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高贵与下作!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85章 高贵与下作!

第785章 高贵与下作! 在南宫蔻微前面一个探监的人,是展倩。 他们少夫人最好的朋友……估记是说漏嘴了吧! 真是令人心痛的结果。 “让监狱那边查出来!”陆白冷道,“不论是谁,别给我轻易放过!” “……是。” 秦秘书颔首。 估记他们陆总下回再问起这个泄露了少夫人怀孕的人时,也就无法再瞒了吧!希望不会酿成什么不好的结果才好…… 秦秘书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秦秘书看了一眼,是从陆白办公室打过来的,是文秘。 “我和陆白正在回帝晟集团的路上,什么事?” “秦秘书,总算打算电话了!”电话里文秘小姐急道,“不好了,你和陆总快点回来吧,少夫人过来,她在公司外面碰到南宫小姐了……” “什么?在公司外面碰到南宫小姐?”秦秘书马上看向陆白,很惊异这个消息,“怎么回事?南宫小姐又去了帝晟集团?前两天陆总说过不会见她,你们让她直接离开就行了……” 旁边陆白听到这个消息,马上用自己的私人手机打安夏儿的电话。 关于南宫蔻微的事,安夏儿抵触心理非常大。 昨晚他们还因为他与南宫蔻微见了面的原因,还吵了一回,这若她若又在帝晟集团外面碰到,不免又会误会什么。 “什么?南宫小姐收购了s城的花店,伪装成花店店员要送绿植进去时被刚来的少夫人撞见了?”秦秘书再次震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听说在公司大堂,少夫人和南宫小姐她们……”文秘小姐急道,“听说她们碰见很不愉快,现在已经将南宫带去贵宾会议室了。” “为什么还带她去贵宾会议室?陆总不会见她!” “秦秘书,前台并不知这南宫小姐跟陆总以及少夫人的事,似乎南宫小姐是以陆总的朋友过来,碍于礼仪前台也不好赶,便带去了贵宾会客室!” “马上让南宫小姐离开!陆总一点也不待见她!”秦秘书道,“少夫人现在不能受刺激,别在让她和少夫人见面了!” “是,知道了。” 对面,陆白刀刻般立体的面孔冰冷无比,垂下双目微微颤动着,像极尽忍制着什么。 电话一直在打,但安夏儿手机就是没有人接。 “她干什么去了。”陆白着急地咬着牙,“又把手机扔哪了,我交待过她的事情,她有几件记得住的!” 秦秘书道,“陆总放心,我已经让公司那边去请南宫小姐离开了……” 陆白褐眸猛地一睁开,电话没人接,断了。 “赶快回公司!” —————— 帝晟集团。 安夏儿的包包放在陆白公办室中,手机的铃声从她包包里面微弱地传出来,在安静诺大的办公室内响着,手机并不在安夏儿手中。 文秘小姐放下秦秘书电话后,早就冲出去贵宾会客室那边了。 但安夏儿已经到了会客室,再次见到了南宫蔻微,此时,安夏儿的保镖正站在贵宾会议室外面,南宫蔻微的管家也带着人候在贵宾会客室外面。 就连双方的保镖都眼神冷酷地,敌视着对方——代表着自己的女人。 奢华宽大的贵宾会议室,空气安静中炸着冰裂般的暗涌。 安夏儿走到会客室的窗前,脱下外套,垂着长发的背影皎好动人! “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还是始终想不明白像南宫小姐你这样的人,是怎样的心理。”安夏儿芳唇微微泛着,惊艳的脸庞映在窗的玻璃上,“但果然,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吧?听闻南宫小姐剑桥硕士,高学历,高贵出身,为什么喜欢做插足别人家庭的事情。” 安夏儿说着,不禁一笑,“南宫小姐不觉得自己太下作了吗,除了这两个字,我实在想不出更适合形容你的词!” 身后南宫蔻微坐在会客区那边,这是接待陆白朋友的贵宾会议室,自然不会装监控之类的设备。 离开所有的观众,以及外人,南宫蔻微露出了她最真实的面孔。 她看着安夏儿的背影,蓝眸中准芒乍现,“下作?我只不过是在努力赢回我失去的东西。这个国家有一句话,无毒不丈夫,女子本柔弱,如果不比男人更毒,又如何能为自己争取自己想要的。” 安夏儿忍不住想要发笑,问身后的女人,“南宫小姐,你这话敢不敢当着陆白的面说?” “为什么要当着陆白的面说?”南宫蔻微摆了一下手,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喜欢他,自然要将我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 “原来南宫小姐也知道,你这副嘴脸见不得人?” 南宫蔻微咬了一下唇,但又带起丝轻笑,“安夏儿小姐难道不是么?你在陆白面前,不也只做一个单纯的女人?会让男人心生疼爱的女人?可安夏儿小姐你单纯么?我不觉得,你刚才想直接当着没认出我,将我阻止在帝晟集团外面吧?” “哼。”安夏儿眼角扫了她一眼,“但是,我在陆白面前也敢耍些小心思小聪明,不过,他是我丈夫,很多时候我也耍不过他,也不爱跟他耍心思,因为用不着。而我单不单纯,我想这轮不到南宫小姐你来评价。” 安夏儿回过头,继续看着窗外,“一个无论什么年龄的女人,成熟的还是干练的,在她男人面前都会有可爱的一面,这很正常,这只是天性显露。” “天性显露?呵呵!”南宫蔻微笑。 “而我也不屑与南宫蔻微小姐这样擅长并喜欢演戏的人比。”安夏儿道,“无论陆白喜不喜欢,只要我想说的话,我大多会对他说。” 南宫蔻微手指紧握着,但唇边却绽着微笑,“那是安夏儿小姐你傻,你在男人面前说他们不喜欢的话,自然不会得到他们的赏识与高兴。” “可是,陆白也没怎么生气啊。”安夏儿就是要气死身后这个女人,缓缓地挂着微笑,“这说明他爱我,我做什么事他都会容许我,纵容我,我根本没必要在他面前装啊。” 身后南宫蔻微抿着唇,紧咬着牙,眼睛盛满了对安夏儿的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