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保胎的条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32章 保胎的条件!

第832章 保胎的条件! “如果是这样,那陆白是在警告少主和南宫家族。”医生分析道,“他如果步步紧逼而来,少主要想个办法了。” 作为跟在南宫焱烈身边的医生,一样会分析情况,差不多就是南宫焱烈身边的半个军师了。 而这个医生,以前是个黑医! “办法?”南宫焱烈拿餐巾擦了一下手,扔下,“把那份我之前准备的协议拿来。” “少主,你是要现在……” “既然陆白已经发现安夏儿不见了,他会来找是自然的,即如此,那我就再给他另外一份‘礼物’吧!”南宫焱烈话落,从餐桌边走了出来。 “是,少主。”医生回应着,“我去拿。” 南宫焱烈在医生的陪同下,再次来到手术室时,已经隔了三个小时。 “少主。”两个看管安夏儿的护士低头打招呼。 “出去。”南宫焱烈看着那个卷缩在手术台上的安夏儿。 “是。” 两个护士退了出去,关上门。 手术室白炽灯光下,安夏儿皮肤莹白如玉,黑发宛如水墨画一般泼在白色的垫单上,美丽柔弱。 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滑落着,晶莹地滴在垫单上。 似乎为了节省力气,又或者,她已经没有力气叫了,她抱着肚子卷缩着,轻轻瑟抖着躺在手术台上,被子往下滑落了一点,露出她圆润白皙的肩头。 即使她结婚了,依然纯洁得像个圣女,仿佛不染世间污垢! 南宫焱烈眼神黯了黯,从她身上移开,唇边带起一味笑,“童话里说,公主的眼泪都会变成珍珠,安夏儿小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即使哭泣的样子,也一样迷人?” 安夏儿没理他。 既然这个男人并不答应救她的孩子,她也没必要理他。 见她不说话,南宫焱烈换一个听着比较温和的语气,“既然安夏儿小姐不愿跟我聊其他的,那我们来谈一个你感兴趣的话题吧?你是不是想要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 安夏儿缓缓睁开眼睛,唇边溢出一丝悲凉的讽刺,“怎么……南宫先生你要大发慈悲帮我保住孩子了吗。” “可以。”南宫焱烈破例天荒地答应她,“我可以帮你保住孩子,我这里也有优秀的医生,办得到。” “……” 安夏儿睫毛动了一下,缓缓转过眸子看着他。 南宫焱烈那张极具男性魄力与魅力的可恶面孔上,意味不明地扯了一下唇角,“但我有一个条件。” 安夏儿发干的唇缓缓地动着,像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什么……条件。” 她想要保住她的孩子。 不论怎样。 哪怕等她生下孩子后,要她去死。 南宫焱烈向身后的乔伊医生伸出手,医生将一份文件递到了他手上。 以安夏儿疑惑的眼神中,南宫焱烈扬了一下他手中那份文件,“安夏儿小姐,这是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是申请你和陆白离婚的文件,你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按上手印……” “休想!”未等他说完,安夏儿瞪大了杏眸,愤怒地看着这个男人,“你想让我跟陆白离婚,好让你妹妹有机会跟陆白在一起吗?你别白费心思了!陆白不会喜欢蔻微!” “还有这算什么?”知道南宫焱烈答应保住她孩子的条件后,安夏儿情绪又变化了起来,她声音都在颤抖,“我为什么要跟陆白离婚,你觉得我会签么?我会答应你么?” 不。 她不会和陆白离婚,她答应过他的…… 当时陆白以无比冰冷的眼神盯着她。 她立即发觉自己说错了话, 生活中的一句平常话,一份寻常的玩笑,也会变成了至死不渝的承诺。 “你觉得微微没有机会跟陆白在一起?”南宫焱烈憎恨看到安夏儿对陆白的爱,看到她反应这么大,他越发想打击她,“不见得吧?现在陆白不是将微微接进浅水湾了,只要你和陆白离婚了……” “不会,他才不会喜欢南宫蔻微。”安夏儿摇着头,“他也不会跟我离婚的,你让我签了也没用,陆白不会签的!” “这个安夏儿小姐就不必考虑了。”南宫焱烈道,“夫妻其中一方申请离婚,只要你们分居两地两年以上,会自动判你们离婚了。”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安夏儿哭得几乎失去了声音,哭得身体都在抽搐,“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拆散别人你很开心么,对你会有什么好处么,为什么……” 南宫焱烈像欣赏宝石一般,看着她哭泣的莹亮的眸子,点头,“对,拆散你们我会很高兴,对我亦会有好处,至于什么好处日后你会知道。” “不,我不签。”安夏儿泪水模糊了眼睛,“你不用痴心妄想了,陆白会找到我的,我们不会分开两年……我们不会离婚。” 对于她的执念,南宫焱烈开始不耐烦了,那两份离婚协议啪地摔在她旁边,“你如果现在想要保住你的孩子,现在就给我签了,我没什么耐心跟你耗下去!” 安夏儿看着那白纸黑字,正式的离婚协议,心都要碎了。 “为什么……”她咬着唇,“你们要这么做……” 乔伊医生有些惊讶,他原本还想着南宫焱烈为什么这么早就让安夏儿签这份离婚协议,因为安夏儿根本不会答应。 原来,南宫焱烈要用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挟她答应。 “这个世界上,没有凭空而来的好处。”南宫焱烈冷酷地道,“安夏儿小姐,你想要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这就是唯一的条件。” 他又看了一下表上的时间,“而你没多少时间考虑,把我的耐心耗光了,你事后来求我也没有用了。” 是的,他现在就是想拿这份离婚协议去气陆白。 既然陆白已经发现了安夏儿没死。 那他也没必要再藏着这个消息,如果陆白刚发现他老婆没死,却又接到了他老婆签下的离婚书……这想必,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吧? 南宫焱烈带着丝阴邪而绅士的笑,拿起一支钢笔递到安夏儿面前,“安夏儿小姐,为了你的孩子,签吧,有些事你需要作出一些牺牲。” “我不签……”安夏儿哭着。 “那你是不想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南宫焱烈脸黑了。 “我想……”安夏儿哭泣着,肝肠寸断。 “那就对了。”南宫焱烈将笔递到她眼睛前面,冷冷地发出一个催促的音,“嗯?” 安夏儿手指紧紧握着,她没有选择。 她拿起那支外壳冰冷的钢笔时,感觉像拿起了一把斩断她和陆白婚姻的剑,手肘撑在手术台上,垂着头,眼泪滴在面前的离婚协议上,“我若是签了,你反悔了,不帮我保孩子……怎么办?” “安夏儿小姐。”南宫焱烈走到旁边,“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你要想保住你的孩子,你只有签下你的名字。” 没有商量的余地…… 安夏儿安慰着自己,就算她签了,陆白也不会签,陆白一定会找到她,他们不会离婚的。 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颤抖着手在上面写下她的名字,一笔一画,像刀尖刻在她的心上,鲜血淋漓地痛着,大概比自杀还痛苦。 但她不能自杀,她肚子里还有三个小生命…… 无论陆白将南宫蔻微接回浅水湾的事情,让她有多伤心,但在这一刻,她也为自己签下这个名而愧责着自己,因为她答应过陆白,他们不会离婚的。 她答应过她的。 但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她还是食言了。 她想象得到,如果陆白看到她签下的名字,他会有多生气,她会把陆白气成什么样子……但她没有办法,她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们的孩子。 “原谅我……”落下她名字的最后一笔,笔从她手中滑落,她像崩溃一样大哭起来。 南宫焱烈没有回头,对医生说道,“给她按手印。” 医生拿着事先准备的红泥过去,拿着安夏儿的拇印沾了并按在她签下的名字上,一封具有法律效应的离婚协议申请,生成了! 南宫焱烈拿过那一式两式的离婚协议,终于满意了,“安夏儿小姐,你的决定保住了你的孩子。”又对乔伊医生道,“那就帮安夏儿小姐保胎吧。” “是。”医生应着。 在南宫焱烈走出手术室时,身后安夏儿突然抬起她泪水漫延的脸庞,愤恨地盯着这个男人,“南宫焱烈,如果我的孩子没有平安生下来!我发誓你什么也不会得到,包括我!” 仿佛是她心灰意冷又死一般的决定! 南宫焱烈在手术室外面的门口停了下脚步,但没有回头,继续走了。 护士走进手术室关上门,“乔伊医生?” 这个乔伊医生虽然跟着南宫焱烈好事坏事兼做,但医术却不容置疑,接到南宫焱烈的指令,他开始为安夏儿诊断,保胎,“量一下她的血压,体温,先注射一支黄体酮,安夏儿小姐你如果不怕死的话也许可以生下这三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