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监狱住得还习惯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65章 监狱住得还习惯吗?

第765章 监狱住得还习惯吗? 展倩是个美人。 高挑的美人。 秋冬季的大衣一上身,过膝的女靴,眉目清明的五官,冷漠的眼,宛若超模一般。 自是惊艳三分,入骨的魅力! 此时在心理扭曲的安琪儿眼中,这些比她好的人,都该死…… “啧啧。”展倩不禁感感概两声,“怪小夏就算了,还怪我们这些人,安大小姐,你若是清白,慕斯城自会将你救出去,如今连他都不管你,你不是该怨恨我们,而是该自我反省了。” 这个女人,已经不值得恨了。 不过就是个可恨可怜的女人! “哼,你们以为我会一直在这个监狱呆下去么?”安琪儿道。 “怎么?难道不可能么?”展倩耸耸肩,“我可听说,你被判的时间可不短,陆白的律师团队将你大大小小所有的罪行都归结了。包括杀人未遂,诋毁他人名誉、蓄意指使人破坏公墓……你背地里做过事可不少。” “……”安琪儿惨白的脸上,眼眶通红。 “你知道么,听闻达芙妮也被关到了世界上不知哪一座黑狱去了。”展倩道,“你们这两个蛇蝎美女,歹毒的名媛,真是心肠一般,如今连下场也如出一辙啊!” “你以为我会像她一样知?”安琪儿指甲紧紧刺进掌心里,她恨恨地道,“我儿子是慕家这一代的长子,以后很有可能就是慕家的继承人。”说到这,她冷笑了一下,“你们觉得,我儿子以后会让他妈妈在监狱里度过么?不说他长大后,他就是再长大几岁,说不准也会想他妈妈,也会让慕家放我出去!” “哦——”展倩叠着长长的腿,鼓了两下掌,“想不到,安大小姐你如今既然还有这个打算,啧啧,乐观哪!” “你们以为我会就倒下么?”安琪儿恨道,“我告诉你们,我不会的!” “不过,你既然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和慕斯城那个刚出生的儿子身上,那怎么还想掐死他呢!”展倩道。 毕竟她有些话需要问安琪儿,刚来的时候是想着单独在接见室见安琪儿。 结果监狱告诉她,安琪儿因为想掐孩婴儿的恶劣行径,已经禁止单独探视! 这个女人不但对别人毒,对自己儿子也恨! ——这是展倩对眼前安琪儿的想法。 “我……”一说到这件事,安琪儿就怒了,“我那是想让斯城救我!” “所以就用你儿子的命相逼?” “……” 安琪儿紧紧握着手。 “一个母亲,就是牺牲了自己性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吧?”展倩道,“像你这种为了自己的自由,以自己孩子的命去要挟别人的女人,我只想说,这个牢,该你坐!” 安琪儿紧握着手,肩膀发颤起来,“你们知道什么,你们又知道我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就知道你一气之下想杀了自己刚出后的孩子。”展倩冷冷地道,“我这一生,最不屑的就是安大小姐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 展倩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到安琪儿这个坏女人,会不会恶心。 如今看来。 她竟能平静地评论安琪儿…… “是安夏儿!是安夏儿她夺走了我的一切!”安琪儿突然激动起来,“不然我现已经和斯城结婚了,在慕家陪着我的儿子,以后她就是慕家继承人,哈哈哈!” 她仰起清美的素面,又失心地笑了起来。 两个警狱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忙过来按住她的肩!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慕斯城儿子的妈妈!”安琪儿叫起来,“你们以为我以后都会呆在这吗,我告诉你们,我迟早会出去,我儿子会救我出去的……” 展倩眯了眯眼睛。 还在想她儿子呢! 她儿子长大后知道自己妈要掐死他,会怎样想? 真是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 “坐下!”狱警只能出声喝止,并将她按在椅子中。 安琪儿闹腾了一会,一头青丝已经散落了下来,凌乱地披在肩上。 她又哭起来,抓起电话对展倩道,“你来做什么,我与安夏儿之间的恩恩怨怨与你们无关。” “对,是与我无关。”展倩道,“如果不是小夏让我过来,我压根就不会来这种方,或者看安大小姐你这种人。” “安夏儿?” 听到安夏儿,安琪儿眼睛猛地瞠大。 展倩一边拿出手机,一边拨通安夏儿的手机,“说到,我只是替她跑一趟……” 电话通后,对面传来女佣的声音,“展小姐,找我们少夫人什么事?” “让小夏接下电话,就说……我这边安排好了。” “安排?是‘唯丽’产品的广告吗?” “广告?”展倩拧了拧眉,但她不知安夏儿怎么跟下人说的,她只是点头,“对。” “好的,展小姐请稍等。” 过了一会,电话里很快传来了安夏儿的声音,“展倩,你去了?” “对?”展倩看着对面瞪大着眼睛的安琪儿,“她就在我对面,但她现在禁止单独探监,需要通电话跟她说,狱警也在……你看,你要不要亲自想法,问下她。” 电话里安夏儿说了什么,展倩点了一下头,将正在与安夏儿通话的手机放在话筒前。 玻璃窗对面。 安琪儿马上便从电话里听到了安夏儿熟悉的声音: “安琪儿,久违了,监狱里还住习惯吗?” 声音甜美地,就像是友人间的问候。 但只有安琪儿听得出来其中的毒淬。 “安夏儿!”安琪儿瞪大眼睛,紧握着手。 “不过,想也不会习惯吧,如你父亲说的,你从小娇生惯养哪是住牢的人。”安夏儿说到这,不由笑了两声,“可惜啊,造化就是爱弄人啊!最喜欢让人从天堂掉下地狱,让人体会从云端落到低谷的感觉……” 安琪儿眼睛里,恨意似乎要化作火焰喷出来。 “安夏儿,这就是你想看到的是不是?”她咬着牙。 “对……”安夏儿道,“我说过,我会让你们这些人付出代价,从我被你和你妈设计赶出安家时,我就心里发过誓。” “安夏儿!”安琪儿突然疯狂叫起来。 “所以对于你今日的下场,我是应该庆贺的。”安夏儿道。 “呵呵呵。”安琪儿苦笑起来,“是,安夏儿,你赢了。” “赢没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让我失去一个孩子的人也该付出相应代价。”在安琪儿撑大的眼睛中,电话里安夏儿平静地道,“所以,你现在与你的孩子分离,也是你相应的抱应。” “安夏儿,你别太得意我!我的孩子长大后他会救我出去的!”安琪儿不甘地叫起来。 “等他长大后再说吧!”安夏儿在电话里叹了叹,“但到时你从牢里出去,说不准,已经成黄脸婆了,外面的情况都变了。当然,要他不恨你,会救你出来。” 安琪儿听到安夏儿的话,又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牢狱之灾! “黄脸婆……”她手缓缓触上自己的脸,“不,不会的。” 她一定会一直保持青春的。 出去之后,那些男人依然会惊艳于她。 “呵呵。”安夏儿笑道,“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跳下去。” “安夏儿!我不会的!我一定会出去的!” “希望你能吧。”安夏儿平平静静地说。 出来又怎样。 出来也无法与她安夏儿对抗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她安夏儿在外面会越来越好,岂会再让这个安琪儿有对抗自己的资本…… 最后安夏儿道,“说正事吧,安琪儿,我以前在安家小时候的照片,你藏哪里去了?” 安琪儿正怒,突然这问题,突然安静了下来。 半晌,她又吃吃地笔了,“原来,安夏儿你想要那些照片啊,你念天让你的朋友过来,就是想从我手里再回那些照片?” “对。”安夏儿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安琪儿似乎像终于出了口恶气般,大笑了两声,“可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我会还给你吗?你觉得还能从我手机要回什么东西么?” “那么说,那些照片还在你手上?” 安夏儿并不期望安琪儿还会给回自己。 但她就是要探安琪儿的口风。 看照片还在不在安琪儿手上,如果在,她会想办法,让人去安家找…… “要不这样吧?”安琪儿冷笑道,像抓住了一线生机,“你让陆家去法院撤诉,将我放出去,我就告诉你。” “你在做梦。” 安夏儿也笑。 “那你就永远别想拿回去!”安琪儿叫道。 “我也没想过要拿回去。”电话里,安夏儿开始套她的话了,并且还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的模样,“毕竟作为一个陆少夫人,现在我想要什么样的照片没有,上回还和陆白在法国拍了一套婚纱照……我现在的生活不能再幸福了。就是偶尔做做美容,吃吃美食,看看电影,看看时装周,面对着我老公送给我的70克拉戒钻,幸福感爆棚啊,感谢你们将家赶出安家,让我嫁了一个帝晟集团的总裁。” 安琪儿嫉妒得快要发疯了,手指紧紧抓着电话,像是掐着安夏儿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