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人至贱,则无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11章 人至贱,则无敌!

第811章 人至贱,则无敌! 她自认为,一个人再不要脸,也该有个限度,自认为,一个出身贵族的人最起码都会有一定的修养和符合他们身份的尊严脸面。 激烈的辨论之中,当布鲁尼法官问道,“那请问安夏儿小姐,你说是南宫小姐先向你出手,你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么?比如有第三者证明?” 欧阳法官看着安夏儿,眼里带着深意,暗示她巧妙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这已经是第三遍问到了。 “我说过,当时只有我和南宫小姐在帝晟集团的贵宾会客室,没有第三者在场。”安夏儿道,“但我的保镖和南宫小姐的管家进来时,只看到我向南宫小姐出手,却并未看到南宫小姐向我出手,而我脖子上已经有了一个针眼大小的伤,那只能说明,在其他人进来之前,在我动手之前,南宫小姐已经用她那枚戒指先袭击了我吧?” “我反对安夏儿的话,这不是事实。”南宫蔻微马上道,“我没有先向她下手,她的话是在扭曲事实。” “谁在扭曲事实?”安夏儿好笑道,“南宫小姐,你敢对你们最敬畏的上帝发誓,是我先袭击你么?” “我发誓。”南宫蔻微毫不犹豫道,“安夏儿,是你先袭击我!” “那你真是毫不犹豫背叛了你们的上帝,不知上帝会不会给你报应。”安夏儿冷道。 南宫蔻微抿着唇,嘴硬到底。 安夏儿又道,“那你又怎么解释我脖子上的针眼伤?经医院化验,就是被你的戒指所伤!” “是你意图袭我,我是在还手!”南宫蔻微开始颠倒事实,“是安夏儿你拿杯子砸我,我才用戒指袭击你!” 陆白瞳孔微眯。 在这之前南宫蔻微面对这个问题,根本回答不了…… 果然已经为这个问题找好了借口? 而在南宫蔻微旁边,托雷白花的大胡子下面的唇角,缓缓扯出了丝笑。 “你是在颠倒事非!”安夏儿紧握着手指,“两位法官,她的话不成立,她说是我意图袭击她她才还手,那为什么其他人进来时没有看到她出手?她如果是还手,应该是在我之后出手!” 南宫蔻微直接道,“那是因为我出手比你快,在你袭击我成功之前,我已经出手了,但我出手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正当防卫。这件事完全是你对我有敌意,你看到我去帝晟集团找陆先生,不愿看到其他女人跟你丈夫见面,你心生杀意,想杀害我!” “你胡说八道!”安夏儿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南宫蔻微你是在恶人先告状么?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这件事自头到尾都是你在自导自演吧!” “我没有!”南宫蔻微眼睛突然湿润了起来,她伤心地摇了摇头,蓝眸里飞洒出几颗泪,“两位法官,陆先生,我说的是真话,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故意去伤害安夏儿小姐,那枚戒指是南宫家族的戒指,哥哥让我在上面涂些麻药,以便被恶人袭击时,可以自保,但是……但是我从未想要要去伤害任何人,我的戒指上面根本没有涂麻药,我又岂会专门用它来害人。” 安夏儿握紧的手,颤抖起来。 “这枚戒指我虽一直戴着,但在这之前我从未用它伤害过任何人。”南宫蔻微眼睛红道,“这一回刺伤安夏儿小姐也是迫不得已,看到她拿杯子想砸我,我只是情急之下才动用了这枚戒指,而且上面没有涂什么麻药,更没有安夏儿小姐说的堕胎的药,上面这个针头,最多会刺破皮肤,根本不会造在成什么伤害。” 安夏儿作了几下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忍着不要气愤过了头。 人至贱,则无敌! 竟将事实歪曲至此! 好个不要脸的女人! “两位法官作为裁判者,我相信你们自有正确的判断。”安夏儿道,“没有证据的话不过是片面之词罢了,有人妄图颠倒是非,但也改变不了事实。” 托雷冷道,“要说证据的话,陆少夫人你又有什么证据?” “我说,你们似乎也没有吧。”陆白笑笑,一句话堵了回去。 托雷吃了一计闷,“陆总,起码陆少夫人打伤蔻微小姐的事,是有人证在场。” “那蔻微小姐曾用戒指刺伤安夏儿,也有物证。”陆白扫了那边一眼,“托雷先生还有什么话?” “蔻微小姐的伤势较重!但陆少夫人并没什么大碍吧?”托雷愤怒地道,“那陆少夫人下人这么狠,她还是有恶意伤人的嫌疑!” “安夏儿下手重,只能说明她没有分寸,不能说是故意。”陆白的话针针见血,“那这是两码事。” “两位法官!”托雷气得胡子都在颤动,“请说出你们的裁决,我们蔻微小姐受了这么重的伤,难不成对方想摆脱嫌疑么?” 陆白面色无太大的起伏。 大手像旁若无人般地抚了一下安夏儿的头发,像在安慰她。 两个法官见陆白和托雷的争论,没有人敢插嘴,一时心下直道,这两个身份显赫的人说话掷地有声,哪怕他们是法官也不敢轻易插话。 听到托雷的话,两个法官这才发表自己的看法。 布鲁尼道,“南宫小姐的话,确实很有信服力,如果陆少夫人怀孕了话,她身体不便,出手比南宫小姐慢也正常。那陆少夫人事先袭击南宫小姐,南宫小姐用戒指还手,这个可能性也成立。” “布鲁尼法官,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欧阳法官马上反对道,“南宫小姐的话也没有证据,谁能保证她说的不是假话?” “那欧阳法官觉得,陆少夫人的话就有证据?” “南宫小姐的戒指上面采证到了陆少夫人的血,这便是铁证。”欧阳法院道,“其他人没有看天南宫小姐袭击陆少夫人,那她在其他人进去之前,先出手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但南宫小姐的话可信度也高,很有可能是南宫小姐出手快,她是出于正当防卫才刺伤陆少夫人。”布鲁尼脸色微微变冷,看着这个对手。 “但这没有证据,不是么?”欧阳法官道。 “那南宫小姐伤得比陆少夫人重,她有重伤他人的嫌疑吧?”布鲁尼继续咬着安夏儿。 “那这是另外一回事。”欧阳法官全力维护着安夏儿的权利。 就在两个法官意见出现分歧之时,陆白突然道,“会议中场暂停,我妻子需要休息。” 而托雷早已见情况不妙,也道,“我也建议会议先暂时半小时,蔻微小姐头受重伤,继续下去对她的伤不利……” 在南宫家长老和陆白的提议下,达成了会议中场暂停的共识。 实则,都要进一步想办法。 院长办公室内,安夏儿扶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用力地扣着皮质。 “少夫人,你还好吧?”菁菁和小纹蹲在她两边,“你脸色不太好……” “没事。”安夏儿垂着眼睛,咬着唇,“我只是没杨到,南宫蔻微脸取会如此厚,她还手?呵,她还真是有脸说出这句话。” “不奇怪。”菁菁担忧地看着她,“南宫家族更想要赢得上风,他们自然会找尽一切办法,少夫人你不要太激动。” 小纹缓缓回头,见陆白和陆老正在另一边商榷,欧阳法官也在他们那一边。 她不明白,少夫人这么辛苦,为什么还要让少夫人出席辩证会? 魏管家也在他们身后,似乎在听候什么吩咐。 安夏儿咬着唇,唇微微泛白,“无论怎样,赶快结束这场辩证会吧……” 办公室另一边,面对欧阳法官的请示,陆白深深垂下眼睫,“等下我会尽快结束,不会给他们纠扯下去的机会。” 南宫蔻微的病房内。 南宫家族这边的人也在商议,托雷打了个电话给负责这件事的南宫二小姐,“……莞淳小姐,以上是刚才辩证会的内容,陆家抓住了唯一对蔻微小姐不利的事,那就是没有人看到蔻微小姐向那陆少夫人出手,这间接证明蔻微小姐是在陆少夫人出手之前伤了她。虽然蔻微小姐找了一个理由,但刚才并没有搪塞过去,那边的法官提出这个说法并没有证据。” 托雷请示道,“请问莞淳小姐有什么办法么,南宫家族必须赢下这场辩证。” 南宫蔻微头部受伤,不能行走,此刻坐在轮椅上她咬紧了嘴唇。 电话另一端,远在意大利的南宫二小姐道,“那这件事,我建议跟陆家和解。” “什么?和解?”托雷怀疑耳朵听到的,“莞淳小姐,你是不是没听清楚?” “把电话给我!”南宫蔻微叫起来。 “是。” 托雷只好将电话给南宫蔻微了。 “什么和解?你到底清不清楚情况?”南宫蔻微接过电话便气恨地道,“我为这个可以打击安夏儿的机会,筹划了多久你懂吗?我现在受了多重的伤,你懂吗?你懂什么,少插手我的事,让你来接管我的事情,哥哥他到底在想什么?让哥哥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