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一线希望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68章 一线希望

第868章 一线希望 安夏儿愣愣地道,“对了,我还怀着身孕……我不能饿着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看着安夏儿开始拿起碟子,埋头下去吃东西,祈雷紧紧握起拳。 她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 每次提到她的孩子,她才会吃饭,仿佛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南宫焱烈上回的话对她的打击非常大,陆白对她身世的隐瞒,对她的伤害非常大,即使她试图着安慰自己,陆白那么做是另有原因。 但被关在‘莫古公馆’这个地方,面对着南宫焱烈的精神打击,已经将她这个孕妇的神经压迫得非常脆弱。 但偶尔安夏儿吃多了,又会开始吐,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开始孕吐了。 对此,她问乔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没有给我做过b超了,我要看我的孩子,我担心我的孩子。” 但乔伊对于南宫焱烈的吩咐是绝对的服从, “安夏儿小姐,少主说了停止给保胎,自然b超也不必照了,你能怀下去就怀吧,我现在只负责你的健康。” “说话不算话……”安夏儿咬着唇,“他就不怕我死么。” “不,少主说了,你不会寻死。”乔伊肯定地道,“因为现在我们很清楚,你非常重视你的孩子,你无论如何都会活着将孩子生下来。” “狡猾卑鄙之徒!” 安夏儿咬破了唇,一丝血流下来。 但因为进食减少的原因,她精神欠佳,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 “安夏儿小姐,我一早说过你别惹少主生气,不然受罪的肯定是你自己。”乔伊道,“一开始他还是想过给你保胎让你生下孩子,这都是你自找的。” 想起上回在花园,南宫焱烈吻她她扇了他一巴掌的事,安夏儿无声冷笑,“哼,那他也是打算,等我孩子生下来……再杀了我的孩子吧。阴险可恶的男人!何必说得只要我听话我和我的孩子就会平安一样!” 乔伊笑笑,“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 但安夏儿现在完全没有跟他们对抗的能力,她总不能真的去自杀反抗他们,万一对方抢救不及,她真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块死了。 “保证我身体健康。”安夏儿脸色微白地看着乔伊,“那你觉得我现在健康么?我好么?” “那安夏儿小姐你是自找的。”乔伊道,“而且你现在就是自己不吃东西,营养不良造成的,问题在你自己身上!” “我吃不下!”安夏儿陡然气叫。 “夏儿,冷静点……”身后祈雷安抚着她。 安夏儿喘着气,紧紧握着医务室里的座椅扶手,眼眶通红。 乔伊看了一眼祈雷,眯了眯眼睛对她道,“你有这个同学在身边确实是好啊,关键时候还能安慰你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这边的人,不是我们这边的。” “……”安夏儿咬着牙。 “乔伊医生说笑了。”祈雷上回的伤,已经慢慢好了,他道,“我说过要还夏儿一个人情,现在我伤好了自然会尽心照她,而且现在看她这样我也免不了会难受。” “你们不用说了。”乔伊以为他在替安夏儿求情,转过旋转椅,一边翻着安夏儿这段阵子的病历,“现在我不会再给安夏儿小姐你保胎,这是少主的命令,知道了你们就回去。” 祈雷见找乔伊无济于事,扶起安夏儿,“知道了,我现在送她回去。” 安夏儿脚步有些不稳,几乎是被祈雷搀扶着走到门口。 乔伊眼角看着安夏儿,突然说道,“不过安夏儿小姐,跟你说件事吧,上回给你检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胎儿的成长缓慢了,最终那个胎儿可能会停止成长,就是停止妊娠,最终被吸收。” “……”安夏儿本来无神的眸子,听到这里,猛地放大,身体发抖,“什么意思?” “意思是如果你运气好,可能会生下另两个孩子。”乔伊道,之后便什么也不说了。 回到房间后,安夏儿身体失力地坐了下去。 祈雷在她膝前蹲下看着她,“夏儿你别放心里,乔伊也是猜测,毕竟他现在也没有给你做b超看,这个不能肯定。” 三胎,近四个月,安夏儿肚子已经大得像个球。 ——已经开始影响她走路。 到了‘莫古公馆’后,她的肚子看着一天天长大似的,安夏儿能想到自己现在为什么能在南宫焱烈面前幸免于手,是个男人看到大着个肚子的女人……也许都没有兴趣下手吧! 安夏儿紧抓着肚子上的衣服,“果然……我没有办法把他们都生下来么,我明明那么努力,那么想要把他们都生下来。” “夏儿,都说了,你别把情况想得到最差。” “你不知道,祈雷……”安夏儿咬着唇,心再次揪痛了起来,“在z国时,陆白就已经安排好了医生准备给我减胎手术,都说我基本上不可能平安生下三胎。” “……”祈雷惊了一下,“陆先生原本就准备让医生给你做减胎手术了?减胎手术什么意思?就是减去一个胎儿?” 安夏儿叭哒地滴下颗泪,点头。 “这我还真不知道。”祈雷看着她的肚子,“那现在是怎样,那个乔伊说的是真的?其中一个孩子真的会……” 安夏儿苦涩地笑,“恐怕……我真的只能生下两个了。” “……” “我肚子里那个成长变缓慢的孩子,可能说不准什么时候……”安夏儿低着头,眼泪一滴滴地流,“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在我肚子里消失。” 明明,她曾经那么抗拒过做那个减胎手术。 果然,还是不行么? 不做减胎手术,注定也会有一个保不住么? 想到那个可能什么时候就会停止生长,最后消失的孩子,安夏儿揪心般地痛,“我可怜的孩子,对不起……” 祈雷想着,如果这是真的,那他是不是该劝安夏儿接受现实比较好? 想了想,他叹,“夏儿,你这么想,如果乔伊的话是真的,其中一个孩子会停止成长的话,那就等于另两个孩子在你肚子里就有健康成长的空间了,到时就会平安地生下来。而你也不用做什么减胎手术了,不是么?” 安夏儿什么性格,他了解,她不想对不起任何一个孩子。 不想舍弃任何一个孩子…… 安夏儿低着头,眼泪滴在隆起的肚子衣服上,“好痛苦,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终究是我无能为力……” 知道可能会失去一个孩子后,安夏儿尽量多吃饭,希望多摄取营养给那个孩子,但是,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吃不了多少就会吐,乔伊每天在给她输营养液。 并且乔伊每天都盯着安夏儿用餐,观察她的情况,在他看着安夏儿又一次在用餐中发呆然后开始被人扶出餐厅吐后,皱起了眉。 回到医务室,他给南宫焱烈打电话,“……少主,她可能患了抑郁症。” “……”电话里一阵静默后,南宫焱烈道,“那她会怎样?会造成什么后果,会有什么恶劣的影响。” 完全是这个男人的作风。 他不是第一件事问安夏儿为什么会抑郁,而是问她抑郁了会造成什么影响,会不会给他这边的计划带来不方便的地方。 “少主,这是一种精神障碍。”乔伊拿着手机,一边翻着桌子上最近安夏儿的状态记录,“通常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轻者从经常性的消极低落,闷闷不乐,到影响到正常生活,甚至会出现自卑压抑,悲痛欲绝,和轻生的念头。重者,患者会有企图自杀的行为,或者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症状。” 电话里传来南宫焱烈一声低笑,“她那么想生下肚子的孩子,会轻生,自杀?” “我想这就是目前她的症状还没有恶化的原因。”乔伊道,“孩子也许成了她活下去的希望,两个星期前,她的进食量已经大大降低了,精神状态方面出了问题,现在每天吃得很少,情绪低落,祈雷说,只有提到孩子,她才会想起吃饭。” “……” “少主,这样下去对她的健康不利。”乔伊说道,“照她现在这个状态来看,身体吸收不到足够的营养,她肚子里的胎儿也会出事,继尔会影响到她。” “什么原因造成?”南宫焱烈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上。 “虽然是猜测,但应该跟少主上回告诉她她与西莱王室的关系有关。”乔伊说,“那件事对她的打击不小,无论是她的出身,还是陆白对她的隐瞒。” “呵呵。”南宫焱烈笑道,“从某一个角度来看,这是好事不是么,说明她与陆白之间终于有所芥蒂了,不是陆白做什么她都不会生气。” “……” 乔伊没想到,南宫焱烈那么在意陆白在安夏儿心里的位置。 “让她继续生气吧。”南宫焱烈道,“让她因这件事恨陆白,恨那个将她身世把她蒙在鼓里的男人,看她还等不等陆白来救她。” 乔伊心下道,可能就是她逐渐丧失了等陆白的信念,所以抑郁了,孩子是她唯一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