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陆白手里的照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22章 陆白手里的照片

第822章 陆白手里的照片 “我们让司机调头回去,保镖在打电话时,前面一辆车就飞起来了。”菁菁道,“我们当时都惊呆了,看到前面一辆大货车横扫过来,之后我们那辆车也被货车扫飞了……我和小纹没系安全带,被甩了出来,醒过来时,我们那辆车正卡在立交桥的栏杆上,很多人在拉,但是,没有拉住,车还是掉下去了,当时,少夫人和司机,以及另一个保镖都还在车里……” 菁菁回忆当时的情景,越说越伤心,“当时,车卡在护栏上时,少夫人已经昏迷了,我喊她也喊不醒,眼睁睁看着少夫人和车一起掉进了海里。” 陆白透过菁菁的话,仿佛看到了当时的画面。 安夏儿昏倒在车内,渐渐下坠,最终沉没于海里的画面…… 陆白捏灭了夹在指间的烟头。 “没有早点查觉到她身体状况返回医院的你们,是该死。” 陆白走后,菁菁垂下头,低泣着。 他们少夫人若死了,那是一尸四命,那是她们以死也弥补不回来的损失。 —————— 陆白回到九龙豪墅时,陆老爷子从帝京赶回来了。 陆白回到看到陆老爷子坐在大厅里时,一点也不惊讶,甚至没什么反应,将外套扔给女佣后在陆老爷子对面坐下。 “你不是回帝京了。”他靠在沙发里,看着手指上的戒指。 他手指修长,骨节好看。 戒指戴在他的手上,说不出的高贵与高雅。 “没办法,怕你消沉下去啊。”陆老爷子叹道,“毕竟我陆家嫡系的子孙就你一个,你若是因为夏儿丫头出事了,就从此一蹶不振,那我就是走,也走得不安心。” “哼。”陆白唇角动了一下,“你关心的,只是陆家以及陆家子孙么。” “老人不关心子孙后代,关心什么?”陆老爷子笑笑道,“你若是消沉下去,那陆家一个顶级豪门会变成怎样,无法想象。” “你有没有问过安夏儿?”对于这个时候陆老还在提陆家,陆白很生气。 “我若不关心她的事,还亲自回帝京找最高公安厅的领导谈话?”陆老爷子沉声道,“但是陆白,你身为陆家的继承者,帝晟集团的总裁,妻子出事了你伤心归伤心,你也不能不管其他的事了。” “哦,你指什么事?”陆白冷笑。 “听说你几天都没有过问过帝晟集团了?”陆老爷子道,“你别忘了,那是你用十几年时间创造的商业帝国!” 陆白冷漠道,“我有秘书,我的公司不必你操心。” “但你现在这个精神状态,这个时候若是有人对付陆家,你能理智应付么?”陆老爷子说出他担心的一点,“夏儿丫头这次的车祸若是有人故意为之,在这个时候更要小心,不能让人趁机而入!” “他们有那个胆就来吧。”陆白莫不在意。 “陆家现在权势再高,也必须谨慎!” “你话说完了?” “陆白!”陆老爷子怒道,“夏儿丫头出事了,我也难过,我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如果查出是谁做的,我一定会替夏儿丫头和我陆家未出生的孩子报仇!” 陆白道,“你回帝京或美国吧,这件事我会处理。” “怎么处理?”陆老爷子道,“放下你所有的工作,去证明夏儿丫头还活着?” “你想说什么?”陆白冷冷地看着陆老。 “我过来后问过魏桐,也详细问过医院那具尸首的事。”陆老爷子皱着眉,“陆白,这场交通事故可能是人为,也许是你的敌人或陆家的敌人前来寻仇,但是,他们也很有可能索性就杀了夏儿丫头报复你。你要找夏儿丫头我不反对,毕竟我也想我的孙媳妇和曾孙还在世上,但是,你知道,那具尸首的信息跟夏儿丫头有多吻合,在那种车祸以及爆炸中的存活率有多低,你总要做好另一个心理准备!早点恢复状态做你的帝晟集团总裁!” 陆白脸色阴寒可怖,“你是说我妻子现在生死不明,我还要将这件事交给别人去处理,我自己回公司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还有谁让你问医院那具尸体了,谁说那是安夏儿?那不是安夏儿!安夏儿有身孕,那具尸没有!” 但陆老子必须让陆白做好另一个心理准备,“当时陪着夏儿丫头离开人民医生的女佣是不是说了?夏儿丫头可能在车上时就已经流产了?那尸首体内自然可能就没有孩子了!” “闭嘴!”陆白冷喝道,“我告诉你,安夏儿不会出事!” “我是你爷爷,你就用这态度对我?” “你是我老子也一样。”陆白冷笑,“再敢胡说,给我滚出去。” 不,他父亲对他来讲就是仇人,根本没必要用什么态度。 对这老爷子,他还存了一分敬重。 陆老爷子的脸色变化个不停。 一时间,似乎他们爷孙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明明上回陆白带安夏儿回陆家时,他们关系修复了一些。 最后陆老爷站了起来,告诫他,“你别忘了,你是陆白,是陆家的大少爷,是帝晟集团的总裁,你权倾商业,富可倾国,肩上负有太多责任。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夏儿丫头就是出事了,你也不能消沉!” “呵呵。”陆白再次笑了两声,“当年我妈咪出事时,你们也这样说,难道我妻子现在出事,你们也要我无动于衷?” 陆老爷子黑着脸,半晌,冷硬地说道,“我当然希望你能如此!” 他平时希望陆白能有人情味一点,跟家人态度不要那么凉薄,所以一方面陆老爷子感谢改变了陆白的安夏儿。 但他也希望陆白保持他冷血果决的那一面,那失去任何人他都屹立不倒,能以大局为重,以陆家和帝晟集团为重! 在这一方面,陆老爷子每每看到陆白对安夏儿的深情……他心里都隐隐地在担心。 对于陆老爷子的话,陆白只是讥诮翘唇,“你知道我和安夏儿将九龙豪墅称作什么?” “……”陆老爷子拧眉。 “家。”陆白道,“这是我们的家,陆家对她来说,只是我的家罢了,她为什么不把陆家当家?” 陆老爷子的脸色越发难看。 甚至带着一丝薄怒。 “是因为陆家没有给她安全感,你们没有给她温暖,你们只是将她当成是我的妻子。”陆白道,“就像你给她的那一个亿红包,是因为她怀了陆家的骨肉。” “那陆家和我已对夏儿丫头不薄!” “那你们对她的重视程度,会像重视我一样?”陆白讥讽道,“不会吧?那换一个说法,如果这次出事的人是我,你能保平静么?” 陆老爷子脸色非常复杂,“这没有可比性。” “陆家嫡系唯一的大少爷出事了,你不会平静。”陆白替陆老爷子回答,“所以我妻子出事了,我自然也不会平静,因为安夏儿也是我唯一的妻子。” “……” “她对我的重要性,一如我对于陆家的重要性,我是不会接受她死了。”陆白脸色完全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起身往楼上走去。 陆老爷子面色从未这般难看过,作过经历一辈子风云的长者,什么他没见过。 发生什么事,他都能云淡风轻面对,以爽朗的笑容回应。 但唯独陆白这一番话,让他失去了平时的淡定。 看着陆白甩下脸离开,陆老爷子回头叫住他,“陆白,好好考虑我刚才说的话,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值得你迷失自己!” 陆白没有回头,走上铺着华美地毯的楼梯。 “还有一件事。”陆老爷子眉头皱眉,问道,“你让阿瑞斯去西莱了?这个关头你让阿瑞斯去西莱做什么?与夏儿丫头的事有关系?” 陆白的脚步停了下来,“魏管家跟你说了?” “我是‘美利坚商会’的顾问,你让阿瑞斯去哪了,自然有消息传到我耳中。”陆老爷子道,“我再问你一遍,夏儿丫头是不是与西莱有什么关系?” 陆白皱了皱眉,“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陆白!” 陆老爷子发出震怒。 但对于这个问题,陆白并没有给陆老爷子面子。 陆老爷子从九龙豪墅出来后,候在车门外边穿黑色中山装的马仔打开车门,“陆老。” 陆老爷子深深地合上眼睛,压下怒气,不让自己被气出老年病来,“让人去西莱国,盯着阿斯城他们的动向。” “是。” 陆老爷子再次睁开双目,眼中满是威戾。 就算陆白不告诉他,只要盯着阿瑞斯他们,总能知道陆白派人去西莱的目的! 魏管家回来后,陆白正在安夏儿的工作室里,看着几张照片…… 照片上,是小女孩。 魏管家敲了两下门,陆白低道,“进来。” “大少爷,陆老走了?”魏管家进来问道。 陆白放下照片,“我没有跟长辈住在一起的习惯。” “大少爷,我不是那意思。”魏管家道,“陆老好不容易来九龙豪墅一趟,他又是长辈,好歹招待一下。”<span style='display:;gfbmmjd6vtlsadjnamr7x+cajfrxml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mt6m4khqwjra== “你还怕那老爷子出事?”陆白笑了一下,“整个国内除了我也没人敢得罪他,闲着没事,过来干涉我找安夏儿……我还用得着留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