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她爱上陆白的代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63章 她爱上陆白的代价!

第863章 她爱上陆白的代价! 传统的拷问都不必了,只要有这种查探大脑记忆的产品,那无关对方本人的意识,都可以从对方大脑中窃取。 莫珩瑾看着前面正在忙碌着查探南宫莞淳记忆的几个人,“所以他是陆白,科技界无法替代的男人。” “就算不做总裁,他估记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科技天才吧。”裴欧又感叹说,“真是再强的男人,都会倒在爱情面前。” “感叹的话就别说了。”莫珩瑾看着那些人正在摆弄的记忆器的衍生产品,微微蹙眉道,“既然这还是实验品,具有危险性,你应该亲自过来指挥使用。” “我这没法过去好吧,我还在帝晟的‘未来科研组’!你又不是不知道安夏儿小姐失踪后陆白基本上不管什么事了!”裴欧不满地道,“不然我还想当场看下‘镜像’的实验成果。” “……”莫珩瑾叹息着垂下眼睛。 “‘镜像’虽没改动记忆的功能,但可以copy,你记得让人copy一段那个南宫二小姐的记忆回来,科研部长说需要人的实验记录。” 莫珩瑾应下,“行。” 他既然是陆白那边的人,就不能同情一个女人。 挂下电话后,莫珩瑾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他走到南宫莞淳旁边,蹲下看着这个美艳四射的女子,想起裴欧话,再强大的人都会倒在爱情面前,心想:“不,应该说,你在意什么什么就会成为你的弱点!” 就像这个南宫二小姐,对于她的亡夫…… 无欲者无敌啊!莫珩瑾感叹。 “可惜了,南宫小姐,你再怎么思念那个修文先生他也不会再回来。”莫珩瑾斯文地微笑着,对昏迷的南宫莞淳道,“我确实见过那位修文先生,在我当年刚留学回来坐上总裁一位时,修文先生也确实跟‘瑾年保险’有过投资项目,我也跟他吃过一次饭,不过……” 他眼瞳颜色微微深了一度,“我将角色说反了,我是当年跟他吃饭的那个老板,是我的司机送他去的机场。” “莫总。”裴欧派来的两个人看着他,“可以开始了么?” 莫珩瑾站了起来,“开始吧。” “是。” “不过。”他唇角带起不符他这张斯文脸庞的冷魅,“对方好歹是个女人,虽然辣了一点,稍微温柔一点吧!” “……是。” 虽然几个人不知道做这种记忆探测有什么好温柔,但看到莫珩瑾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几个人下意识地立即回应。 南宫莞淳被扶到墙边靠坐着,几个脑电波的感测触手贴上了她的额头两边,彩色的线,尤如丝带一般从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散开,接连到旁边的‘镜像’仪器再连接到笔记本电脑上,属于她脑中的一切记忆画面立即在电脑屏幕中由模糊到清晰渐渐呈现…… 时间从夜晚到拂晓,再到次日黄昏,晚上。 南宫莞淳躺在这间友人所开的pub贵宾房,过了一夜一天才醒来,而且是被手机来电给吵醒的。 她扶着微微沉重的头坐起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还被人盖上了被子,从身上完好的衣服来看,应该没有被人占偏宜。 “可恶,那个姓莫的……”想起昏迷前那个男人突变的语气和气场,南宫莞淳感觉自己上当了,那个男人绝不是个小贸易员而以。 她走到前面翻开手包看了一下,她的私人物品没被动过,一些信用卡和昂贵物品都在。 这让她更加生气! 大意了,听到修文的名字,她竟让身份不明的人接近了! ——而且对方目的不明! 她恼怒着,按着还有点发痛发沉的脑袋接起电话,“喂……” “莞淳小姐?”利威廉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了,声音……” “回去再说,什么事?” “你从昨晚就没有回来,今天少主找你,打电话跟着你的保镖,说你去了‘蓝夜’?” “……啊,是。”南宫莞淳拿起东西,向门口走去。 “莞淳小姐,偶尔去一下没关系,但请注意你的身份。”利威廉道,“目前少主跟陆白正在敌对着,随时都可能被对方的人接近,你怎能在外面过夜。” 南宫莞淳心情本不好,怒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在跟谁说话?” “……”利威廉默了一下,“抱歉莞淳小姐,我只是担心,请尽快回来。” 南宫莞淳挂了电话,心下暗骂着这个管家的无礼,走到门前大打开门! “你们都站着干什么?” 保镖站了一天一夜,见她出来松了一口气,“莞淳小姐,你终于出来了,刚才少主打电话来……” “我问你们站着做什么?”南宫莞淳生气道,“怎么不叫我?还有跟我过来的那个男的呢,他人呢?把他抓回来我要打断他腿!” “这个……”两个保镖面面相视,“莞淳小姐,那个男人没有出来过啊,你不是跟他一直在里面……”以为他们二小姐在那个男的在里面寻欢作乐,所以都不敢进去打搅。 啪!啪! 南宫莞淳两耳光朝这两个彪悍保镖脸上甩过去,“废物!人都跑了,我要你们跟着我有什么用,去把这里的经理老板都叫来,死也要给我将那个男的给本小姐查出来是谁!” 被骗的她羞怒不已。 但一时要找到一个亚洲男人并不容易,而且莫珩瑾他们早已经事先从房间的窗户外先走了,根本没有惊动门外的保镖。 —————— 陆白坐在窗前靠墙的沙发上,里面没有开灯,外面的光从他身后的窗外照进来,他逆着光,身躯像形成一道黑暗的剪影,轮廓鲜明俊美,但却散着着生人勿近的冷沉气息。 魏管家站在他旁边,也看到前面的人。 前面的人再次被头痛折磨着,一头棕色头发凌乱地披在身上,脸上一点妆容都没有,女佣正在喂她吃药,她迫不及待地抬起头…… “没有?”陆白如扇形般的浓密睫毛半垂下,听着电话,他瞳仁无比得冷漠冰冷,“她不知道安夏儿在哪?” “我刚跟珩瑾通过电话,说没有。”裴欧说道,“时间的关系,他们只查看了那个南宫二小姐最近一个月的记忆,安夏儿小姐失踪大概也就这些时间,但南宫焱烈那个男人应该是没有告诉过南宫莞淳,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安夏儿小姐的下落。” 陆白的唇角压了下去。 又蓦地扯动了一下。 “可以,够狡猾。” 竟躲过了一次他精密科技的记忆查探…… “确实。”裴欧说,“但我让珩瑾在意大利copy了一份南宫莞淳的记忆,在意大利他们要省时间,所以是加速看。之后再仔细看一遍那个南宫莞淳的记忆吧,也许是他们漏看了。” “是么。”陆白淡淡的两个字。 “那要再抓南宫家族的其他人试试么?”裴欧道,“珩瑾还在意大利。” “不必了,那个南宫二小姐都不知道的事,南宫焱烈不可能会告诉其他人。”陆白很明白,南宫焱烈生性多疑,他连妹妹都信不过,家里的下人又怎会知道,恐怕连管家也不会得知。 最简单的就是将南宫焱烈抓住,看他的记忆,但如果能抓到那个男人,也就用不着跟他周旋那么久了。 “那我继续跟进未来科技组这边,等珩瑾将东西送回后,再让人仔细看过一遍南宫莞淳的记忆,到时跟你详细报告结果。”裴欧说。 陆白原本并不想这么早启动‘memory’的衍生产品计划,但想在找安夏儿过程中起到作用,他还是同意了,因为用拷问或用催眠的方式从对方人的口中问出情报,已经不太现实了。 现在很多重要人物,无论是国家要员的守卫,还是富翁保镖,都受过严厉的精神训练,这种受过精神训练的人很难被催眠,也扛得住拷打。 起码,他陆白所有的保镖都是经过精神意力训练的人,被催眠了被抓了他们也不会吐出任何情报…… 陆白薄唇缓启,“随便你们。” “还有一件事。”裴欧说,“珩瑾说他在那个南宫莞淳身上放了微型定位器,她若是去了安夏儿所在的地方,一定可以知道。” 陆白缓缓将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 前面,吃下了止痛药的南宫蔻微披头散发地从地毯上爬起来,伤已经慢慢变好了,但后遗症却经常折磨着她。 “为什么……”她抬头看着陆白,“你为什么不叫医生给我诊治,这跟裁决书说的不一样,陆白你必须照顾到我伤好为止!” “对,你伤快好了吧。”陆白冷冰冰的字眼吐出来,“但后遗症并不在伤口的范围内。” “那是安夏儿砸伤我引起的!” “你最好别再提这件事。”陆白瞳孔中的颜色马上沉了下去,手紧握的沙发扶手,“不然我就会想起因为你的捣乱才让你哥哥带走了她,我会恨不得杀了你解恨。” “呵呵。”南宫蔻微笑起来,“陆白,我那么爱你……难道这就是爱上你的代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