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冷战更可怕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72章 冷战更可怕啊!

第772章 冷战更可怕啊! 安夏儿马上看看菁菁,又看看小纹,“可能么?可能么?” “嗯嗯嗯!!” 菁菁和小纹狂点头,一至觉得是南宫蔻微主动的。 魏管家道,“少夫人,你就先冷静一下吧,这会也许他们都已经谈完了,我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大少爷回不回来吃晚餐。他若回来,少夫人你当面问大少爷吧,先不要胡思乱想。” 安夏儿咬着袖子,点了点头,“嗯,去打。” *** 陆白离开‘帝爵富豪休闲会所’时,听到秦秘书的话,脚步顿了一下,接着停了下来。 “魏管家打给你的电话?”他回头看向秦秘书。 “是,陆总。”秦秘书道,“说是少夫人问,大少爷你晚上回不回去用晚,并且少夫人说后天她要做手术了,希望陆总今晚回去……” 陆白剑眉微皱起,秦秘书道,“陆总,请问有什么问题么?” 陆白一时没说话。 他当然会加去用晚餐,这不必说,不是什么问题。 主要是…… “你跟魏管家说,我当时跟南宫蔻微在谈话?”陆白道。 秦秘书怔了一下,点头,“是。” 陆白别的都不担心,唯独一点……因为他答应过安夏儿不会见南宫蔻微。 魏管家不会跟安夏儿说吧? 不。 魏桐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没什么。”陆白道,“我回去用晚餐,争取明天将ds大型真游的讨论决定会开完,从后面开始我会休一个星期假。” 安夏儿需要做手术,并且做完手术肯定需要调养,而且……要保证其他的胎儿不会有事。 “是,陆总。”秦秘书走到旁边,亲自替他打开车门。 金色的劳斯莱斯与几辆保镖轿在秦秘书和帝爵的工作人员恭送下,很快离开了帝爵这边。 不想,刚回到九龙豪墅,魏管家候早已候在别墅外面。 陆白一下车,魏管家便快步上来了。 “欢迎大少爷回来。”魏管家鞠了下去,“还有,少夫人很生气,希望大少爷作好心理准备。” 本来就有所疑虑,陆白听到这眉头直接压了下去。 “说什么?” 陆白冰冷地加过眸。 魏管家鞠着躬,还没有直起身,因为自责。 他感叹着垂下眸,“下午我打给您那边的电话,其实是当着少夫人的面打的,开了免提,因为少夫人一定要我尽量将你劝回来吃晚餐,她担心南宫小姐会在外面……打扰你。” 陆白震惊。 事情果然出现了最坏的一种情况…… 他愠怒地看着魏管家。 “大少爷,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在外面跟南宫小姐……见到了。”不知他们谈话的情况,魏管家只能挑最婉转地说,“不然我绝不会开免提跟您那边打电话。” 虽然是少夫人让他打着…… “但我依然有一定的责任。”魏管家道,“如果大少爷您要怪罪我,我也无话可说!” “你当然无话可说!”陆白冷道,“无论任何时候,无论场合,给我打电话你还敢开免提?” 就处没有说安夏儿不能知道的事,那陆白身边,明里暗里也需处理许许多多的事。 可能任何一件事泄露出去。 都是一件豪门界或商业的机会。 最后陆白一咬牙,“你该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是。”魏管家道,“但希望大少爷等下好好跟少夫人解释一下您跟南宫小姐见面的事,希望大少爷和少夫人不要吵架,至于责任,我全担吧,大少爷要解雇我也行。” 如果要让鲁总管见笑,要他离开他服侍了那么多年的陆白,他也只能认了。 “如果我和安夏儿这一回真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方,放心,我一定会立即解雇你。”陆白肯定地说。 看着陆白风一样步入别墅的冽背影,身后魏管家再次鞠下身,“是,大少爷。” 当晚的晚餐桌边。 气氛出奇的安静,安夏儿并没有闹得不可收拾,甚至安安静静。 甚至连话都没说。 餐厅安静的空气中,只有银质餐具与碟子碰撞出的动听声音,晚餐的中途,陆白看了好几安夏儿,似乎等着她发作。 半天,安夏儿才边吃着东西边说,“听说……你今天和南宫蔻微见面了?你不是说不会见她么?”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没有看陆白,只专注于眼前这些吃的。 她要多摄取一些营养,给她肚子里的宝宝。 听到她问出口了,连带着候在旁边的两个女佣都松了口气,比起吵架,冷战更可怕啊! 陆白看着安夏儿,“我没有想过见她。” “但你见了。”安夏儿依然低着头,阴影覆盖着她的眼睛。 “这么说吧。”陆白放下餐厅,拿着手边的酒杯喝了一口,“她今天确实晟集团找我,但我没有见她,阿瑞斯他们从美国远道而来,在帝爵那边等我,我过去跟他们说了几句将他们打发回美国了。” 陆白又道,“但南宫蔻微从别的渠道得知我去了帝爵,跑到那边去找我了。” 纵使他不见,她若一直等在外面,也会碰上。 安夏儿听着陆白的话,涩涩地吞咽了一下,抬起脸。 她眼眸泛红,盈着水光。 嗔怨地看着陆白。 “所以,你就见她了?”安夏儿坚难地问出这句话。 陆白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方知她并没有平静……只是在他回来之前,已经伤心过几百回了。 陆白皱了皱眉,中低音的音色带着浓浓的深情,“你别这样好吗?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事情都不是绝对。我是说过不会见南宫蔻微,并且我也没有想过要见她,有时情况特殊,又出现了另外的因素时,自然会与预计有所偏差,但这些偏差可以忽略不计。” 意思是他和南宫蔻微见面的事,让她当作没发生,忽略不去计较? 安夏儿笑笑,垂下有些湿泣的眼睫。 “不愧陆大总裁。”她无奈道,“你用商业上的定论来敷衍我了。” 陆白眉头更深,“安夏儿,你别钻年角尖行不行?当时……” “我钻也没用了啊。”安夏儿泛着水光的晶莹的眸,映着陆白俊美一世的面孔,“因为,你已经跟她见面了不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