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祈雷的机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38章 祈雷的机智!

第838章 祈雷的机智! 是的,他想用陆白创造的产品,去改动安夏儿的记忆—— 这对陆白来讲,是最狠的报复! “南宫先生,我已经尽力了。”祈雷咽了咽。 “加上这次我不在南宫家族的消息,除了你,没有谁会泄露出去。”南宫焱烈眼神如同寒剑一般盯着他,“利威廉也刚从z国回来,据利威廉所说,在微微将这个消息告诉陆白之前,陆白那边就已经派人在打听我的下落了,南宫家族的保镖或下人,没这个胆子,就你跟陆白那边有关联,你还想否认么?” “南宫先生,不是我。”祈雷坚定地道。 “少主。”利威廉道,“我早说过,此人信不过,他上回能在陆白那边出来就可疑,作为一个商业间碟若是被陆白发生了,怎么可能会放他走!” “是陆少夫人为我求情,我和陆少夫人是同学。”祈雷解释说。 “那也是你单方面的说辞。”利威廉道。 “利威廉管家,你的猜测也没有证据。”祈雷说。 “这不用证据,谁都分析得出来。”利威廉说,“陆白怎么可能放走一个商业间碟,我看他是故意放走你,让你潜入南宫家族这边。” “利威廉管家,你们误会我了,南宫先生,请你相信我。”祈雷道,“我为了投靠南宫家族,已经休学了,再也没有跟z国的任何人联系过了,包括……我奶奶。” 南宫焱烈在前面左右走动着,像听着祈雷与利威廉的对话,又像是在考虑他们谁说得对。 虽然这个质疑,是他先提出来的。 最后南宫焱烈向后摆了一下手,阻止他们的话,“你们知道么,因为我不在南宫家族的消息过早的泄露,导致我这一趟的行动,受到了很多阻碍,总得来说,差点坏了我的事,回来的时候就在想,让我查出这个泄秘者,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断!” 内厅里的气氛都凝结了。 连壁炉中的火焰,仿佛也受他的戾气和压迫所影响,猛地一下摇曳起来! 南宫莞淳扫了一眼祈雷,脸上没有任何惊讶与意外。 南宫焱烈回来审判,这是自然的,他哥哥绝不允许南宫家族内部有判徒,他哥哥连做错事的管家都会严罚不怠! 而南宫焱烈在怀疑祈雷她也早就有所知晓,因为这个时间,按理来说应该是他们兄妹谈话的时间,是她向南宫焱烈汇报这段时间南宫家族事务的时间—— 顶多留利威廉以及克勒下来。 其他下人都谴出去了。 不可能留祈雷一个从外面投靠南宫家族的人下来,况且祈雷来南宫家族的时间太短,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南宫家族的百分百信任!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年轻人要遭殃了! “而你。”南宫焱烈又扫了一眼祈雷,“是最值得怀疑的对象,记得以前我第一次见陆少夫人时,她还向我问起过你。作为一个被陆白发现并抓住的间碟,陆少夫人还会问起你,着实可疑。” “安夏儿人太单纯。”祈雷道,“我当时只是随便编了几个借口,以及将我奶奶住院的事说出来博取到了她的同情,所以她就在陆白面前替我求情了。” 又道,“谁都知道,陆白宠她,所以才破例应了她的要求。” “利威廉说得对。”南宫焱烈道,“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毕竟得不到求证,最起码对于我来说,就算我的女人向我跪下求情,也没有用!” 最后一句话,语气徒然加重! 他眼角睨着祈雷。 在警他。 他南宫焱烈是绝无可能放过一个间碟! “南宫先生,我是清白的。”祈雷急道,“请你相信我!” “要让我相信,靠言语是不行的。”南宫焱烈坐下,整个人陷在黑暗华贵的沙发中,叠起的长腿踩着厚重的黑熊皮毛地毯上,眼睛睨视着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首先,你回答一下吧,你为什么要答应去照顾陆少夫人?按你的话,你已经跟z国的所有人和事情断绝了来往,包括你奶奶,为什么还要去照顾一个你曾欺骗过的女人?” 他一边不急不徐地说着,一边摘下手上的手套,左手中指上带着南宫家族徽章的戒指,右指拇指上带着流光的暗红宝石男戒。 利威廉回到南宫家族后,立即恢复了南宫焱烈个人的心腹管家。 来到南宫焱烈身后,恭敬地接过他脱下的手套。 并且从旁边拿过一个装着热毛巾的黑金碟子,递到南宫焱烈身边,“少主,请擦手。” 南宫焱烈拿起热毛巾,擦了一下手甩回碟子中,“回答!” 南宫莞淳看着南宫焱烈身后的利威廉,心下暗知。 以前南宫焱烈说给南宫蔻微安排了一个得力的管家,现在看来,这利威廉根本就是南宫焱烈的人,因为管家是只忠于自己所服侍的主人…… 如此看来,她哥哥也并不是百分百相信她妹妹南宫蔻微了,估记是让利威廉将南宫蔻微身边的情况一切汇报给他! 她哥哥的第二个原则,是绝不会相信任何人! “南宫先生,我也是个人,虽然利用了陆少夫人,但不想昧良心。”祈雷道,“我好歹跟她同学一场,以及她确实跟陆白求情放过了我,她这次被南宫先生带到意大利,又怀着身孕,想必是很不安,有一个z国以及曾经的同学陪她说下话也好,我当是还她一个人情,过去陪陪她。” “良心这种东西,值几个钱。”南宫焱烈高傲地道,“你不能昧良心站在南宫家族这一边,意思是说,你还保持着良知,知道自己曾经对不住她?” “……” 祈雷脸上已经失去了温度。 这男人果然是个阴谋家。 话里一丁点的问题,都会被他查觉出来,并且问到重点上。 “如果你是这么想,那你就极有可能心怀愧疚而转为背叛南宫家族,去抱陆少夫人的恩。”南宫焱烈说中了所有的真相,“用人的准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现在我对你有很大的怀疑,祈雷,我现在就可以让人处决了你,丢进台伯河中!” “过去!” 克勒钢铁一样的手一把抓住祈雷的肩,将他往南宫焱烈那边一推。 祈雷步伐踉跄一下。 到南宫焱烈面前才站稳。 他喘着气道,“那南宫先生如何才能信任我?” 走到这一步,他没有退路! 南宫焱烈谴退其他下人,却唯独留下他,估记就是怀疑了他要揪出他——他就算说他不去照顾安夏儿了,估记也难逃脱身! 意志动摇的人,更加令人起疑! 需安夏儿被带到了意大利,还没有查到她的下落,他也还不能走……他必须冒死留下来,想法查探到安夏儿的下落,以及确保她平安! “信任?”南宫焱烈冷笑,“在我这里,没有人可以取得百分百的信任!” “……” 如果没有穿外套,可以看到祈雷后背衬衫已经滴汗了。 南宫莞游微扬红唇笑着,看着这个令人意外的年轻亚洲人,“是哦,哥哥是不会轻信外面的人,你原与陆少夫人认识,你不拿出可以证明你立场的东西,今天晚上,会受到严重的处置。” “那我该怎么做。”祈雷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在所不惜。” 在南宫家族这段时间,他也一直摸不清这个南宫二小姐。 她是跟南宫蔻微立场对立的。 但她又十分忠心地替南宫焱烈做事! “这个就要问哥哥了。”南宫莞淳看向南宫焱烈,“哥哥,至于他还能不能用,请哥哥你下定断吧,或者,你要怎样才会继续让他留在南宫家族。” 南宫莞淳艳笑地看着祈雷,“毕竟看上去,他很想继续为南宫家族效力。” 南宫焱烈看着这个年轻的亚洲人,很干脆地道,“这样吧,你自己断去一指,就可以继续留在南宫家族以及我可以让你去陆少夫人那边,克勒,把刀给他。” 祈雷魂都一颤。 “是。” 克勒抽出一把随身的短刀,往祈雷脚下一扔。 刀身泛着寒光,映着壁炉的火,锋利惊人。 要割人头颅似乎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祈雷心脏颤抖了起来! 同时内心山呼海啸! 完了,这个逼装大了! 看来双面间碟真不是人当的,要人命……不,要变残废的啊! 也许他一开始就该表现得像个怂包,胆小鬼,也许顶多就被陆白那边的人给ko了,还死得痛快一点,他为什么要答应愿意到南宫家族这边来? “怎么?不敢动手?”南宫焱看着祈雷变白的脸,“还是不想动手?” “少主,都说一个人信念强以及坚定的时候,对自己下刀证明清白,是小事一桩。”利威廉道,“他不敢动手,表示他心里有鬼!” 放尼玛的屁! ……虽然他心里是有鬼。 不,是另有信念。 但也不用你这个在南宫兄妹之间辗转的管家来说三道四!祈雷心里狂吼着! “这么说……”祈雷缓缓抬起脸,眼神非常耽直地看向利威廉,“断去一指对于利威廉管家来说,是小事一桩了?刚刚南宫先生说过他不会百分百信任何一个人,利威廉管家何不断去一指向南宫先生证明一下忠心,同时,也向我这个后辈示范一下呢?”

下一篇   第839章 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