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你们,这是怕我跑掉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00章 你们,这是怕我跑掉么?

第800章 你们,这是怕我跑掉么? 直到陆白要挂下电话,裴欧才突然打哈哈,笑起来,“哈哈,这算什么事,陆白你该不会是怀疑展倩吧,没必要这样吧,展倩跟安夏儿小姐什么关系,咱俩什么关系,再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相信这绝不完全是展倩的责任……” “我现在没空跟你们算这笔账。”陆白道,“明天老爷子回来,要处理跟南宫蔻微的事。” “什么?陆老爷子也回来了?这回南宫蔻微的事怎么会闹么大?” 陆白沉吟良久,“没什么,安夏儿打伤了她,她也许不会罢休。” 不等电话那边的话,陆白将手机从耳边缓缓放了下来,挂断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安夏儿准时出院。 而南宫家族的人也到了国内,在安夏儿出院时,他们的车刚好开进医院大门,双方的车,宛若擦肩而过,整座医院的气氛因为这些豪门贵族的到来,无形中起了变化。 医院增加了将近五倍的安保人员,医院院长和领导,纷纷快步走出大门迎接,一般患者和家属被安保人员架在过道两边。 而一般市民得最近人民医院有权贵出入,怕若上事,这几天便也不敢来这座医院就诊,无形中,一般患者减少了。 某栋医院大楼上,陆白身躯颀长地站在钢化玻璃落地墙前,看着下面安夏儿的车平安出去,以及南宫家族的车进来。 “对,你们直接送安夏儿去做手术的医院。”陆白拿着手机,“你跟她说我在处理南宫这边的事,不必她担心什么,晚上我会过去。” “好的,大少爷。” 挂下电话后,陆白眯了一下褐眸。 医院大楼下面,只见医院的领导正在迎接那几个来自意大利南宫家族的人,姿态谦恭。 这个世界上,一般人向有权的低头,有权的向有钱的低头。 而有权有钱,便站在了这个社会的金字塔顶端! 南宫家族虽然在这个国家没什么势力,gk国际分部也被陆白的势力收购了,但那个家族好歹是意大利的华裔贵族,在欧洲势头大…… 安夏儿一行人的车离开医院后,中途没有停留。 前面和后面各一辆轿车在护航,安夏儿所在的车在中间,安夏儿坐在车内,两个女佣站在她两边,管家坐在前面副驾使上。 安夏儿蹙着眉头,看着这些将她紧紧包围着的人,“……你们,这是怕我跑掉么?” “啊哈哈。”小纹尴尬地笑了两声,“少夫人看你说的,我们这是要陪你过去啊,大少爷要处理南宫蔻微的事一时不能陪你过去,我们怕你不安,怕你不高兴,我们陪你说话呀!” 菁菁额边也滴了两滴汗,笑着,“对,少夫人,我们先去做手术的医院。” 安夏儿心跳得很快。 虽然早就有了要做手术的准备,但听到就是今晚,还是心慌不已。 而此刻,陆白要处理南宫蔻微的事…… 前面魏管家放下手机,“少夫人放心,大少爷说了,他晚上会赶过去。” “那……”安夏儿握了握手,“我能不能先回浅水湾,我想回去呆一会,反正手术是晚上的话,也来得及吧。” “啊?少夫人你想回浅水湾。” 菁菁和小纹吃惊看着她。 安夏儿咽了咽,“我就是心里不安……”想回家呆一会,好像只有九龙豪墅能让她内心平定。 “少夫人,我会陪你过去,你不必担心什么。”魏管家说,“而且,我们要先陪你过去做术前检查,现在秦特助和doctor 也正在那边等候。” 似乎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就等着她过去做手术。 而南宫蔻微这边,陆白也不用她再出面…… 安夏儿抿了抿唇,目光缓缓移向车窗外,“陆白……他会怎样处理这件事?南宫蔻微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吧。” “少夫人,这件事就让陆家出面跟南宫家族去解决吧。”魏管家说。 “陆家出面?”安夏儿微惊。 “陆少夫人,这个时候也不必瞒你了,这件事南宫小姐确实不会善罢甘休,南宫家族的人已经过来了,刚才开进医院的那几辆车想必是南宫家族的人。”魏管家道,“而且,陆老昨晚就已经从美国坐飞机回来了,想必今天上午也会到。” 安夏儿惊得半天没话,紧握的手微抖。 “爷爷他……也回来了?”她紧张起来,感觉在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外面情况已经这么紧张了,“我昨晚都没听陆白说。” 他就陪她说话,哄她睡觉。 “大少爷是不想让少夫人担心。”魏管家道,“毕竟少夫人你今晚要做手术,怕陆老跟你见面,会影响到你的手术。” 安夏儿点点头,“我知道了。” “所以少夫人不要担心。”菁菁说,“大少爷和陆老会跟南宫家族谈判,两个豪门贵族之间,利益至上,没什么解决不了的。况且是南宫蔻微戒指经过化验,她确实也袭击过你,她也不是完全无辜。” “那,晚上陆白真的会赶过来么?”安夏儿道。 她不想做手术,她更不想做手术时陆白不在。 一直以为,这阵子她会有足够的时间作好做手术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关健时刻,南宫冠微掺了一脚进来,让事情变复杂了。 她现在,心情只是更加紧张,面临手术风险而担心,面临失去一个宝宝而不安,面临南宫蔻微的事能不能得到妥善解决…… 总感觉,无形中生活有了某些变化。 抬头望向天空,s城的天空依旧湛蓝如瑰丽的天幕,如她和陆白结婚那天的天气一样好! —————— 人民医院,另一间特殊病房内。 一名穿着高贵满脸白花大胡子的外国长者坐在病房内,双眼精诈,脸色微沉,双手杵着一支雕刻着鹰的手仗。在他身后,站着两名南宫家族的保镖。 而站在这长者另一边的,是名身着黑西装体形微微发富但威严俱在的法官司。 他们有着意大利人独有的面孔,古铜肤色,以及处理事情毫不留情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