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这个男人又冷漠又令人着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69章 这个男人又冷漠又令人着迷

第769章 这个男人又冷漠又令人着迷 阿瑞斯再次看向陆白,“陆先生,我希望您再考虑一下。” 陆白撑着额边,另一只手微微晃着手中的水晶酒杯,他几分慵懒地垂着眸,“这件事不必再讨论下去,有什么事,打电话过来就行。” 可打电话,有时你也未必会理会! 阿瑞斯虽然心里想吐槽,但见陆白还专程赶过来了一趟,便也不好再纠缠这个大boss下去,他俄罗斯人高大壮硕的身躯站了起来,“行,那陆先生,我们先回美国,希望您再好好考虑。” 阿瑞斯带着人出去的时候,外面服务员刚好进来,“陆先生,有一个南宫小姐过来了,说找您有事。” 陆白磕下的眸,猛地睁开。 “说什么?” 秦秘书也惊讶,“陆总,说是南宫……” “我不是没听到。”陆白目似寒箭,“她怎么过来了,为什么她会知道我在这?” 他马上就洞悉了,南宫蔻微不会无端知道他在‘帝爵’。 秦秘书拧眉。 服务员还候在旁边,恭敬敬畏地看着陆白,“那陆先生,您要见这南宫小姐么……” 陆白细长的眼缝线又合了起来,不紧不徐喝了口洒,显然并没有要见南宫蔻微的意思。 秦秘书严肃道,“不必了,说现在是陆总的私人时间,不便见。” “是。” 服务员躬身应着,伸出手拉着两扇休息室的大门,关门出去。 华丽闪金的休息室大门刚关到一半,陆白冷贵的褐眸猛地睁开,“慢着,让她进来。” 秦秘书很震惊,但只好对服务员道,“那就请南宫小姐进来。” “是。” 服务员再次应声而去。 秦秘书回看向陆白,微微皱眉,“陆总,您为什么,突然又见南宫小姐了?” 无论是陆白自己,亦或是顾及安夏儿的感受,他都不可能再见南宫蔻微才对。 陆白没说话,眸色缓缓变深。 他突然想起昨天安夏儿收到的那封信,从科大寄给她的信…… 如果是南宫蔻微的话! …… 碍于南宫蔻微的身份,帝爵这种显贵人出入的场所,自然会给她放行。 此时南宫蔻微正在贵宾接待区,利威廉管家也看着这个加入了世界二十大豪富休闲会所的豪奢地方。 “陆白身家远不止福布斯上面统计的那些吧!”南宫蔻微不动声音地道。 “肯定,蔻微小姐。”利威廉管家说,“帝晟集团目前进入了世界前五强企业,位居前列,9千亿的市值只是帝晟集团,他如果还有其他隐形财产,那就更可怕了!” 南宫蔻微双手安放于膝上,明亮蓝眸映着眼前语言无法形容出的华美,“他的个人身家会比哥哥多么,会比整个南宫家族多么?” “蔻微小姐。”利威廉管家说,“如果当着少主的面,我是不会说的,但目前在我看来,少主的个人身家跟陆白……是没法比的。” “是么。” 南宫蔻微很平静。 “至于南宫家族,在福布斯富榜上,也没有陆白多。”利威廉说,“但,这些都是大家公布出去的财产,但这个世界的隐形富翁太多,将隐形财产算上的话,福布斯估记要重新洗牌,榜首也许也得换了。” 但南宫蔻微相信,陆白只会比看上去的更富有,这个冷漠的男人就是给她这种无法估量的感觉。 当然,也没有人敢轻视她哥哥。 前面,几个出入‘帝爵富豪休闲会所’的名门显贵认出了南宫蔻微,殷勤地走来要向这个南宫家族的千金打招呼。 保镖马上上去拦了,不让其他人接近。 但南宫蔻微却礼貌地跟那些人笑笑,一脸亲和,给人一种被婉拒了也不会生气的感觉。 “看来,这个国家认识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呢。”她轻轻向那些显贵公子挥了挥手。 “毕竟上回蔻微小姐已经来过一回这个国家。”利威廉道,“并且去了趟陆家,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蔻微小姐的消息以及长相,多多少少也会透露出去一些。” 南宫蔻微温柔地笑着,“可我岂是这些人能搭讪的对象,世界上能配得上我的人只有陆白。” 她聪明美丽而高傲,单纯优雅而富有心机。 第一次看到她的人,都会被她的单纯所骗。 因为她看上去就是这么单纯。 利威廉点下头,“是,蔻微小姐。” “这些人想跟我打招呼,这个国家有一个成语,怎么说来着……”南宫蔻微一边亲和地跟那些被保镖拦的人,微笑点头,“自不量力。” “是,蔻微小姐。” 南宫蔻微声音脆生生地道,“利威廉管家,我虚伪吗?” “不。”利威廉道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处世之道。” “嗯。”南宫蔻微阳光地微笑起来,“我也很善良的啊,只要没看到令我生气的事。” “是。” 在利威廉看来,一般见到南宫蔻微和南宫焱烈两兄妹的人,都会知道他们少主阴狠而酷戾,但南宫蔻阳光得像一般的单纯贵族千金。 当然,人都有两面。 旁边,一阵脚步声传来。 服务员领着一个银灰色头发的高大男人走出来,一边戴上了墨镜,身后跟随着的一男一女也穿着西装和戴着默镜,显然出现得低调。 在经理的引领下,银灰色头发的男人被恭敬地送出去了,对方目不斜视,甚至连南宫蔻微这个美人这边都不有瞥过来一眼。 南宫蔻微首先注意到对方无视自己存在的傲慢,其后才发现对方眼熟。 “那个人是……”她蓝眸动了一下,眼里露出非常震惊的东西。 利威廉届时也面露惊色,“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二人显然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 前面,一个服务员走来,“南宫小姐,陆先生说让你过去。” 利威廉又吃惊了。 陆白居然会见他们蔻微小姐了? 但南宫蔻微露出丝微笑,对这个服务员也礼貌回应,“好的,请前面带路。” 所以对她以礼相对人,都会对这个毫无架子的贵族千金有好感。 面对如此谦逊的南宫蔻微,服务员有些愧意地道,“不过,但凡在这见陆先生的人,只能本人过去,不能带下人。” 利威廉刚想说什么,南宫蔻微不动声地向后一摆手,阻了他,又对服务员道,“好的,我过去就行了。” 利威廉只能留在了贵宾接待大厅。 看着南宫蔻微跟随服务员进去的背影,利威廉拔打了一个电话,“陆白同意跟蔻微小姐面谈了……是,虽然意外,但对方确实同意了。不,我不能进去,对方不允许蔻微小姐带下人。” *** 富丽堂皇的特别休室,比外面又豪会了不知多少倍,视线所及之错一片耀金。 坐在香槟色真皮沙发那边的男人身穿着黑色的浴袍,身材英挺,腰间松松系着一条暗色滚金的腰带,长腿交叠,上面露出大片的胸膛,男人的高贵与性感的魅力显露之极! 他面庞清冷而高贵,像冰雕大师手下的最完美的作品,瞳仁美丽冰冷得似乎看不见瞳心,但却能感觉天那股视线的凌厉压迫感…… 修长而清瘦的高级秘书站在他身边,是最完美的画面陪衬! “陆先生,南宫小姐来了。”服务员跟这个神邸一样的男人通告后,躬身退下,关着了门。 第一次看到陆白没有穿西装衬衫,而是穿着浴袍,这种禁欲又诱惑的衣服,南宫蔻微一时微怔。 而后她马上羞怯地低下头,“陆先生,打扰了。” 陆白眼神慵懒。 显然只是想问这个女人几个问题,才见她。 “南宫小姐坐吧。”陆白道,美丽冰冷的褐眸看了一眼对面洛可可风格的沙发。 “好的。” 南宫蔻微端正地有陆白对面坐下。 面对陆白,不知她是真紧张还是怎样,膝上的两只紧紧攥着。 空气中,微微飘着一股男性的冷香,这个男人又冷漠又令人着迷。 看了一眼陆白和他优美健硕的胸膛,南宫蔻微又赶紧脸色发红地低下头,“对不起……不知陆先生刚游过泳,我应该晚点过来。” “你知道?”陆白道。 “这是冬天,除了沐浴后很少人会单穿浴袍,而且……”南宫蔻微低着头,和发色一样浅棕然的睫毛轻轻扇了扇,“听说,陆先生挺喜欢游戏。” 站在陆白旁边的秦秘书就想,还了解过陆总的个人喜好? “看来南宫家族对我做过不少调查。”陆白道。 南宫蔻微一愣,忙摆手,“不是这样……” “无所谓。”陆白道,“对于敌人,自然应该作最详细的了解,南宫焱烈在我这里的资料,也不少。” “……” 南宫蔻微微抿唇。 陆白转了转手中的酒杯,半垂着褐眸,声音冰冷而动听,“南宫小姐想跟我谈什么,说吧,因为我这边还有几个问题等着你。” 身后,秦秘书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看了一下。 是陆白交给他保管的私人手机。 秦秘书俯身在陆白耳边说了句什么,拿着电话出去了。 关上身后华丽的休息室大门,秦秘书接下电话,“我是秦秘书,魏管家,什么事?” 电话魏管家打来的,也就是说,从九龙豪墅打过来的。 陆白和安夏儿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