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安静得令人心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79章 安静得令人心疼

第779章 安静得令人心疼 放下搭起的长腿,陆白从安夏儿面前经过。 安夏儿身后,他上楼去了,没有回头。 安夏儿张了张嘴,眼角湿泣,心里委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空气中,散发着新鲜水果的清香。 苹果,菠萝。 交织出清甜而淡香的美妙! 管家道,“少夫人,大少爷为了一道你想吃的水果,亲力亲为,希望你有不高兴的,看到他大半夜为你准备的水果的份上,能见谅一二。” 菁菁缓缓地方,“少夫人,我们跟随大少爷多年,你也不要说我们为大少爷说话,我们对大少爷确实很熟也了解,大少爷身份贵重,我们从未见过他为谁做过这些事。大少爷这样的人,是不会进厨房的,以前更没有人敢打搅他睡觉,在他面前提陆家的事,但少夫人,从你嫁给他之后,你碰犯了他所有的禁忌,可是,大少爷还是宽容并接受了……” 菁菁又道,“那是大少爷心疼少夫人你吧,所以大少爷见南宫小姐的事无论是为什么,但也请少夫人你原谅他吧。” 小纹知道自己嘴笨,也不知劝什么,只是低了低头,“……我们不是说站在大少爷那边为大少爷说话,因为我们也为少夫人讲过话。” 安夏儿知道自己性格,自己性子倔,也不是个好劝的人。 如果有什么事她肯退让。 那大抵也不是别人劝好的,而是她自己妥协了。 但此时听着管家的女佣的话,她心里却复杂的很,别的她不敢说,但魏管家和菁菁她们对她的好,她心里是明白的。 ——就像怕她无聊闷得慌,菁菁会冒着被陆白骂的风险让她多打一会电话。 ——就像魏管家为了让她放心,特地开了免提给陆白打电话。 安夏儿都明白这些。 人都不是没有良心的,只是,很多时候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罢了! 她端起那一大盘水果放在膝上,拿起起银叉,一块块叉着吃。 “你们去休吧。”安夏儿低道,“我睡不着,我自己坐会。” 她额头垂得很低。 散落在脸颊边的柔软的发丝,于灯光下,在脸庞上投下一片阴影。 看不清她的眼底,只是听到她声音很轻,很轻,轻到令人心疼。 菁菁和小纹看向魏管家,魏管家点了下头。 “那少夫人,你慢慢吃,有什么事你按下人呼叫铃就行了。”魏管家带着两名女佣,向她鞠了下身,退了下去。 大厅里再度恢复了安静。 安夏儿吃起水果的时候,胃口总是很好,自话梅和酸梅汤解不了孕吐后,她饭后只能靠水果止吐。 但很多水果偏凉性,对怀孕的人并不太好,所以平时厨房总是会限制水果的份量,她吃得并不多。 如果让她吃一大盘,真是太宽待她了。 安夏儿吃了几口,兀自笑了笑,“……倒是好吃得很。” 她舔了一下唇,唇齿留香。 菠萝切块,加了沙拉奶油,又香又甜,菠萝又带着苹果的清香,实在是难得的水果,用心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苹果味的菠萝。 只要有心,什么都有,没什么办不到。 看你爱不爱罢了! 爱得有多深罢了! 这些自然也是安夏儿从一些爱情书籍和展倩那里听来的语录,只是此刻,无端地浮上了脑海。 变了肚子里的宝宝,安夏儿吃了一半盘中的菠萝,自行将叉子放下去,“那么……是说陆白够爱我么?为了这一盘水果,我该咽下自己的苦水么?” 或许她是该,或许是她任性了,或许婚姻时少不了隐忍。 为了获得一份永久的幸福的婚姻,她也该选择隐忍一些事么?安夏儿自从小没有疼爱自己的母亲在身边,对于婚姻,她没有太多的感悟,也没有人教她该怎样做,就连最好的朋友,也没有结婚,给不出什么经验。 这些复杂的事,年轻的她,注定只能自己一个人去想。 当晚,魏管家和女佣站在大厅外边,就一直看着安夏儿,安夏儿没睡,他们自然不敢睡。可是中途却看见她连最爱的水果都没有吃了,就呆呆地那在坐了两个小时。 ——又不哭,安静得令人心疼。 当晚,一直没睡觉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陆白在卧室的吧台上喝着酒,一杯接一杯,或许他该跟安夏儿解释,他见安夏儿只是因为想问那封信是不是南宫蔻微寄的。 可安夏儿已经提早给了他答案,无论什么原因,她也会生气,再告诉她,南宫蔻微后面还说了什么?——可南宫蔻微那句‘会留在国内直到说服他为止’的话,他不认识是适安夏儿听的。 他怕她会急出个什么事…… ‘呜?’ 吧台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来电话。 卧室没开灯,只有吧台暗黄的灯光,将周围暖了一圈。 陆白面孔冷峻,沉默。 褐色的眸底泛着琥珀的流光。 这个时候他并不愿意接电话,并且无论是他的下属还是朋友,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打电话给他……除非有重要的事。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秦修桀打来的。 秦修桀之前一直在意大利观察南宫家族的动静,年三十那天,才刚回到国内。 “什么事。”陆白声音沉得像大提琴,深远而具压迫感。 “这么晚打扰陆总,很抱歉。”秦修桀道,“有两件事,我想还是及时跟陆总你反应一下。” “说。” “第一件,前几天听闻南宫焱烈去了西莱国,看来他跟西莱王室走得很近的传闻,应该是真的。”秦修桀道,“西莱是个富裕程度不逊与迪拜的国家,很多大国欲拉拢西莱,而向那个国家抛出橄榄枝,记得去年,西莱的国王曾经向陆总您致过电……” “我并不喜欢西莱,这件事不必再提。”陆白脸庞清傲,冷硬道,“一个小国,整出那么多事也是够了,盯着南宫焱烈跟他们有什么来往就行。” “是。” “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是关于南宫小姐的。” 陆白褐色微翕。 “今天晚上,盯着她的人回报,南宫小姐去了安大小姐所在的那座监狱……”秦修桀道。 “是么。”陆白唇边一丝冰冷的弧度,“那这是她自己的行为,还是南宫焱烈的意思,值得探究了,去问一下监狱那边,她跟安琪儿说了什么。” “是。” 平静的夜色下,暗潮涌动的夜晚。 当晚,陆白在卧室坐到了凌晨3点,亦没有等到安夏儿来主卧室睡。 第二天,安夏儿在侧卧室醒来,室内智能系统控制的声控灯,以及声控窗幔,很方便,早晨时间到了,窗帽自动会拉开厚重的那两层,只留下轻薄的那一层纱幔,让晨曦透过纱幔照进来。 光线温和,而不刺眼。 安夏儿卷翘的睫毛扇了两下,缓缓地醒了过来,半睁开的眼帘中,她看到了墙上和陆白在法国拍的婚纱照,以及满墙的照片和精美的装饰品。 “少夫人?你醒了吗?”菁菁的声音从床头的佣人传呼器中轻轻来,专门用来叫醒主人的装设。 安夏儿撑着身体坐起来,“醒了,进来吧。” 片刻,菁菁和小纹推开卧室门,推着早餐的餐车进来。 小纹去洗手间拿洗漱用品了,菁菁将餐厅推到床边,来到安夏儿旁边将她的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免得防碍她用早餐。 “少夫人的头发真美,发丝又细又柔软的。”菁菁微笑里带着早晨的阳光,用发带给她绑好,“以前少夫人短发的时候就觉得好看,没有想到留长发也好看。” “人好看,自然留什么发型都好看啦!”小纹端着洗漱用品出来,一边调笑着说出大实话,“少夫人,你说是吗?反正你是我见过留短发最好看的人了!” 安夏儿红润美丽的脸上绽出一丝笑意,“我以前头发也不算很短,快到肩膀了,只是后来因为陆白一句话,我就想着留长发。” 听到她主动提起陆白,两个女佣会意,马上附合道,“哦,是什么话啊,少夫人快说说看!” 安夏儿一瞬有点尴尬。 但看到她们兴致勃勃的脸,她只好道,“有次我穿了条裙子,他说配上长发,也许会更好看。” “哦哦!”小纹立即眼睛放光,“想不到少夫人连这点小事都还记得呢!说明你真的很爱大少爷哦!” 菁菁也道,“细节说明一切,看来少夫人还是将大少爷的好放在心里,大少爷若是听到,一定会很高兴。” 安夏儿脸上有点挂不住。 还微微有点红。 她坐在床上洗漱完后,喝了一口热茶,“……其实,他当时或许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吧,也并不是有心要我留长发。” “那就对啦!”小纹继续道,“说明大少爷就是喜欢少夫人你,少夫人你就是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喜欢,这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嘛!” 对于刚吵过架的两夫妻来讲,被旁边的人拆穿有多在意对方的事,是有点尴尬的。 安夏儿看着送到卧室里的早餐,“为什么要将早餐送进来,我可以下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