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掠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30章 掠夺!

第830章 掠夺! “安夏儿小姐你对陆白真是情深意重。”南宫焱烈调侃道,“陆白要将微微接进你们的住处去了,你依然口口声声念着他,期望他来救你?” “闭嘴!”安夏儿眼睛更红了,“他是我老公,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不期望他期望谁?” 泪水飞洒出去,哭湿了她头下的黑发。 她努力不去想南宫蔻微的事…… 可就算那样,她也只有期望陆白了不是么?她现在除了陆白还能依靠谁? 自从她离开安家嫁给陆白后,她唯一能信任和依然的人只有陆白了。 “我还以为,他做了让你那么难过的事,你应该会想着离开他了。”南宫焱烈显然关注着南宫蔻微和安夏儿的那场辩证会议,“如果是这样,我还想说我可以帮你,帮你离开他。” “不需要!”安夏儿抽泣着,“不需要你做多余的事!这是我和陆白的事,我再伤心,再不明白,我也可以让他给我一个说法一个交代,不用你多管闲事!” “你不需要我带走你,可我这边却需要你,安夏儿小姐。”他平静地说着残忍又带着几分暧昧的话,“还记得上回我带你离开陆家时说的话么,你跟着我,不会比你跟着陆白差。” “滚。”安夏儿咬着唇,“我不会与混蛋为伍。” “可我并不讨厌安夏儿小姐你。”南宫焱烈笑道,“你越拒绝我,我就对你越发感兴趣,我会把你变成我这边的人,让你对我忠心。” “你在痴人说梦!” 安夏儿艰难地说着狠话。 痛…… 她越生气,肚子越痛。 她咬着牙看着面前这个两次要带走她的男人,“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想带我去哪里……我现在是一个孕妇,你想要什么美人没有,何苦染指别人的老婆。” “这三千世界,确实什么女人都有。”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企图与掠夺,“但让我满意的女人,却没几个,我原先也没有想过会对安夏儿小姐你有什么想法。但上一回在那上‘赌王号’上的权贵峰会上,我知道,我很满意你。” 又是这一句话。 莫明其妙又轻挑! 他的调戏,让她恶心…… “你的想法很恶心!”安夏儿颤抖着唇,“我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带走我你有什么好处?只为了对付陆白?” 南宫焱烈看着面前这个心已经归于陆白的女人,眸底浮现一丝寒冷和蕴怒……仿佛属于他的东西被他人下了先手! “我到底想做什么,安夏儿小姐,你会知道,不过眼下……”他看着她肚子的地方,“我不想让你怀着陆白的孩子。” 安夏儿一惊,“你想干什么?” “话面的意思,我身边这位是我的专属医生。”他冷道,“全能的医生,从外科到内科到妇科,我会让他拿掉你和陆白的孩子。” “不,不要……”安夏儿背后的寒气又冒了起来,仿佛听到了无比可怕的话,“你跟陆白有什么仇怨你可以找陆白,与我与我的孩子无关,你凭什么伤及无辜!” “因为你是他老婆。” 安夏儿害怕地摇着头。 “以及,因为你是……”南宫焱烈眼神阴沉了一会,唇边蓦地一笑,“我的。” “不,你不能这么做的。”安夏儿道,“你要是敢拿一我的孩子,我会杀了你。”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南宫焱烈道,又问了一声身后的医生,“她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做?” “人流的话,随时。”医生说道。 “我杀不了你我可以自杀!”安夏儿顾不上肚子的疼痛,竭尽全力地愤怒道,“你既然千方百计将我从陆白那带走,你一定不想我死吧?我发誓!你敢拿了我的孩子,我会自杀,对我而言,失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没有脸再回去见陆白……” 听到她提陆白,南宫焱烈黑得可怕。 这个女人,真是一心扑在了陆白身上…… 在z国帝京的‘梅林’时,陆白的话再次浮上他的耳边: 南宫焱烈抿着唇,额边的青筋突了出来,他那只曾被陆白划伤的眼睛……仿佛又痛了起来! “确实。”他压制着心下的怒火,“我确实不想让安夏儿小姐你死,不过,你以为只要我不拿掉你的孩子,你就会没事?你感觉不到你的身体状况?” 安夏儿声音停了,身体开始瑟抖,“不,放我回去……” “医生说你的身体虽然回暖了,虽然现在孩子还在,但你真以为经过那场车祸又浸泡过海水。”南宫焱烈提醒她,“你真以为你会没事?我就算不帮你拿掉孩子,任由你这样下去,你也迟早会流产。” “不,不会的。” “但你自己流产了,不能保证会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别的伤害。”南宫焱烈道,“而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女人。” 没有因为流产而患上什么不育或妇科病,身体赢弱等毛病的女人! “变态,恶魔,不要脸的男人。”安夏儿找尽一切词咒骂这个人,“你跟你的妹妹一样,让人讨厌,你敢拿掉我的孩子试试看……” 不,这个男人比南宫蔻微还讨厌,还要卑鄙! 比起他的妹妹,他令人胆寒! 南宫焱烈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她,仿佛要残忍地击碎她最后的意志力,“不,你没有任何能力对付我,你就算站在我面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现在躺在手术台上,是任我刀俎的鱼肉,放弃吧,安夏儿小姐。” “那你无法阻止我自杀,一个人要死,总会有办法。”安夏儿威胁他,“我会绝食,我会撞墙,我会抑郁而死……你得不到完整的我。” 无论这个男人要她做什么,安夏儿明白,他一定不会让她死。 她只有以她的性命威胁他! 或许安夏儿的话,终于说中了南宫焱烈的顾虑,他眯了一下眼睛,“哦,既然你那么不想我让医生拿掉你的孩子,那你就躺在这等着自己流产吧,这样,你的孩子总该不是我让人拿的,是么?” 安夏儿眼睛又猛地放大,她想到现在的身体状况,估况…… “不。”她惊恐地看着南宫焱烈,又看着他身后的医生,“救救我的孩子……” “安夏儿小姐,这就不在我需要做的范围之内了,我怎么可能会救你跟陆白的孩子?”伴随着南宫焱烈阴邪的笑,他任安夏儿躺在手术台上等着流血似的,离开了手术术。 医生站在一边,看着安夏儿。 这医生眼睛是浅浅的颜色,没有亚洲人眼睛的深邃,安夏儿看不出他是用什么眼神看着自己。 “医生……”她伸出洁白的手臂,渴求地望着这医生,“救救我的孩子……” “求我没有用。”他用英语冷硬地道,“你应该去求我们少主,我只听命于他。” “不,我不能失去孩子……”安夏儿眼睛里漫上绝望的色彩。 “不过安夏儿小姐你又何必强求。”医生说道,“你怀着这三胎,对你本身就有风险,你和陆白不可能没听医生说吧?你就算不拿掉这一胎,也必须做减胎手术。” “不,我要生下他们。”安夏儿轻轻地抽泣着,“帮帮我……” “我不会帮你。”医生说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做减胎手术也不行了,你现在的身体太虚弱,肚子里的胎儿经不起手术,你不做安全的人流就只有两个选择,躺下去等着流产,以及,我们少主同意帮你保胎。” “不可能的。”安夏儿摇着头,“我经过了这么大的事,我的孩子都还在,我不会流产的。” 这个医生毫不客气地道,“那请问,你之前没有出现过什么不好的症状,像腹痛,出血?” 安夏儿眼神定住了。 “我想应该有。”他道,“我们将你从海里捞起来后,护士脱去你的衣服帮你做保暖措施时发现你的衣服上有血。或许你在出车祸之前就已经动了胎气,那是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就算不帮你拿掉孩子,不马上保胎,你也挺不过今天。” 看着医生走出手术室后,安夏儿哭起来,“不,救救我的孩子……” 两个护士相继走进了手术室,冰冷地看着挣扎在手术台上的安夏儿。 …… 驾驶舱内,机长和副机长正密切关注着航线。 南宫焱烈看着驾驶舱绝佳的视窗外,那些飞逝而过去的白云,已经离开了z国。 “少主,请问是回意大利吗?”机长用意大利语恭敬地请示。 “少主,您的咖啡。” 美丽的金发空乘小姐递上托盘上的咖啡。 在南宫焱烈的私人客机上,包括机长,空乘人员等,自然全是南宫焱烈的人。 南宫焱烈闲雅雍容地坐下,戴着暗红色手套的手接过咖啡,心机地一笑,“不,如果我是陆白,发现他老婆不见了,第一件事肯定让人盯着意大利那边。” “那改变航线去西莱?”机长又问道。 “……”南宫焱烈眼眸深了一下,“不,先绕个远路去先别的国家,这个时候也许陆白也会让人在西莱等着吧。”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们的人,是敌人!

上一篇   第829章 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