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你应该跟我妻子道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70章 你应该跟我妻子道歉!

第770章 你应该跟我妻子道歉! “请问秦秘书,大少爷还没回来么?”电话里魏管家道,“他回不回来用晚餐,我好提前让厨房准备,还有少夫人说要跟他谈手后天手术的事,要大少爷尽量回来。” 秦秘书看了一眼身后的休息室,“目前陆总正在和南宫小姐谈话,还不清楚,等下我问下陆总。” “……”电话里面,安静了一会,“南宫小姐?秦秘书,你确定大少爷见了南宫小姐?” “先这样吧,陆总可能有事要问她。”秦秘书挂了电话。 休息室里面。 南宫蔻微抬起头,用认真的神情看着陆白,“陆先生,是这样,我哥哥说还是希望陆先生能考虑一下之前在陆家谈过的问题。希望帝晟与gk国际合作一下,陆先生与哥哥联手的话,拿下全球商界肯定不在话下,帝晟集团是做未来科技的品牌,gk国际是金融巨鄂,加之我们之间的缘份,陆先生也许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问师。” 陆白嘴角泛出一丝丝揶揄,“南宫小姐,不与你们gk国际合作,帝晟集团也能君临全球商界顶端,从利益角度出发,那我为什么还要让你们gk国际与帝晟合作,从而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陆白的话,一针见血,直击商业利益的核心问题。 南宫蔻微看着眼前的男人。 突然知道她哥哥为什么说,让她跟陆白谈也没什么用。 因为对于陆白的问题,她尚且吃怔,有些回答不了陆白的问题。 “强强联手,只会更好不是么。”但南宫蔻微作为一个心思过人的女子,她自然能想法给出一个通用的答案。 陆白笑了,“南宫小姐,这个问题不该由你来跟我谈,且不说我跟南宫先生的过节如何,就算他有这方面的意向,也该由gk国际更高领权者过来谈,比如南宫先生自己。” “我现在是gk国际的顾问。”南宫蔻微道。 她自然希望自己能与这个男人有更多的话题,能够有与他站在一个视角谈论问题的身份,所以让南宫焱烈安排了一个顾问的身份给她。 陆白道,“我让修远问过,南宫小姐这个顾问,只是这趟过来z国之前临时胜任的吧?” 无论他对南宫蔻微的来意感不感兴趣。 但对于企图接近的人,他的秘书自然会对对方作一翻调查…… 南宫蔻微唇瓣微微抿紧,但又很自然地松开,“这个陆先生不必担心,我虽是临时胜任,但我对gk国际也很了解,毕竟那是南宫家族的家族公司。” “那我再问南宫小姐,上回你们来陆家发生的事,该不会忘了吧?”陆白瞳心泛着一丝丝冰冷的东西,但唇角像带着一丝不明笑意,“我跟南宫先生这么大的过节,且不说他将毒品放在陆家花园,他企图带走我夫人的事,这笔账都没有算清楚,如今还有什么理由过来跟我谈判商业上的合作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南宫蔻微自然有提前做准备,“陆先生,哥哥说了,在陆家发生的事希望大家都不计前嫌,因为毒品的事,最终陆先生还是用来对付了gk国际在这个国家的分部并收购了不是么?至于哥哥那次想带走安夏儿小姐的事,纯粹是一时冲动,不过陆先生也伤了哥哥一只眼睛……希望对于这些过节,陆先生和哥哥能一笔勾销,你们都是商业巨鳄,成为朋友一定会比成为敌人更好。” “这个问题,也该南宫先生自己开口跟我谈。”陆白道,“我倒想听他本人说说,我跟他那笔帐如何一笔勾销,有些事不是明面上那么简单,我想南宫先生他最清楚。” 想打他老婆主意。 并企图得到对他手上的记忆器。 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就解决了? 他陆白不会就此简单解决,南宫焱烈也不会……他们清楚对方。 那南宫蔻微这趟过来,南宫焱烈自然没期望让她跟陆白谈成功这个问题,因为陆白与南宫炎烈之间有些问题不是能够和解的。 “帝晟集团现在全球闻名,但南宫家族是意大利华裔贵族,与很多国家的王室都有友好关系,势力也大。”南宫蔻微道,“陆先生真的不想与南宫家族联手么?” 陆白不屑,只是一句话,“南宫小姐,那得我陆白看得上你们南宫家族才行。” 在别人眼中必须顾忌的贵族,到了陆白口中,成了他得看不看得上。 知道陆白私人财富,比很贵族都多,但南宫蔻微也为陆白傲慢而震惊。 “希望陆先生再好好考虑。”南宫蔻微微抿着唇,只能表达自己的意愿,“但我不会放弃说服陆先生的,这是哥哥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我会留在z国一直说服陆先生。” 算是……自己找了个留下来的理由。 想凭一己之力说服陆白这个男人! 陆白轻笑,“南宫小姐还是算了吧,这个问题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我想南宫先生也没有期望靠你就能说服 。” “……” 听到他再次轻视自己,南宫蔻微手又握了一下。 她这样的美女。 其他的男人都在想法接近,她说想留下来说服他……有她这样的美人在身边,这对他来讲也是一种艳福吧,为什么完全不心动? 南宫蔻微为陆白对自己的轻视,而生气。 但越生气,她就越发想得到陆白这颗清傲的心。 “我会努力的。”她谦虚地道。 “但南宫小姐你说留下来,就为了说服我,这会给我带来麻烦。”陆白道,“我跟南宫先生有过节,安夏儿跟你也有过节,你若经常来找我,我想我妻子不会高兴,所以南宫小姐还是请回吧。” 但南宫蔻微再度回来,就没想过那么轻易离开。 “那我可以当面再跟安夏儿小姐谈谈,我会告诉她,我是为了公事见陆先生。”南宫蔻微很体恤地道。 当然,她只会在陆白面前体恤。 她又咬了咬唇,“如果……安夏儿小姐还是生气上回我坠下天台的那件事,我,我可以跟她解释,跟她道歉也可以。” “哦?”陆白一个华丽的单音,长睫下的瞳孔看着南宫蔻微美艳又清纯的脸,“南宫小姐是承认,那次不是我的妻子推你下天台了么?” 南宫蔻微咬着下巴。 红润的唇畔上被咬出一个月牙印子。 其他人问,她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但面对陆白……她知道需拿出一些诚心,驳取他对自己的好感,起码让他看到她的真诚。 “陆先生,我那次不是故意不把事情讲清楚。”她一脸为难道,“当时哥哥带我去陆家,是希望你能再娶我,毕竟南宫家族很期望能与陆白交朋友。为了我们两个家族的未来,所以……很抱歉牺牲了安夏儿小姐的感受,在这,我向她道个歉。” “你应该当面跟我妻子道歉,不是跟我。”陆白冷道。 南宫蔻微的手再度握紧。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所以,南宫小姐是不打算回意大利了?”陆白瞳仁散着冰晶石一般的冷辉,将手中那只水晶高脚杯递到唇里。 “陆先生,我也有我的立场,你可以不答应与gk国际合作,但我首次胜任gk国际的顾问,我总得自己努力一下。”她目光泛着晶莹的光,闪烁着,煞是可人,“上回我也说过,我希望不靠南宫家族做好自己的事,那这一回,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自己努力完成哥哥交代工作。” 宛如一个养尊处忧的大家千金,去努力工作,十分励志及值得鼓劢。 陆白没有看她,“你爱怎么在这个国家呆着是你的事,但除了这次,我不会再见南宫小姐你,因为我不能让我的妻子不高兴。” “……” 南宫蔻微抿着唇。 “这个问题我现在跟你讲清楚了。”陆白毫不客气地道,“但这次我会见你,也不因为我想听你跟我谈什么事情,是因为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下南宫小姐你。” 他的冷漠。 令她无地自容。 原来他真是见都不想见她……南宫蔻微咬得唇发疼,心脏也像紧紧地被人攥住,可她不会服输。 “好的,陆先生想问我什么,请说。”她礼貌地道,似乎完全不生气。 陆白将她眼底一瞬闪过的神色看了个清楚,但他不可能因为这个女人生气,便容了她。 陆白冷淡地笑了笑,“是这样,南宫小姐给安夏儿寄过什么信么?” “信?” “比如,手写的信。”陆白道,“如果是南宫小姐让人寄的,也不必撒谎,那封信如今在我手中,我想用些心思,也能查到。” 当然信不在他手中,他看都没看到。 但他需要吓一吓这个女人,从而证实是不是这个女人寄的。 南宫蔻微眨了两下眼睛,“不……陆先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跟安夏儿小姐寄过什么信啊,陆先生为什么这么问?” “那南宫小姐的意思是,你没寄过了?” 南宫蔻微想了想,摇头,“陆先生,我真的没有。” 眼底倒是清亮得很。 看不出别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