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希望捏死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94章 希望捏死她!

第794章 希望捏死她! 面对外敌,陆老爷子声音冷了下去,“陆白,那你要注意那个南宫焱烈啊,如果说你只是性情凉薄,南宫焱烈可是将他父亲他祖父都整下了台,手段狠辣,为人阴险,那个男人没有任何人性,南宫小姐如今整出了这出场戏,估记南宫焱烈那个男人后面会有动作。” “他倒是敢来。”陆白面孔冰冷,“意大利那边的人还在盯着,南宫焱烈人还在西莱国,并没有他离开的消息。” “那夏儿的事情,得小心处理。”陆老爷子道,“陆家是z国顶极的商业豪门,说白了,也是代表一个国家商界,南宫家族是意大利的华裔贵族,他们有那个国家的后台,若是处理不好,一不小心,就会演变成国际纠纷。” 陆白无声一笑。 陆老爷子深知他的性情高傲,严肃道,“陆白,不是开玩笑,南宫家族的负责人估记现在在正赶去z国,我现在交待手头的事给其他人,我也会赶回去一趟。” 其他的陆白并不在意,听到陆老爷子要回来,便皱眉了。 老爷子一回来,安夏儿手术会不会受到阻碍? “不,你不必回来。”陆白道。 “不行。”老爷子很坚持,“夏儿丫头怀孕了,我也该回去看看她。” “你回来会更麻烦。”陆白道,“你眼中只有陆家,在处理这件事上难免会牺牲安夏儿的感受,你美国继续休假吧,这件事我会处理。” “呵呵,老爷子我现在眼中只有曾孙!”陆老爷子笑道,“我这就让人订机票。” 陆老爷子挂了电话后,陆白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拿起手机拔通秦修桀电话,“盯着那个医生?” 秦修桀眼下正在doctor 那边。 “是,陆总。”秦修桀道,“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盯紧他。”陆白道。 他只许手术成功,要防止那个医生逃跑。 “是,陆总。” 挂下电话后,陆白眼闪现坚决。 安夏儿的手术时间安排在明天晚上,现在人民医院这边说安夏儿需要留院查看一晚,大致明天才能出院…… 希望能在陆老爷子回来之前,将安夏儿转去做手术的医院! ‘叮’! 电梯到了。 陆白这样的国际名人出现在人民医院这种地方,自然是引起非常大的轰动,一出电梯便受到了其他患者家属的视线包围,甚至不敢相信看到的是陆白本人。 手机的拍摄镜头,一直对着陆白。 “哦,真的是陆白!” “天啊,不敢相信,是真人啊!” “他怎么来在这个医院?” 周围民众的声音此起彼伏。 “都让一下!”保镖挡着周围的人,“不要靠近!” 陆白没什么表情,穿过走廊往化验科走去。 当化验人员将南宫蔻微那枚戒指和化验结果捧出来后,陆白身后的一个保镖上前接了过来,陆白道,“结果?” 化验人员摘了口罩,“陆先生,这枚戒指内藏的针尖上,确实有鲁米诺血液反应,经对比,是陆少夫人的血,这枚戒指曾经刺过陆少夫人,确定无误。” 陆白薄唇紧抿。 别人袭击安夏儿,她怎么可能不还手? 陆白此刻只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在安夏儿身边,为什么要让她独自一人遭受到了这种事?为什么让他怀孕的妻子受惊? “是么。”他轻启薄唇,“上面还检测到其他东西么?比如毒药。” “并没有。”化验人员道。 陆白了然。 确实如陆老爷子所方,一切不利,都指向了安夏儿。 在这一刻,陆白知道,南宫蔻微那个女人即使再美丽再诱惑,他都不会对那个女人有一丝的动心……一个想尽办法吭害他爱妻的女人,怎么可能得到他的好感。 只是南宫蔻微跟达芙妮那种不值得一提的女人确实不同,南宫蔻微代表的是南宫家族。 回到住院部时,安夏儿已经醒了。 听到病门开的声音,魏管家回过身,颔首,“大少爷。” 菁菁和小纹看过来,带着期盼的眼神。 安夏儿放下正在喝水的杯子。 魏管家在九龙豪墅带了一件皮粉色的外套大衣过来,披在安夏儿肩上,这是除了紫色以外,她最喜欢的颜色,不比粉色的娇艳粉嫩,皮粉色很温和,让人心情妥稳的颜色。 这种颜色很衬安夏儿的肤色,她脸庞看着白皙而又红润,明美动人。 安夏儿看着陆白,张了张口,一时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低下头,继续喝水。 “大少爷,怎样了?”魏管家道。 陆白让保镖将那管明胶袋中的戒指和化验结果给魏管家,“南宫蔻微戒指上,确实有血液的反应,是安夏儿的血,南宫蔻微袭击过安夏儿是事实。” “那上面是否有堕胎药?” “没有。”陆白回答得干脆,“这件事不必想了,南宫蔻微是故意袭击安夏儿激她还手。” “果然。”魏管家脸色微冷。 菁菁和小纹也紧握着手,咬牙切齿。 只望有一天,他们大少爷亲手捏死南宫蔻微那个女人! 陆白看着床上的安夏儿,对管家和女佣道,“你们出去。” “是。” “是,大少爷。” 魏管家和两个女佣,退出病房,小心关上门。 安夏儿看着窗外,脸上很平静,似乎已经预见了这个结果。 陆白来到床边,伸手将她肩上的外套披严实了一点,“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安夏儿看了他一眼,眼睛有点红,又缓缓侧开眼睛。 “嗯?”陆白拉着她衣襟的手,停下,看着她。 安夏儿指了指胸口,闷声道,“这里不舒服。” “……”陆白淡笑了一下,并没有接她话题,而是跟她说起他们昨天的事想让她开心,“那昨晚那个苹果味的菠萝,好吃么?” 安夏儿看着陆白平静的脸庞。 看着他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的脸。 “你如果喜欢,我还可以做出其他的,比如葡萄味的提子,草莓味的香蕉?”陆白眉峰微挑,“只要你喜欢,也许以后我还能发明某种水果。” 安夏儿想起昨晚的事,眼睛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