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她一定很害怕吧!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21章 她一定很害怕吧!

第821章 她一定很害怕吧! 陆白没看他,“不必让厨房准备了,坐下吃吧。” 魏管家听明白陆白是让自己坐下跟他一起吃饭后,赶紧鞠下头,“不敢,我只是一名管家,怎敢跟大少爷同坐一桌用餐。” 以前陆白也从不喜欢跟人一起吃饭,当然,必要的商宴除外。 能毫无压力跟陆白吃饭人,估记也只有安夏儿了。 听天陆白这话,魏管家肥常震惊! 陆白似乎只觉无聊,“反正安夏儿也不在……坐下吧。” 仿佛,少了那丫头,他一个人吃饭都没趣了。 陆白都开口了,魏管家也不敢再拒绝 最后硬着头皮坐下去。 中途,陆白突然说,“你在医院去看过菁菁和小纹?” 果然问起了! 魏管家心都悬了起来,“是,大少爷。” “她们怎样。”陆白平静地问。 “小纹伤得较重,早上醒过一次,菁菁腿骨折了。”魏管家道,“他们估记都得在医院躺一阵子,她们都很懊悔,甚到说,如果少夫人出事了,她们也不想活了。菁菁还说,如果大少爷要杀了她们的话,她绝不会为自己求情……” 魏管家尽量将女佣他们的懊悔传达给陆白,以示两个女佣已经知错了,好替她们求个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安夏儿真的出事了,她们一个也逃不过。”陆白道。 魏管家脸庞僵着。 “吃。”陆白道。 被逼迫坐下来一道吃饭的管家只好拿起餐具,“是,大少爷。” 陆白继续问,“关于昨晚在车祸中的事,她们怎么说?” “……”魏管家顿了一下,被陆白的目光看得有点紧张,“她们说,中途要返回人民医院时已然来不及,当时车上了立交桥,调头的地方还有一段路。保镖打电话过来时,车祸就突然发生了。” 陆白拿着银质餐具的手在理料上方,停了一下,精明的他听到了关键词。 “他们中途要返回人 医院?” “……” 魏管家心底一凉。 突然发觉,纵使他这个管家做得再久,面对主人的质问,终究还是有心虚的时候。 他不该提起安夏儿他们要返回的事…… “好像是。”魏管家道。 陆白道,“为什么?” “这个……不太清楚。”魏管家道,“菁菁没有说,可能,是少夫人又想返回来听大少爷你解释了吧?” “我当时离开人民医院后,你说接到保镖的电话。”陆白缓缓抬起眼睛,看着他这个管家,“当时车祸途中,保镖应该没有时间打电话给你,他们打电话给你,什么事?” 就像每一句话他都可以找出漏洞! 魏管家尽量压下心头的冷汗,“保镖还没说完,只是说少夫人她——之后电话便断了。” 陆白看着魏管家,“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魏管家心头越发汗得厉害了。 但陆白了解他这个管家,一如魏管家了解陆白,陆白用完餐后拿起酒杯让女佣倒了一杯酒,“知道管家知情不报,是什么后果么?我可以扣你一年的工资,以及解雇你,这都算好的。” “……"纵使高级管家,也心虚得咽了一下。 陆白微微晃着杯子,看着里面晶莹的酒液。 这是从法国波尔多带回来的酒,当时他和安夏儿的蜜月,就像这酒一样美好。 “大少爷,目前,将注意力放在找少夫人上面吧。”魏管家道,“……确实有点事,但是,没有找少夫人重要。” 魏管家只能这么说了。 他不说,也是为了陆白好。 陆白不能再受其他打击…… “安夏儿的事对我来讲,都很重要。”陆白睨视了他一眼。 魏管家冒着冷汗,“大少爷……” “说!”陆白猛地睁开褐盯着他。 一是受了一顿饭,二是被威吓。 受到恩威并施的魏管家叹了口气,垂下眼睛,“大少爷,我是怕你听了伤心。” “伤不伤心是我的事。”陆白厉声道,“安夏儿的事,我不允许你们对我有半点隐瞒!” 魏管家无法再瞒下去,只好全盘托出,“大少爷……菁菁说,在昨晚那场交通事故之前,少夫人在车上流血了。” “什么?”陆白脸色瞬间变了。 “但大少爷,菁菁说并不确定少夫人是不是流产了,只是……”魏管家坚难地说下去,“在车上时,看到少夫人出血了而以。” 但一个孕妇流血了,离流产还会远么? 陆白手指握得发白,“所以他们想中途返回,是么。” “是。”魏管家叹息着。 “安夏儿不舒服,为什么不通知我?”陆白抬起冷厉目光看着魏管家。 “菁菁说当时在立交桥上车子调不了头,要立即返回也来不及了。”魏管家道,“保镖得知情况,已经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了,但电话里还没有说什么事,当时车祸就发生了,电话就断了,之后我便打电话给大少爷你了。” 陆白紧握着酒杯,手微微颤抖。 餐厅安静了下来。 陆白看着料理没有吃一半的餐桌,没有说话,半天,他拿起酒杯将一饮而尽。 没有想象中的暴若雷霆,以及伤心痛苦。 陆白只是一语不发地离开了餐厅。 魏管家看着他的背影,“大少爷,其实找回少夫人才是最重要……” 毕竟那种情况下,安夏儿又出血又出车祸,人没死都命大了。 陆白没有什么回头,回去卧室后再也没出来。 当晚,医院。 月光流水般从窗外照进来,将菁菁和小纹两人的病房照得透亮,菁菁心里想着安夏儿的事,一直睡不着,到了晚上才闭了一下眼睛。 菁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猛地看到一个身影坐在病房里。 “大少爷?”菁菁吓了一跳,撑着身子坐起来。 即使逆着月光,病房里没开灯,作为陆白多年的女佣菁菁自然也认得出陆白的背影。 能给人这样威压的人,实在没第二个。 “当时出事之前,安夏儿说了什么。”陆白说道。 他坐在窗边,背对着身后的病床,看不清他的脸庞,菁菁只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烟味。 作为一个以前清心寡欲,对生活有极高质量要求的男人,他身边的下人几乎未见他抽过烟,他平时也顶多喝酒。 菁菁看到陆白突然出现在病房里,已经震惊不已。 闻到空气中的烟味后,更加明白陆白现在的心情有多糟。 但比起害怕,菁菁心里的自责比较多。 “少夫人她……”菁菁想了想,“她当时的心情很矛盾,她既想相信大少爷,但又不想相信事实。” “她说什么。” “在人民医院时,少夫人说她一刻也不想呆在那座有南宫小姐的地方,我们陪她回做手术那边的医院,我们问她辩证会议上发生了,车上少夫人说大少爷你要把南宫小姐接回家去……” 陆白冰冷料峭的侧脸,笼罩在月色里,宛若刀刻的五官僵硬着。 唯独,看到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以及他眸底透出的不明的情绪。 “我们安慰少夫人,大少爷你那样做一定有原因。”菁菁手指缓缓握紧,“我们想要让她不要难过,但少夫人的心情很糟糕,她说不论大少爷接南宫小姐回去有什么原因,但大少爷你还是会接南宫小姐回去……少夫人接受不了,她很讨厌南宫小姐。” “……” “我们不知怎么安慰,只能说等大少爷过来解释清楚。”菁菁低着头,声音充满自责与难过,“当时车上少夫人一直在发抖,我们也是着急安慰她没有注意到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后来才发现少夫人身体很凉……她说她疼,我们才发现……发现她流血了……” 菁菁说到后面,眼泪直接掉下来。 虽然有保镖跟着,但安夏儿的身体状况,她们若能早一点注意到的话…… 这一点,她和小纹若是不说,没人知道,为了不让陆白过份怪罪她们,菁菁大可以不说,大可以将她们失职的地方掩盖过去。 但是,菁菁不想骗自己的心,魏管家说得对,她们确实有一定的责任。 “少夫人一定是心情焦虑不安,才导至出血了。”菁菁垂下眼睛,眼角是湿的。 陆白没说话,紧紧握着手,过了一会冷漠地道,“安夏儿若真的出事了,你们求情也没用。” “我知道……”菁菁哭着,“大少爷,如果少夫人真的出事了,我们会以死谢罪,但是,请大少爷将少夫人找回来,请不要轻易确定少夫人的死亡。少夫人若没了,我和小纹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魏管家应该告诉过你吧,谁在我面前提安夏儿死了,我就会让他死!”菁菁的话再次刺到了陆白那根敏感的神经,他冷戾的声音在空气中令人胆战。 “对不起……”菁菁赶紧低下头,“大少爷,我一时难过。” “继续说!”陆白压制着想杀了他这两个佣人的冲动,“昨晚那通交通事故的过程!” 陆白不在现场,他迫切想知道! 他当时不在安夏儿身边时,安夏儿怎样? 她是不是在哭,她一定很害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