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揪了一下她的心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98章 揪了一下她的心脏!

第798章 揪了一下她的心脏! 陆白一笑,只是给了她一个溺爱的眼神。 但让陆大总裁吃外卖了,安夏儿确实觉得羞愧,“要不等我出院,我亲自做给……” 陆白的笔停在纸上,直接一顿。 安夏儿话也停住到了,想自己那‘可观’的厨艺,又将话咽了回去,“算了吧……以后另想个办法谢你好了。” 不会做饭的女人,真心不方便。 连谢自己男人,都没法! 买礼物。 一个大富豪老公,啥也不缺,送什么在他那里都不新鲜。 “你这回将状态养好,明晚手术成功,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陆白道,“以及,现在少想其他的事。” 少胡思乱想,状态才能好。 安夏儿挑了挑眉,将枕头靠在床头上,找了个惬意的姿态靠好。 她知道陆白指南宫蔻微的事。 “好吧,不想其他的事。”安夏儿眨着明眸,看着陆白帅气的侧脸,“那,请问我什么时候出院?医院躺着也挺没趣。” “明天上午吧。”陆白微皱眉,“你主要就是留院观查一晚,今天也不好转去其他医院,明天出院后,直接去做手术的医院做个术前检查。” 一说到做手术。 安夏儿就心慌慌…… 她努力不去想这件事,将注意力扯回来,“今晚住一晚?那,你睡哪?你还回去不?我这……这病房好像放不下两张床啊。这医院提供家属住的房间不?” 这边医院没有这么高级便利的设私吧? 陆白道,“没事,等你睡了,我去附近酒店睡几个小时。” “附近酒店?”安夏儿再次震惊,“这,行么?万一你被人认出来了,万一那些媒体记得知道你在那酒店,堵在酒店门口怎么办?” 陆白一向酒的都是五星七星,或者是帝晟旗下的高档酒店,对名人的隐私保密的工作做得很少,很少有贵宾入住的消息给传出去。 陆白看着安夏儿担心的脸色,用拿着钢笔的手指戳了下她额间,将她硬抬起的脑袋又给按了下去,“一般酒店,会有贵宾保密协议,我用得着你操心。” 安夏儿捂着额头,“是哦,你陆白是谁啊,怎么可能让记者找到你入住的酒店。” 陆白只是笑着,淡红的薄唇间牙齿洁白,很是好看。 他这样温和地笑着。 真是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又温暖! ‘叩叩’传来敲门的声音。 “进。”陆白一个低沉的单音。 秦秘书拉开病房门,“陆总……原来少夫人醒来,少夫好。” “晚上好。”安夏儿点了点头。 “陆总,刚得到消息,那边过来的人应该不多。”秦秘书俯下身,在陆白耳后低声道,“应该两个南宫家族的长老,并没有南宫焱烈过来的消息。” 陆白没说什么,点了一下头,将手上这些签字名的文件交给秦秘书,“拿去公司。” “是。” 秦秘书利落地接过文件,向安夏儿道了一声,便恭敬退了出去。 安夏儿没有听到他跟陆白说什么,眨了眨眼睛,“秦秘书跟你说了什么,我无聊,给我也听一下嘛。”干嘛还小声地说。 陆白好笑说,“说这个季度帝晟集团赚了多少钱,夫人有兴趣吗?” 安夏儿顿时傻眼,拉着便咽了一口口水,又靠了下去,“没兴趣,没兴趣。” 知道是冲击她世界观的数字,干嘛还要听哪! 她怕听到陆白赚多少钱,再对比,自己那些微薄收入……会受打击。 陆白看了下安夏儿正在输液的药瓶品,大概还有半小时便能输完。 安夏儿穿着病号服,领口微大,里面优美的蝴蝶锁骨正若隐若现,下面是白皙的皮肤……作为尝过她的陆白明白,下面是怎样诱人的风光。 偏偏这是医院,安夏儿正是孕前期。 陆白将视线移开,压下欲望,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我再陪你说会话,等下输完液你就必须睡,明天上午就起来出院。” “我这下午又睡了,刚又睡了几个小时,没有睡意嘛。”安夏儿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精亮无比,完全没有要睡觉的趋势,她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要不你躺上来……” “别罗嗦。”陆白严肃地皱起眉,“压到你了,谁负责。” 这么尺寸的床。 他这种身高躺上去,别说宽度的问题,长度还不一定够! 再说,他一个帝晟集团的总裁跟他老婆挤在一张病床上面,实在太不体面! 安夏儿只好放弃了她的想法,叹了一声,“好吧,我们聊天,那个……那你说吧,你为什么就是不告诉我,我是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 陆白眉头马上皱起。 一瞬,气氛都像变了。 “安夏儿,你现在为什么爱问这个?” 安夏儿认真地看着他,“无聊,找话题!” “你可以想其他的问题,比如以后我们怎样才能不吵架。” “这算什么问题,吵就吵嘛,吵吵更健康!”安夏儿直接了当道,“人家都说,从来不吵架的夫妻是不正常,我们会偶尔吵下说明我们正常!” 两个以前生活和成长经历完全没有交集的人,走在一起,这多多少少肯定要有点矛盾的! 吵一次,好一点,以后夫妻生活就会更楔合嘛! 陆白不知她从哪看了一些婚姻的心灵鸡汤,“你应该清楚,我不喜欢你问那个问题。” 所以他没有回答过。 因为安夏儿若知道,可能会扯出更大的问题! 陆白只想让安夏儿在他身边,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她仰慕他像个英雄,他爱她如疼一个孩子,一辈子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 “因为……”安夏儿看了下眼睛病房安静的气氛,平静中带着丝甜甜的感觉,“我感觉这个时候问你,你应该不会生气。” 陆白倒了杯水,一点点转着杯子喝着,没说话。 夜色很安静。 “我会生气。”陆白说,“因为我不喜欢这个话题。” “……” 安夏儿愣愣的。 “你以前不是说过,无论夏国候是不是你父亲都不重要,你都会将他当成你的亲生父亲么?”陆白道,“那你为什么需要这个问题的答案。” 安夏儿不知道,陆白这话,是不是承认了她不是夏国候的亲生女儿。 但是,想起这个她还是点了点头,“我是那么说过。” 但最近总觉得,在这个问题后面,似乎还藏着其他她不知晓的事…… “我只是好奇。”安夏儿道。 “不用好奇。”陆白道,“有时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你想知道的。” “……” 安夏儿握紧手。 想说什么。 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像有什么揪了一下她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