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谁敢离他的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33章 谁敢离他的婚!

第833章 谁敢离他的婚! 南宫焱烈从手术室出来后,站在飞机巨大的舷窗前想到安夏儿的话,眼神暗了暗。 仿佛在思虑着安夏儿的话,又似乎在预谋别的…… 近两米高的欧洲大块头保镖像金刚一样站在他身后,面色极黑,穿着黑夹克戴着墨镜,光头上面有一些可怕的伤痕。 若不是这保镖穿戴得讲究,仿佛就是从监狱中逃出来的重刑杀人犯! 视人命如草芥的冷血杀人工具! “要我保证她的孩子平安生下来?真是荒谬!”南宫焱烈焱眼神阴森冷漠,说道,“难不成我现在还要替陆白保孩子。” “那等她的孩子生下来,杀了陆白的孩子。”南宫焱烈身后的保镖残忍至极的说道。 “这确实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报复。”南宫焱烈声音轻雅,却带着比他保镖更加令人战栗的寒冷,“比起孩子生不下来,更令人崩溃的是生下来就被杀死吧。” “是。”保镖说道。 “克勒你真不愧是非洲号称的杀人机器。”南宫焱烈嘴角带着残虐的弧度,“总是能想出最为残忍的方式。” “是。”保镖机器一样回复着。 令人头皮发麻的对话。 但南宫焱烈显然有更想贪图的东西,“虽然用这种方式报复陆白,淋漓畅快,能一举报了我左眼之仇,但安夏儿知道我杀了她的孩子会更恨我吧,这会成为我得到她的障碍!” “少主想什么时候得到她都可以。”叫克勒的保镖头子说道,“她现在在你手上。” 南宫焱烈嘴角带着一点弧度,转身从舷窗边往回走,“不,你不懂,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很简单,但那不会有太大的成就感。” “少主想怎样,请吩咐!” “你做不了什么。”南宫焱烈道,“我要让她背叛陆白,连同她的人和心,一起夺过来,这种征服与掠夺才够让我有成就感。” 仅只是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满足不了他! “少主想得到她的心?”克勒道。 “不能理解吧?” “是。” “在你们这些不解风情的人看来,心这种东西根本没用。”南宫焱烈道,“不过要让一个陷入爱河的人痛苦,夺走他的女人和他女人的心,这是最致命方式。” 陆白肯定很爱安夏儿,南宫焱烈清楚。 不然陆白就不会结婚半年后,才公布婚讯,将他的妻子藏了那么久…… 可对他们这种人来讲,一切让他们动感情的人,不论朋友家人还是爱人,都将成为他们的软肋,成为敌人的目标! 南宫焱烈看着手中安夏儿签下的离婚协议,带着一丝让人心里发凉的叹息,“如果想保护着你的妻子不受到别人的攻击,那就一直隐婚下去嘛,为什么要公开,陆白?” “少主,要怎么将这份离婚协议送给陆白?”克勒说道。 “当然是让民政局寄给他。”南宫焱烈举手中那两份离婚协议一举,“下午飞机在荷兰降落,找当地人将这份离婚协议寄到z国s城的民政局,之后换一架飞机离开。” 断绝让人追查到他的行踪。 “是。” 克勒拿起他手里的离婚协议,无表情地转身而去。 南宫焱烈刚在脑子里计划了一下后面的事后,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是专门定制,不是市面上的任何一个牌子。 手机响了一会,他拿起看了一下这个来自西莱国的电话,才接通,带起一点微笑放在耳边,“真是难得,你会亲自跟我打电话。” “重要的事,还是直接沟通吧。”电话里的声音轻轻扬扬,像在安静到奢华的氛围中所传来,带着一丝异国的口语英语: “有人潜进西莱王宫查探你的消息,负责宫延廷守卫的第一骑玛尔斯发觉到了对方的潜入,但没有抓到人。” “是么。”南宫焱烈道,“连玛尔斯都没抓到人,那种训练有素的程度,来头不简单吧。” “麻烦。”对方叹息着,“什么人我没兴趣,现在玛尔斯问罪来了,总之下回再敢潜入我的王宫我会切下对方的头颅。” “那可能太难,潜入西莱王宫估记是陆白的人。”南宫焱烈道。 “不要想办法刺激我,南宫。”电话里的人道,“你们的恩怨你自己去解决,将陆白的人引到了西莱,也是你的责任,你不解决干净以后就不要跟西莱王室来往。我这边想要的,只是照片上的人,跟那个陆白敌对没有必要。” “尤菲里奥亲王真是绝情。”南宫焱烈带着一丝笑意道,“咱们多少年的友情了?不是我,你们也找不到她。” “电话里闲话少说。”电话里的人道,“两件事,你不在西莱王宫的消息想必已经走漏了,没办法帮你继续瞒住外界,另一件事,人你什么时候送过来?” 南宫焱烈走到暗红色镶宝石的真皮沙发上坐下,不急不徐地道,“这个,出了点意外,恐怕一时半会不能送去。” “你想坐地起价?” “那倒不至于。”南宫焱烈道,“我的条件就是你们必须将她许配给我,至于其他的,我对西莱王室没有过多的要求。” 说是没有要求。 但只要西莱王室将安夏儿许配给他了,那南宫家族就等于跟西莱挂上钩了,跟这个富裕的国家王室有了联亲的关系好处多得是。 “那是什么意外?” “她怀孕了。”南宫焱烈说。 “……”电话里仿佛消音了。 南宫焱烈叠着腿,戴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搭在膝上,“两个选择,一是把她的孩子拿了,简单了事但如果他日被陆白发现,会有更麻烦的后果;另一个选择是,让她生下来,再把她送去西莱。即将当上下一任国王的尤菲里奥亲王,你的选择是?” “你已经有选择了吧?南宫。”电话里的男人说道,“我时间最多再等半年,半年之后,解决掉她的一切麻烦给我送过来。” 电话对面的人,仿佛多一句客套的话都觉麻烦,直接挂了电话。 南宫焱烈目光带着筹划,缓缓地道,“行,尤菲里奥。” 陆白的商界势力太过庞大,欧洲四个金融贵族有两个是站他那一边,连z国政军两界的人都可调动,只是让尤菲里奥知道安夏儿怀孕了,对方肯定会说把她孩子拿了。 他只有说拿掉安夏儿的孩子,将来会惹上陆白那个敌人,西莱王室才会有所顾及。 但其实是他刚答应安夏儿会给她保孩子,他要得到安夏儿,眼下在她面前就不能将坏人都做绝了……起码他要让安夏儿认为他是个守信的人! ——这女人以后才会受他挟制! —————— z国,gdp第一的国际大都市s城,高级富豪区浅水湾。 陆白看到那份从民政局寄来的离婚协议,猛地摔在地上,“从哪寄过来的?” 魏管家看到上面有安夏儿的亲手签名,也震惊不已,“大少爷,是从s城的民政局。” “我问是从什么地方寄来?”陆白脸色阴沉可怖,“他们会自己到s城民政局?” 想南宫焱烈的人也不可能还留在z国! “大少爷,问过了。”魏管家也被陆白吓得心脏微颤了起来,谨慎地道,“民政局的人说,这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是从荷兰寄来的,但寄件人是匿名,可以派人再去荷兰查一下这份邮件的寄件者,当地邮局总有监控记录……” 裴欧刚好过来跟陆白说另外一件事,听到这道,“不必了,他们若想要隐匿行踪,也不可能留下痕迹供别人查,他大可以给点钱找一个当地人寄。” 陆白负在身后的手紧握着。 冰山一般的面庞带着冬夜里的寒冷! 想到安夏儿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她的名字,他整个人无法冷静,他们吵过那么多次,他都没有想过要跟她离婚……如今竟然是她先在上面签了名! “陆白,你也冷静一点。”裴欧道,“如今他把安夏儿小姐签的离婚协议寄过来了,无非就是想气气你,但这无形中也暴露了一点,那就是安夏儿小姐真的在他手上,虽然他不会承认。” “还要他承认?”陆白嘴角动了一下,“做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他如今是间接想用安夏儿在他手上的消息威胁我吧?告诉我我不要再对南宫家族下手?” 这个时间,南宫焱烈肯定是知托雷和布鲁尼坠机死了的事,怕他既然对付南宫家族,一是寄安夏儿的离婚协议过来气他,二是警告安夏儿在他手上,让他陆白不要再轻举妄动? 想到这,陆白声音带着隐忍,“胆子不小。” “胆小的人,就不敢惹陆白你了。”裴欧道,“但也有另一种可能,你已经让人查探到了他不在西莱和意大利,并且全面在追踪他,他被迫要有下一步行动……” “大少爷,是。”魏管家看着被陆白摔在地上的那一份离婚协议,“而且,少夫人一定不是自愿签下名字。” “还用说?”陆白沉声道,“我和安夏儿说过,不会离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 他手握得更紧了。 结果,她签下了离婚协议。 ……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签下的。 南宫焱烈又如何逼她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