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跨国的视频会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57章 跨国的视频会谈

第857章 跨国的视频会谈 祈雷从远处跑过来,“夏儿!夏儿你怎样了?” 来到安夏儿面前,祈雷看着她低下头哭得满是泪的脸愣了一下,忙蹲下看着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别哭,什么都会过去的啊。” 安夏儿咬着唇,眼泪流进唇中,“祈雷,你帮我一个忙……” “怎么了?”祈雷担心不已,发觉出了什么事。 “如果我被他强暴了,等我生下孩子,你就杀了我。”泪水模糊了安夏儿眼前的视野,“我求你。” 即使她无法自杀,她也不会让他得到她。 祈雷愣愣地看着安夏儿,最后叫吼道,“你别乱想,不会发生那种事……” 南宫焱烈从花园出来的时候,像浑身上下都带着黑色的火焰,眼底的阴暗仿佛要抹杀掉一切似的。 女仆没有人敢靠近。 乔伊吃惊地看着他,“少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孩子能不能生下来?”南宫焱烈乔伊面前站定,几乎是咬着牙问出这个问题。 “至少会生下来两个。”乔伊道,“我在尽量给她补充营养,打安胎素,按有驳医学道德的方式让她尽量怀住。但上一次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胎儿的生长速度缓慢了下来,很有可能会停止成长,最终像大多数多胞胎那样,其中一个会被子宫吸收掉。” 正规医院的专业医生,力求于保住大人是前提,以及保证出生婴儿的健康,所以不会采用不被医学认可的不仁道的方式保胎。 但乔医是黑医,他根本不在意一名医生的医术道德,南宫焱烈要给安夏儿保胎,他就会用尽一切手段让她生下来—— 虽然这样生下,不知孩子会不会没事。 南宫焱烈咬着牙,不,他不想听到这个……他想听到的是她无法生下来! 她自己无法生下来那就与他无关了! 他要斩断她跟陆白的牵绊,斩断连接她和陆白的东西——孩子! “从现在开始,停止给她用药,停止给她保胎!”南宫焱烈道,“你要给她打针,就打营养针,我要她的孩子自己生不下来!听明白没有?” “……”乔伊一怔,“少主,你改变主意了?” 南宫焱烈脸色脸色乌黑地向乔伊扫视过去,乔伊马上低下头,“是,我知道了。” 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令所有人都猜测不到他会什么时候改变主意。 南宫焱烈走后,乔伊毫不意外地道,“果然,少主还是不准备让她生下孩子,我知道,这是早晚的……” 南宫焱烈同意让安夏儿生下陆白的孩子,本身就不可思议。 ————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的时间里,安夏儿并没有任何要流产的迹象。 南宫焱烈亦发焦躁。 想到那天安夏儿的话,她说每次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仿佛就会提醒着她要信任陆白,他就恨不得亲手了解了她肚子里的那几个孩子…… 想到这,南宫焱烈喝酒时的脸色都不好。 gk国际那边的大秘书致电过来,“南宫先生,帝晟集团的总裁秘书联系gk国际,说就蔻微小姐与陆白所谈的合作一事,陆白要跟你在视频会面上谈一下。” 南宫焱烈此时正在南宫家族的晚宴上,整个南宫家族的精英和长老会聚在宽宴的宴厅中,宴厅中摆了两张长长的餐桌,一眼望去,全是穿着高贵的意大利男士或女士,老者或年轻的人。 这个晚宴似乎其是南宫家族其他人发起的,而晚宴内容是让南宫焱烈无论如何也要将南宫蔻微救回来。 “少主,蔻微小姐是南宫家族的二小姐,落在别人手中这有辱家族脸面。” “陆白以‘照顾’她伤为的理由,取得了对她的监护权,实际就是监视权了,这确实难办,但是陆白这么做肯定是会提什么条件。” “无论如何,请少主问一下陆白那边有什么条件,将蔻微小姐救回来。” 听着这些南宫家族人的话,南宫焱烈阴底一层阴鸷而过,扔下整个晚宴上的人出去了。 南宫莞淳坐在离南宫焱烈最近的一个地方。 她回头对其他道,“哥哥出去接个电话,大家有什么意见,我们跟我先说。” …… 南宫焱烈出来后,无时不刻跟着他的克勒也跟着出来了,就像是他的一件武器一般从不离身。 “这是从帝晟集团发来的消息?”南宫焱烈问电话对面的人。 “是,南宫先生,是陆白的秘书秦修远亲自发来的致电话。”gk国际的秘书道。 “哦,他是想以公司的名义跟我谈了么?”南宫焱烈冷声笑笑。 “那南宫先生,你的意思要跟对方谈谈么?”gk国际的人深知他们与帝晟集团没有什么往来,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要合作的,“上回您让蔻微小姐作为gk国际的顾问去z国,难道,真有跟帝晟集团合作的意向?” “不,没有。”南宫焱烈毅然否认道。 “那您和陆白的视频会谈会,要拒绝吗?” 南宫焱烈唇角斜了一下,“不,gk国际与帝晟集团虽没有什么合作意向,但我和他却是有要谈的事情。” “那我马上安排。”大秘书接下南宫焱烈的指示。 南宫焱烈放下电话后,哼笑,“以公司的名义谈么?陆白。” 第二天,全球最大科技集团帝晟的总裁与欧洲金融巨鳄gk国际的南宫焱烈跨国际的首次视频会谈,马上惊动了环球新闻。 z国的媒体纷纷在采访陆白的秘书,关于他们会谈的商业方向是什么,而意大利的媒体也在采访gk国际的大秘书马里奥。 面对记者来到了gk国际外面,马里奥不得不出来统一用英语先回复媒体: “南宫先生和陆白这次的会谈只是在视频上会谈,会谈内容不公开,但作为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科技集团以及影响力大的财团之一,帝晟与gk国际的领导人会有商业上的会议,并不奇怪,请各方媒体不要随便揣测。” 媒体拼命闪着镜头,一边在问: “那南宫先生与那位陆白的会议,谈论的内容,果然还是商业上的问题吗?” “请问gk国际会与帝晟合作么?” “请问会谈成员,除了南宫先生和陆白,还有什么人?” “马里奥秘书能代南宫先生回复我们一下,以往都传闻gk国际与帝晟集团有不合的迹象,请问这次他们跨国际的会议,会改善这一点么?” 对于媒体层出不穷的问题,gk国际的大秘书马里奥暗下想:哪来的商业上的合作,想要gk国际与帝晟集团有什么商来上的合作只怕比登天还难,主要是两大公司的大boss都是敌人。 马里奥更听闻,不只是在商界,他们私下也有过节! 最后马里奥摆摆手,“刚说过,他们的会议内容不公开,没有南宫先生的授权我与不能代他回答媒体。如果有gk国际与帝晟合作的好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告之媒体,各位,告辞。” 马里奥退出采访记者的包围圈,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转身又回到了gk国际大厦。 gk国际的董事长兼ceo办公室内。 一身深蓝衬衫和红色马甲的南宫焱烈坐在视频显示器面前,段面的黑色领带中合了他衣着的颜色,凑成了丰富但又不杂的简易三色,绅士而又带着一丝艺术男士的气息。 意大利的男人总带着一股浪漫气息,不熟知他们的人,第一感觉总会觉得他们非常的绅士又富有品味。 在gk国际的南宫焱烈跟平时黑暗的他完全不一样,在公司里的他和在外界人眼中的他,就只是一个极少出现在gk国际的大忙人—南宫董事和南宫总裁。 此时与陆白视频会谈已经开启了。 当看到视频对面陆白那张冰冷华贵的面孔时,南宫焱烈隔着屏幕举一下手中秘书小姐递来的咖啡,“陆先生,下午好,您提出要跟我视频谈,这让我受宠若惊。” 陌生而客气,极有礼。 “我和南宫先生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说话,南宫先生不必要太客气。”视频中,陆白面色清冷地看着这个男人,“装得太过,就显得虚伪了。” “ok,那陆先生要跟我谈什么?”南宫焱烈放下咖啡。 咖啡只喝了一半,秘书小姐马上过来,端走了。 他喝咖啡,一定要在一定时间内,放下超过三分钟的绝对不会再喝。 而他在gk国际也有多个秘书,从管理公司各层的大秘书,到办公室秘书,再到会议秘书……总之这个男人一到gk国际,身后一大堆秘书跟着。 “南宫小姐上回说,她以gk国际顾问的身份来找我谈合作的事,我在这问一下南宫先生,这是你的意思?”陆白道。 南宫焱烈不紧不慢地道,“我妹妹不懂事,但总想来公司为我分担一些工作,如果她在z国给陆先生添麻烦了,还望陆先生海函。” “那就好。”陆白也道,“如果这是南宫先生的意思,我估记也得抱歉回绝,毕竟我跟南宫先生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也不相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