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陆白的怜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09章 陆白的怜爱

第809章 陆白的怜爱 “……” “因为我不打,老爷子会打给你。”陆白道,“他会让你过来。” 而安夏儿敬于长辈。 陆老爷子亲自打电话给她的话,她也不好抗拒不去。 安夏儿温婉地笑笑,“但是,我若不过去,爷爷会不高兴吧。” “别管他。”陆白道,“所以虽然我并不赞成你过来,我打这个电话是征同你的意见,并不是要你过来。” “陆家和南宫家族若是打跨国官司,将这件事闹得商界皆知,也会给陆家带来负面影响吧……”安夏儿了然,“这是爷爷的顾虑,是吧?” “安夏儿,你不必顾及他那么多。”陆白的声音似带着些叹息和苦恼。 “那我过去吧。”安夏儿弯起眼睛,微微笑了笑,“爷爷从美国回来了,我作为晚辈好歹过去见见他,也为了他给我们宝宝发的那一个亿的红包。” “安夏儿!”陆白马上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心情不能激动,我打电话你只是告诉你这件事,不是让你过来!” 似乎见陆老爷子要打电话给安夏儿。 他才宁愿自己打。 “我知道。”安夏儿道,“我……到时会尽量平静,爷爷都既然开口了,我换了衣服过去吧。” 安夏儿将手机缓缓从耳边放下来。 旁边魏管家和女佣听得心惊胆战。 “少夫人,大少爷那边要你过去?”魏管家道。 “南宫家族的人带了法官过来,下午开一个法证会议。”安夏儿道,“爷爷让我过去,说这是最快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少夫人,怒我直言。”魏管家道,“你晚上就要做手术了,会议上南宫小姐肯定会歪曲一些事实,你若听得情绪起伏太大,动了胎气怎么办?” “对。”菁菁也担心,“少夫人,要不你就给陆老打个电话,就说不去了。” “那南宫家族他们要是将我靠上国际法庭,给陆家靠成了什么影响,爷爷岂不怪我不懂事?”安夏儿站了起来,“算了,我去换衣服吧。” 菁菁叹了口气,只好帮安夏儿换衣服去了。 魏管家拧紧了眉头。 大家都未曾想到,这下午还要安夏儿过去,还要开什么辨证会? “如果,这个辨证会少夫人输了,会怎样?”小纹担惊地问道。 “陆老和大少爷既然让少夫人出席,我想,应该就有握不会让她输吧。”魏管家道。 “可是……”小纹表示深深地担忧,“如果陆老只是想早点解决这件事呢?少夫人输了,就让少夫人去道个歉呢?” 魏管家眉头拧得更深,“应该不会。” 他们大少爷应该不会让安夏儿去受这个委屈。 —————— 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 陆白按着眉心,十分苦恼,他原本觉得安夏儿会拒绝过来。 “嘿嘿。”陆老爷子笑了两声,“我就说夏儿丫头通情达理,一定会过来嘛,你若不想打这个电话,我打给她也一样。” “闭嘴。”陆白冷道。 “陆白,你怎么说话。”陆老爷子一皱眉,“别忘了,我是你爷爷。” “那你就不该让我为难。”陆白愠怒地道,“也不该为难安夏儿,她怀着身孕,你让她出席下午的辨证会议,你知道面对南宫蔻微,她一定会生气!” 见陆白生气,陆老爷子道,“与南宫小姐的事,我不建议拖太久,她若是留在国内一直防碍你们,这对你们夫妻感情也不利。” 陆白哼了一声,“这是我们的事,不用你管闲事。” “但她肚子里的是我的曾孙。”陆老爷子道,“夏儿丫头若因为南宫小姐留在国内纠缠你,一直郁郁不欢,这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利,这件事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你除了担心陆家的孩子,你眼里还有什么?”陆白脸孔森冷。 “陆白,孩子很重要。”陆老爷也冷肃地道,“这回陆家的孩子绝不能再出事!” 陆白冷漠地站了起来,走到窗子那边站定,“安夏儿若出了出什么好歹,老爷子你给我等着。” “行了,你也不必担心,我已经联系了欧阳法官过来。”陆老爷子道,“他是亚欧商业协会的法证主席,最具声望的国际仲裁法院法官,南宫家族带一个法官过来,我们也可以叫法官过来,你以为我会想看到夏儿丫头输?我不许作何人捏住陆家把柄!” 安夏儿和那个欧阳法官是同时间到达人民医院,被候在医院外面的秦修桀接到了院长办公室。 大家一番问候后,落座下来,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都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你若是感觉不舒服,可以随时回去,我说的。” 安夏儿点头。 “陆白,你这是还在怪我将夏儿丫头叫过来了?”陆爷子跟欧阳法官说了几句话后,笑着问安夏儿,“丫头,陆白说你回浅水湾休息了,爷爷原本也想晚些时间再去看你,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与南宫小姐的辨证会就在下午,所以你还得过来一趟。” 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 陆白没有什么表情。 她马上知道了,陆白并没有告诉陆老爷子自己即将做手术的事…… “爷爷客气了。”安夏儿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确实回去休息了,但是,对于南宫小姐的事,我问心无愧,我没有故意袭击她。所以我愿意出席辨证会议。” “好。”陆老爷子点头,“爷爷没有白相信你。” “爷爷相信我吗?” “陆白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这个人虽然难以相信任何人,但我相信利益关系,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远不会背叛真相。”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爷爷,我不懂您的意思。” “意思是你去打伤南宫小姐,对你没好处。”陆老爷子道,“所以我相信这个事实。” 安夏儿暗下长吁口气。 这就是权贵阶级的想法么? 不会听信谁的话,只看利益关系? 安夏儿笑笑,“那谢谢爷爷的相信。” 很好,这很豪门! “其他话不必再说了。”陆白看了一眼旁边的法官,对安夏儿道,“这是欧阳法官,下午的辨证会议上,欧阳法院会为你辨护,你到时平静坐在那就行。” 安夏儿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陆少夫人好。”旁边一位亚洲面孔的中年法官向安夏儿点了一下头,约莫三四十岁,“陆家请我出面,我一定会尽量帮你,你到时只要实话实话就好。” “欧阳法官好。”安夏儿打了个招呼。 怎么感觉,这些人请法官,就像请个律师过来一样? 为人辨护这种事,不是律师干的么,还能把法官请过来,难道这就是顶级豪门和贵族的特别?安夏儿很震惊,坐在这个权贵阶级中,她有点窒息感,因为这些人的认知显然跟她不一样…… 陆白一直都不同意这个辨证会,“那欧阳法官请说一下你的见解吧。” 对于陆老,外界人显然更忌畏陆白。 毕竟这个帝晟集团的总裁在军政商三界都令人颤畏,可谓是商界权贵,无人不想攀结,他一句话全球的商界都会为之震动。 “行,陆总。”在法庭上威严的法官,在陆白面前恭敬地道,“陆老让人联系我时,电话里已经将陆少夫人与那位南小姐的情况说过了,我大致上已了解。放心,南宫家族请的那个布鲁尼法官,我认识,我推翻过一个他判定的国际案子。” “很好。”陆老爷子道,“欧阳法官既然熟悉对方,那就有更大的把握。” “那欧阳法官说一下,对于南蔻微的说辞如何保证我妻子赢。”陆白只想要结果。 欧阳法官道,“陆总,上午你和陆老已经去过南宫小姐那一边,想必对于她无法回答的问题,她那边也做好了准备。” “所以?”陆白褐眸冷眯。 “还得在辨证会上见机行事,这是一点。”欧阳法官道,“另外一点,我们这边可以先作一个准备,先找几个理由,到时好替陆少夫人脱离嫌疑。” 安夏儿听着他们的话,越发不明白。 “等……等一下。”她道,“我无愧于心,我为什么还要找理由?为什么这听上去,像是我打了她,在故意推脱嫌疑一样?” 法律代表的,应该是正义。 她没有错,为什么要想诡辨的办法? 陆白冰冷的目光露透出丝怜爱,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我原本是不想让你过来……” “什么意思?”安夏儿美丽的眸子闪动着。 “你太善良。” “……” 安夏儿哽咽着。 欧阳法官看着这个年轻的陆少夫人,世故地说,“陆少夫人,你和南宫小姐的事到了现在,真相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你们谁先出手打对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陆家和南宫家族都要赢,现在你得想办法在辨证会上赢出。” 一荣俱荣,一输俱输。 一上了法庭,就不会管人情,结果才最重要! 她若输了,最终裁决她事先打伤了南宫蔻微,陆家也会处于不利的境地么? 安夏儿紧扶着沙发扶手,缓缓垂下眼眸,“……我知道了,欧阳法官请继续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