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你永远不能受到任何人威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10章 你永远不能受到任何人威胁!

第810章 你永远不能受到任何人威胁! 欧阳法官见陆白和陆老没反对,便继续道,“我们这边可以作一个佐证,若到时陆少夫人处于下风了,就可以让她不必背负打伤南宫小姐的责任。” 安夏儿眼睫抬起。 “说说看。”陆老爷子道。 “陆少夫人怀孕了是吧?”法官看向安夏儿,“据下午辨证会议还有两个小时间,可以让医院开一张证明,证明陆少夫人因为怀孕的原因,情绪有点失常,那她打伤人只是失手,不是故意。到时顶多跟南宫小姐道个歉,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用,这事就算完了。” 办法快速有效。 赔偿点费用对于这些豪门贵族来说,不值一提。 “慢着。”安夏儿低着头,紧握着手,肩头微微发抖,“……说我情绪失常,是要让医院证明我精神有问题么?” “陆少夫人,这是权宜之计。”欧阳法官道。 “那我就算赢了……”安夏儿紧紧咬着唇,眸里不安地闪动着,“南宫蔻微她输了,她会怎么对外面的媒体说?她会说我疯了,陆白的妻子疯了所以打了她,她一定会这么做的,我不同意这个办法。” 南宫蔻微有多恨她,她们之间有多少仇怨,只有她们清楚。 南宫蔻微若是输,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诋毁她,毁她名声。 安夏儿知道。 南宫蔻微一定会这么做…… 陆白皱了皱眉,“不行,换一个办法。” “陆总。”欧阳法官道,“只要这件事先解决,后面的事,可以再想办法。” 陆白眼底掠过寒意,声音沉了下去,“那你的意思是,到时让别人说我陆白的妻子精神方面有问题?” 看着陆白的反应,陆老爷子一脸无奈。 果然陷入爱情中的人,多少会失去些理智么,其实这是个非常直接有效的办法,陆白不会不知道,但如今陆白却拒绝了。 陆老看向安夏儿的目光,再次变复杂了,不知陆白爱上安夏儿是好是坏! 欧阳法官也想不明白陆白为什么会拒绝这个最简单的办法,“陆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一个最有效的建议。” “我不允许别人说我妻子什么情绪失常,精神有没有问题。”陆白道,“她很正常,我也不想让她受这个委屈。” 安夏儿看向陆白,目光里盛满了感激之光。 她真的很感谢。 这个时候,陆白没有同意这个会令自己难堪的办法…… 欧阳法官看着他们,“那,三位是不同意这个办法了?” 陆白和安夏儿不同意,陆老爷子一时也不好说什么,笑笑道,“那欧阳法官,你先说说下一个办法吧。” “陆老,暂时不好出其他办法,这要在辨证会上见机行事了。”欧阳法官道,“但从电话里,可以得知南宫小姐对于陆少夫人先打她这一说法很坚持,但是,相对的,陆少夫人也可以这样反驳她……” 让医院给安夏儿开情绪失常的证明,这一个办法很可惜被安夏儿拒绝了,一个可以令安夏儿百分百推脱责作的办法被否决了。 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间,欧阳法官在对安夏儿进行心理辅导,以及让她在辨证会上如何言辨。 院长办公室外面。 院长和几个医院领导,时刻听候吩咐,远远地看着陆老爷子和陆白在前面的身影。 “院长,要上去问下陆白和陆老有什么需要么?”一个医院领导道。 “好好呆着吧。”院长很有见地地说,“有需要他们自然会通知我们,面临陆家和南宫家族的辨证会,医院一定要小心,封锁消息方面的工作,一定要做好,无论怎样,这件事不能从我们医院传出去。” “院长放心,高级病房区这一层不会让一般患者接近,医护人员也交待过了……” …… 前方,陆白和陆老爷子两个陆家的掌权者走在走廊中,皮鞋有条不絮地踏在光洁如鉴的地面上。 陆白皱了皱眉,“叫我出来做什么,让安夏儿单独面对法官,她心里会不安。” “夏儿丫头不是小孩子,你对她管得越宽,她就越不诣世事。”陆老爷子道。 “我喜欢。”陆白唇角勾了一下,“我老婆我喜欢宠着。” “她现在是你老婆,那她以后就是孩子的妈。”陆老爷子道,“你不能永远把她宠得像个孩子,身为陆家的少夫人,有些问题,她必须会考虑,会顾全大局。” “对她好,是我给她的承诺。”陆白道,“与陆家无关,用不着你们干预。” 陆老爷子脚步立即停了下来,“陆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在履行我的承诺,她就是一辈子像个孩子我也愿宠着她。”陆白道,“况且安夏儿只是这段时间太过敏感了,发生这件事不能全怪她,我也有责任。” 南宫蔻微是为他而来,却去祸害了安夏儿! “但她刚才不应该拒绝欧阳法官那个提议。”陆老道,“你也不该拒绝,她受点委屈,能换来和平解决这件事,有何不可?” “她有她的自尊。”陆白道,“她如何能忍受医院说她情绪失常?” “这只是一个办法。” “但这个办法对她名声不利。”陆白冷道,“安夏儿她刚才说得并没有错,就算以这个方式解决了这件事,南宫蔻微若不甘心也会对外说安夏儿情绪失常打伤她,情绪失常跟精神有问题,本来就接近,谣言传到外面,安夏儿也许就成了一个精神出问题的女疯子,这让她如何接受?” “陆白!” 陆白哼了一声,“我也不会接受。” 看着陆白专制的态度,陆老爷子气由心中来。 “本来这次叫欧阳法官过来,我是有把握让夏儿丫头在辨证会上赢,毕竟欧阳法官提出的意见比较独到。”陆老爷子脸沉着说,“但现在你们拒绝了他的提议,如今这个辨证会可就不一定能赢了,若是输了,南宫家族就会握着陆家少夫人打伤了他们三小姐的把柄,进而大作文章,也许会利用这一点,给陆家提难题,陆白你觉得让陆家因为这件事处于下风也无所谓?” 陆白薄唇紧抿着。 面孔冷漠! “又或者因为这一件事,你的立场在南宫家族面前受到了影响,也无所谓?”陆老爷子知道陆白在意什么,抓重点说,“你觉得如果辩证会输了,南宫焱烈会不出现,他不会借机发挥?” 陆白没有温度地吐出一句话,“这是我的事。” “你别忘了,你是陆白,你是商界不败的神话。”陆老爷子最后道,“陆家以你为豪,你是陆家唯一的继承者,亦是帝晟科技帝国的掌舵者,你要保证你的地位和立场永远不会受到任何人威胁。” 陆老爷子在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陆白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清冷而高贵的褐眸,深远地望着医院窗外,望着外面这座与国际接轨的城市。 —————— 下午的辩证会上,由欧阳法官和布鲁尼法官听证,安夏儿和陆白出席,而南宫蔻微身后,托雷也作为南宫蔻向那边的辩护方一同出席。 辨证会在医院的大会议室,外面由两个家族的保镖把守,里面的辩证会密不透风。 “这场安夏儿小姐击伤南宫蔻微小姐一事,由我和欧阳法官听证,我们会凛着公正的态度作裁决。”布鲁尼法官和欧阳法官坐在会议室的前方,布鲁尼继续说道,“安夏儿小姐和南宫蔻微小姐分别代表陆家和南宫家,二位在辨证会议的输赢与家族紧密相连,这场辩证会议具有法律效应,亦会下正式的裁决书,家族必须为输的一方负连带责任。” 欧官法官一点头,“我同意。” 坐在南宫蔻微旁边的托雷双手撑着身前的手仗,说了句意大利语,“同意。” 陆白亲自陪同安夏儿出席这个辩证会议,此时他挺拔地站在安夏儿旁边,虽是陪同却像监视这场辨证会一般气场全开: “没有人会反对,两位法官开始吧。” 此时,安夏儿和南宫蔻微相隔着十几米,视线在空中碰撞火花。 南宫蔻微眼底浮出丝自傲,用眼神在对安夏儿说:是的,我又再次用了苦肉计,办法虽不新颖,但出奇地用效啊!你安夏儿不照样中计了? 安夏儿眼底只有两个字:碧池! “好,现在请两位当事人,安夏儿小姐和南宫小姐先后叙述事情经过。”欧阳法官说,“二位的陪同人可以为二位当事人辩护,以及具有监督和代她们同意和反对的权利……” 辩证会很快激烈地展开了,前面陆白一直没有出声,安夏儿也还算平静,平静地叙述以及平静地反驳南宫蔻微歪曲事实的话。 而有陆白这座冰山在场,以及南宫家族的长老托雷在,两位法官的问话和判定倒是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前面还算在预料中,但到了后面,听着南宫蔻微的话安夏儿心情越来越差。 她自认为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 她自认为,南宫蔻微说什么,她都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