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她的幸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76章 她的幸福

第776章 她的幸福 安夏儿眉头蹙了起来,“怎么?他怪你?” “少夫人,这确实怪我。”魏管家道,“其实我们给他们打电话,无论是友人还是家人,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都不能开免提,这是不太礼貌的行为。更别提对方是自己的主人,或是上司,万一泄露了什么机密,自己就是切腹自尽,也是该的。” 只是看着安夏儿与陆白结婚将近一年了,平时两夫妻也恩爱。 他们将安夏儿,也是当作了自己的女主人,对她没有什么隔阂,想着陆白那边应该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毕竟,陆白还是什么事都愿意为安夏儿考虑。 ——万没想到,陆白跟南宫蔻微见了面。 他这一个免提电话打过去,真是不凑巧! 安夏儿头垂下,手越握越紧,“是么,是这样么……你们都在想,我不知道这件事就好了是吗。” “少夫人,我们是希望你和大少爷夫妻和睦,所以希望你能原谅大少爷。”魏管家道,“我过来专门劝少夫人,绝不只是怕大少爷解雇了我,相反,如果解雇我少夫人你能原谅大少爷的话……” “是我让你免提的!”安夏儿突然叫道,“他凭什么怪你!他凭什么将责任怪罪到下人身上!那是他跟南宫蔻微见了面,自己见了狐狸精惹一身骚还想怪谁?” 此时楼下大厅,听到安夏儿这话的陆白眉角一跳…… 安夏儿几乎是每日面着九龙豪墅的下人,对魏管家他们都非常熟了,听到陆白要怪罪魏管家,她不由气从心中来。 魏管家惊得瞪大眼,“少夫人,千成别这么说,这件事我确实有责任!” “那是他自己的责任!” 安夏儿从魏管家身边气呼呼地走去。 身后魏管家看着她,“少夫人,你去哪?” “去工作室,看书!浇花!”安夏儿怒着,往好工作室走去。 魏管家很想说,陆白早说过让她别去工作室了,但眼下看着安夏儿气呼呼的背影,又什么都不敢说,生怕再激化矛盾。 此时两名女佣正站在大厅,陆白的身后。 听着上面安夏儿也丝毫不退让,还说他见了狐狸精的话,陆白负在身后的手紧握着。 菁菁和小纹胆战心惊,二人对望一眼,僵硬地笑着试图化解这个气氛: “少夫人一定是说说罢了,毕竟人生气时总是会说出口不对心的话。” “对对,南宫小姐是不是狐狸精是另外一回事,但大少爷又岂会……少夫人怀孕后总是说,大少爷身上很香呢!” “少夫人去工作室也没关系吧?毕竟她只是看书浇花什么的,又不是做实验。” “对,偶尔去下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少夫人很少出门,总得放松一下。” 前面,陆白背影清冷若冰,两只手紧紧握着拳。 落地玻璃窗上,映着他华贵而愠怒的面孔! 胡说八道不说,还将他的话当耳边风又去工作定了? “大少爷,你别生气。”菁菁说道,“少夫人会有分寸的,她知道她有身孕,她那么想生下孩子,自己肯定也会小心的。” 陆白猛地回过头,眼神冷冽,“我看他就是爱惹我生气!” “不,大少爷。”小纹忙摆手,“魏管家已经去劝少夫人了,你消消气,让一下少夫人吧。” “对,也许大少爷你退一步,少夫人就不生气了。” “比如,还是将大少爷你为什么见南宫小姐的事告诉少夫人……” 不等两个女佣说完,陆白仿佛没听见似的,满脸愠怒地往楼上走了。 身后菁菁和小纹心里一凉了,“完了。” 肯定又要吵起来了。 二楼,工作室。 安夏儿当初让这间书房格局的方间,改造成了书房加实验室的布局,成了她的个人工作室,但放书的地方和实验台,并不是同一处。 以她的认知来看,进来看书的话,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毕竟每次做过实验后,工作室内还是通过风,将实验中产生的气体都散出去了。 此时她刚进来,还没有翻书,眼睛便撇见了她在水培的那和盆花。 室内虽开着暖气,并且她也想法弄了个人造小太阳提供阳光,但一些花卉还是没有抗过冬季,进入了休眠状态,唯独她几年前给安锦辰专门培育出的那盆黑玫瑰,依然盛开,泛着幽香。 ——宛若穿梭于四季和生存在黑夜下的剑客!孑然而神秘! “不愧是我的作品。” 安夏儿感叹了一句,在黑玫瑰面前蹲下。 见到花草,之前烦闷的心情似乎瞬间去除了大半,在纯粹的植物面前,似乎人的心情也会放松起来,不必想些复杂的东西。 她拿起一只可爱的小水壶,往黑玫瑰花瓣上洒了些水,一边思忖着,“有空,我再培育一种花草出来吧?也许新的花卉品种会有不一定的花香?” 而黑玫瑰的香味就独特,较与其他一般玫瑰,香味便有所不同。 而且。 “……”安夏儿用力嗅了嗅空气中,感叹道,“而且,这种味道我闻着也没有什么不适,说不准,这种花香没有作何害处,是花粉过敏症者的福音。” 低下头,看着这盆生长在培育箱中的玫瑰,安夏儿又叹了口气。 也不知现在安锦辰和安夙夜他们在哪,过得好不好? 不知不觉,安锦辰的话飘上她的脑海。 安夏儿喉间哽塞了一下,不知为何,这种时候会想起安锦辰的话。 身后的一个冷冰的声音传来,“我应该说过不只一次,提醒你以及警告过你不只一次,让你别进你这个工作室,安夏儿,你是不是要存心惹我生气?” 安夏儿侧站着,怀孕两个月,她脸越发圆润了,盘着个简易的丸子头在头顶,拿着那只可爱的青娃形状洒水壶,活像个18岁少女纯真美好。 虽然,她本身也年轻,才10岁出头…… 她缓缓侧目,看了一眼过去,陆白高大的身体正靠在工作室门口,环着手瞪着她。 安夏儿收回视线,“你也说过不只一遍,你会爱我宠我,对我好,可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