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15章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第815章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安夏儿咬着唇,低低地说着强迫自己的话: “我相信你……” “我相信……” “你相信你为我好,陆白。” “我应该相信你,我答应过相信你……相信你是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我必须相信你。” “我不能跟你闹,我不能不懂事,因为我即将成为一个妈妈,再难受,我也该耐心地等待结果,相信你会给我一个好的结果。” “陆白……是吗?” 安夏儿压仰着哭泣,逼迫自己冷静,冷静等待陆白去处理,相信他会给她一个好的结果,他不会就那样将南宫蔻微接进九龙豪墅,不会让那个女人住进他们两个人的家。 但等待是煎熬,听到南宫蔻微要住进他们的家,安夏儿感觉一分一秒都在变得漫长,长到她坐在这里,就满脑都是阴影。 整个人都快难受得无法呼吸。 她紧握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少夫人!少夫人!” 菁菁和小纹从医院走廊另一边跑来。 二人来到安夏儿膝前,蹲下看着她,“少夫人,听说辩证会议结束了?怎么样了?” “……”安夏儿抬起难过的眼睛,里面有着不安而破碎的情绪,“走吧,我们回那边医院,我不想呆在这,我不想呆在有南宫蔻微的地方。” 菁菁看着她难过的脸,“少夫人,到底怎么了?” 安夏儿忘记了等待陆白,她谁也不想等了,她此时就想离开这个地方。 “走吧。”安夏儿站了起来,“我不想留在这了……” 菁菁和小纹看了看对方,脸色大变。 这哪怕是以前她和陆白吵架时,她都没有这般无助过。 就好像,她想逃避开这一切。 菁菁和小纹马上追上去,一边安抚着她,“好好好,少夫人,我们这就陪你过去。” 他们的车正候在医院外面。 保镖并没有接收到安夏儿不能离开的指示,见她出来,打开了车门,像往常一样,六七个保镖跟着了她,护送她去那边的医院。 路上,菁菁和小纹听到辩证会议上的事,大惊。 “不可能!”菁菁第一个不相信,“少夫人,大少爷绝不可能再次将南宫蔻微接到九龙豪墅,他第一次将在雨中昏倒的南宫蔻微带回来后,就后悔了,大少爷不可能再次答应。” “我也不相信。”小纹眼睛颤动着,“这不是真的,大少爷……就算答应了他们,肯定也是口头上答应,他不会将南宫蔻微接回去的。” 安夏儿拧着眉头,向前弯着腰,难受地抱着肚子。 长发流水般倾泄垂下,女佣看不到她泛白的脸色。 “他亲口答应的。”安夏儿咬着发白的唇,“……法官的裁决具有法律效果,他答应了必定会去做,我不想怀疑什么陆白的用意,但我真的难过他会答应。” 菁菁握着她发臂的手臂,“少夫人,既然大少爷说了会跟你解释,那你再等等好吗?你要记得,记得你和大少爷平时矛盾都会解开,像前几天他跟南宫小姐见面的事,最后不也是误会么?他只是想从南宫蔻微嘴里问出寄给少夫人的那封信罢了。” “对。”小纹狂点头,“一定是这样,这回大少爷一定也另有打算,大少爷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不要脸地贴上来。” 安夏儿咬着唇,额边渗出薄薄的汗珠。 “算……算了。”她低低地道,“他要接南宫蔻微回去,就接吧,我去医院住……” 菁菁心疼极了,“少夫人,你不要这么说,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家让给别的女人住呢……不对,少夫人你要相信大少爷,他不会不顾你的感受那样做的。” 两个女佣拼命地否认着这件事,一半是基于对主人的信任,一半是她们必须安慰安夏儿。 小纹很着急,“少夫人,你不要难过,这对你和孩子不好,你晚上就要做手术了……” 安夏儿身体微微发抖,抱着肚子,慢慢向菁菁肩头上靠去,“我疼……” 菁菁碰到她的皮肤,突然叫起来,“哎呀,少夫人你身体怎么这么冷?脸怎么这么白?你哪里不舒服啊……” “啊,血!”小纹看着安夏儿身下的座位,突然瞪大眼睛,满目惊恐,“回医院,快回医院!” 此时天色暮晚,车水马龙的城市立交桥上面的车辆都开了灯,无垠的天幕下,立交桥宛如一条条发光的游龙,穿梭在城市上方。 其中三辆飞驰在立交桥上的车中,正是安夏儿他们的车,此时安夏儿所坐的车是中间那一辆。 听到后面的动静,司机已经在着急调头了。 但这路段并没有车辆调头的地方。 冒然调头,便是逆向行驶,在这个车流量非常大的路段逆向行驶,非但招来交警,而且非常非常危险…… “少夫人,你挺住。”坐在副驾使上的保镖急道,“开过这段路马上就会有调头的地方,很快!我现在就给大少爷那边打电话!” 菁菁看着安夏儿身后座位上沾的血,整个人都愣住了,“为什么……” “快点!”小纹急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哭道,“少夫人的孩子不能出事,快打电话!!” 但不用她们说,保镖已经打电话过去了,“魏管家么,少夫人她——” 砰! 前方一声巨大的撞车声! 在保镖睁大的眼睛中,在两个女佣含泪的目光中,他们前面那辆保镖所在的轿车被一辆大货车撞得平地飞了起来,向立交桥下面的海面上坠去。 那辆货车像是刹车和方向都失灵了,拖着长长的尾车厢,继续横扫过来,向安夏儿所在的这辆车碰撞过来。 安夏儿肚子痛得眉头皱起,她缓缓睁开颤动的睫毛,车子被撞得剧烈震动起来,一个天旋地转,像是飞在了空中,耳边有震耳欲聋的惊叫声,还有不知从哪传来的火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莫明地,她想起有一次半夜缠绵时分,她问陆白, 陆白是怎么告诉她来着? 记得有一次,他们在九龙豪墅谈起世上是否真有因果报应,她问他, 当时陆白又是怎么回答她的呢?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血色在视线里蔓延,慢慢地,变成了黑暗。 车子撞破油箱,从立交桥上坠下,在海面上爆炸开通红的火光。 —————— 十分钟前,人民医院。 魏管家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院长办公室,帝晟集团的总裁陆白高大的背影正站在窗前。 “大少爷,刚才保镖那边来电话,少夫人和菁菁她们先离开了。”魏管家道,“这样让少夫人一个人先过来了,好么?听到在刚才辩证会议上大少爷的话,少夫人一定在伤心。” “我刚才看到了。”陆白褐眸深邃无底,他皱了皱眉,“法官那边的裁决书拿到了?” “在这。”魏管家双手奉上,“因为大少爷你同意了南宫家族那边的要求,所以两个法官对于大少爷你的要求,也没有驳回,在裁决书上规定了在南宫小姐养伤期间,大少爷你为了她的伤势,可以拥有对她的监护权利。” 陆白唇角泛起,“很好。” “大少爷,我不明白。”魏管家笔直地站在他身后,“你真要将南宫小姐接回九龙豪墅么?这少夫人怎么受得了?还有你为什么要拿下对南宫小姐的监护权?” 不但要照顾南宫蔻微的伤到好为止,他们大少爷还要拿下对她的监护权? 为什么? 难道他们大少爷对那个南宫小姐,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 对于魏管家看着自己复杂的目光,陆白给了他一个冷眼,“想什么?你真以为我要将她接回九龙豪墅?” 陆白拿到法官的裁决书后,走出院长办公室,在一众保镖的陪同下准备离开医院。 冰冷的皮鞋声回响在走廊中。 魏管家跟上他的步伐,一边问道,“但大少爷你在辩证会议上不是答应南宫家族那边了?” “哼,他们说要搬进我在浅水湾的住处。”陆白冰山一般的脸庞上面,扬起一丝讥诮的冷笑,“可没有说要搬进九龙豪墅,我也没有答应让南宫蔻微住进九龙豪墅。” 魏管家一愣,“大少爷,难道……” “马上去浅水湾再购买一座别墅。”陆白说道,“位置离第九区远一点,买好后,直接把南宫蔻微扔过去就行了,再安排人手给我监视着那个女人!” 魏管家顿时了然,马上停下脚步,朝陆白远去的背影鞠了鞠,“是,我马上去办。” 原来所谓的监护权是这么回事! 这反倒可以将南宫蔻微软禁在那,并且监视起来了! 这是南宫蔻微一定想不到的。 表面上陆白是同意了她的要求,但她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陷井在等着她。 魏管家没有再随陆白过去,因为陆白去另一座医院陪安夏儿去了,那魏管家自然得留下来和陆老爷子应付南宫家族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