夏儿一吸气,顿时就从味道中分辨出了这几样东西,睁开了眼睛。 穿着整齐女佣装的菁菁和小纹站在餐车旁边,看到安夏儿醒了,都笑了,“少夫人果然醒了,大少说,这是最有效叫醒少夫人的方法,果然是真的!” “嗯?”安夏儿爬起来,睡颜朦胧,看了看她们又回头看了看旁边,“陆白呢?” “少夫人,大少爷去帝晟集团了。”菁菁拿了一件白色的蚕丝睡袍过来,披在她身上,“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考虑到少夫人的身体,正在要多休息的时候,所以我们没有一早叫醒你。” 安夏儿脑子空白了一下,才醒过神,“哦。” “我们去将洗漱用具端过来,少夫人洗漱后就在床上吃吧。”小纹道,“大少爷说,少夫人很喜欢吃卧室早餐,那就在房间吃好了。” “啊?”安夏儿舒适地靠在床上,“但,经常这样不太好吧,陆白不喜欢在卧室里吃东西,他也不喜欢卧室有其他味道。” “这我们当然知道了。”小纹一脸我们服侍大少爷多久了的表情,“但上回大少爷也是让少夫人在卧室用早餐不是么?这说明只要在他回来之前,将卧室清理好,换下空气,在他回来之后不要让他闻到卧室里有食物的味道就好了嘛!” 安夏儿眸子瞪了瞪,“……原来是这样。” “那少夫人先洗漱吧!” 菁菁已经将洗漱用具端来了。 于是,安夏儿洗漱后,便舒服地坐在床上用了早餐,然后还给她准备了一些时尚杂志和时装报。 ——尽量不给她看新闻报纸。 卧室中换过气后,空气依然清新。 安夏儿靠在床头上翻了几页《都市丽人》这一期杂志,看到了‘唯丽’即发布一款口红的广告,“华荣他们速度够快啊,我只是将那口红的配方给公司那边了,并没有说要立即做出来……” “少夫人,‘唯丽’公司目前就发布了两款香水,公司里的人自然想趁热打铁,多做几样产品嘛!”小纹将一双棉拖整齐地放在床前。 菁菁道,“那少夫人,你可以多在床上躺一会,什么时候想下来走动,就叫一声。” “行。”安夏儿翻着杂志,“对了,把电话给我一下吧,我打个电话问问展倩,看《知星》准备什么时候刊登。” 《知星》是以社会新闻,商业新闻以及军事新闻为主的报社,唯丽的产品广告在上面自然也在一堆新闻之间,所以并没有给安夏儿提供《知星》的杂志或报纸。 听安夏儿要问问展倩,关于那边的情况,也正常。 女佣便点头答应。 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安夏儿拿着手机直接在洗手间打给展倩。 虽然她不相信和理会那封信上的内容,但陆白的反应却让她觉得,夏家……可能真的有另外一个女儿,如果夏国候真的用他的亲生女儿换了她一条命,那是多么沉重的真相! 那夏国候的亲生女儿又还活着么?怎样了? 不,她该忧虑的上另一点—— 那当年救陆白的小女孩,到底是她,亦或是夏国候的亲生女儿? 陆白上回为什么不让她去安家找回她小时候的照片?陆白手机里那个小女孩的照片,是不是她? 安夏儿可以不在意那封信,可以她很焦虑这个问题……她无法相象,如果当年救陆白的人并不是她,陆白原先念着的人并不是她,她会受到多重的打击! “喂……”安夏儿一来到洗手间,关上门,声音就因为压抑住的情绪而颤抖,“展倩,你这几天正在休年假,是吗?” “是啊,怎么了?”电话对面,传来展主编纵那什么过度的虚弱声音,“我这还没起床呢,太累了……你不一向也中午起来的么?” 听到安夏儿上午这么早给打电话,展倩很吃惊。 但安夏儿这会没心思去调侃她,只是看了一眼洗手间门的方向,压低声音道,“那你今天有空是吧?” “上午是不行了。”展倩说,“裴欧在我这,中午我还得做饭,这大爷外面的高档餐厅不去偏偏说要在我这吃,哎……下午应该有,乍了,你该不会又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吧?” 安夏儿一愣,“是有一点点……” “打住。”展倩说,“年前我就跑了一趟去看祈老太,先说明,再跑外省的事我不干了啊!” 年前两人有一次通话,想到那个在医院的祈老太,便说过去给老人家贺下年送送温暖。 安夏儿怀着身孕,出不了门,只有展倩跑过去了。 “我说,这也不是我让你去吧?”安夏儿纠正道,“当时是我们俩谈到祈老太的时候,你说老人家挺可怜的,我说要不你有空过去看下,你自己也答应了啊!” 她这不出不了门么! 不然她肯定会一起去啊! “行行行。”展倩道,“什么事?” “就是……安琪儿所在的监狱,你知道在哪吗?”安夏儿道,“听说她被关进s城的一座女子监狱了。” 电话里静默了一会。 “干嘛?”展倩道,“你该不会同情那个白莲花了吧,想着过年了,去探望一下她?” “你说这话,也不考虑下我的感受。”安夏儿拧起眉头,“去探望她?你觉得……我有那么贱么?我还去探望那女人?” 对。 她若是同情安琪儿,还去探望那个屡次想要她命的女人,那不是圣母,是贱。 展倩马上松了口气,“那好吧?你想让我去监狱找安琪儿?找她做什么?她进监狱之前还欠你钱没还?” “说到欠……”安夏儿抿了抿唇,眸心里泛着丝寒意,“她确实还欠我一些东西,我小时候的照片在安家,上次我回安家去找的时候,被她藏起来了,之后,她便没有拿出来……我现在想,她把我照片怎么处理了,她为什么藏我照片。” “这能有什么,就她那心思,恨毒了你!那肯定是处处为难了。”展倩说,“她肯定见你想要,就故意扔了不给你。” 也有可能真被安琪儿扔了…… 但安夏儿想知道,她梦里那个叫夏儿的小女孩是不是她,她小时候是不是长那样。 以及,陆白手机里的照片……是不是她。 她害怕那个小女孩不是她,但她又为这个问题难受,她只能背着陆白想法去找一下她在安家小时候的照片。 “如果她是想为难一下,那听到我想要那些照片,她一定会说出来到底是扔了还是藏了。”安夏儿紧握着手,“如果没扔,她现在在住牢,也肯定会以此要挟我放她出来。” 虽然那些照片不太可能在安琪儿手上了。 因为如果真在,她早就用那些照片相逼,要她放过她。 但安夏儿想碰碰运气! 也许那些照片还保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