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她第一次跟他道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7章 她第一次跟他道歉

第87章 她第一次跟他道歉 “不!”陆白一回头,目光扫向旁边的安夏儿,“安夏儿过来。” “干什么?”安夏儿一缩,“别以为我什么都没听到,这东西有危险是不是,我不试!” 陆白褐眸微眯,“是有危险,所以才要你来,要是出个什么事你就跟我一起死!” 啊! 要死他也要拉她垫背是这个意思么? 安夏儿一脸惊恐,“那个……我突然想上厕所,我就先出去了。” “把她抓过来。”陆白向秦秘书打了一个眼色。 安夏儿马上被抓回去,按坐在一个位置上。 见命运不可改。 安夏儿声音和大腿直抖,“那那那个,我能不能先留下遗言。” “闭嘴。”陆白对秦秘书道,“给她戴上。” 他都坐在上面,这女人还在怕什么? 他陆白还会保证不了她的生命安全么。 “是,陆总。” 秦秘书将那精密型耳机和眼罩仪器给安夏儿戴上了。 她和陆白两个人坐在像按摩仪一样大的座位上。 旁边裴欧见安夏儿腿直抖的情形,不禁冷汗,陆白这是故意要拉上她啊! 见他们两个人坐好后,裴欧便上去操作仪器了。 …… 安夏儿以为会有什么意想不到或可怕的事发生,没想到一坐上去,不用一会便睡着了。 睡着之后,她看到了一个画面: 一座宏伟地像皇宫般的现代化府邸里面,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子正带着两个容貌绝美的美少年在花园里散步,两个少年大概15岁左右,一个面容清冷没有表情,一个笑容无邪。前面那个女子似乎是他们的母亲。 府邸内气氛很隆重,不停地有人进来见他们,送上祝福的话又鞠礼退下。 似乎是谁在这天过生日……应该是那两个少爷。 女子回过头温柔地看着他们,“你们要好好表现哦,今天会从你们当中选一个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但无论是谁你们都要答应妈咪,都不能反目成仇,要一辈子协肋对方,尊重并友爱兄弟,好吗?” 面貌清冷的那个少年道,“根本没必要选,我并不想做继承者,我有自己的理想抱负。” 另一个少年也笑着,“妈咪,让哥哥当就好,他比我更适当继承家族……” “不行哦!”女子温柔地笑着,“身为家族的男子,你们要有责任感,不能推卸。” 这时,旁边两个面容有异的人走上来,“祝两位少爷生辰快乐,这是我们送上的一点薄礼,希望两位少爷能喜欢。” 这两个人笑意也带着丝诡秘。 两个少年回眸看了一眼他们,“礼物送由其他地方,不是直接给我们,你们从哪来的懂不懂规矩?” 没有哪个贵族会直接拆礼物,必须由专业人士检查,确实没有危险物品。 “两位少爷别这么说嘛。”这两个人道,“我们老大可是很用心为两个少爷和夫人准备了礼物……” 少年刚想出声。 这两个人就突然打开了礼品盒—— 一阵浓烟冒出! 是迷烟。 两个少年刚用袖子捂着鼻子,他们母亲便倒下了。 另一个少年也相继倒下…… 面容清冷的少年摇了摇他弟弟和他妈咪,“妈咪……嗯……” 强烈的迷烟,来得措不及防,最后少爷也倒下了。 画面一转。 某个海边的破旧仓库边。 少年从浑浑噩噩中醒地过来,他们被绑架了三天,浑身无力。 但少年再怎么痛苦,也像是被锁链锁住了的兽,被锁链绑着没有力气挣脱。 这些人是一些黑帮,他们父亲的仇人。 “放心,这个大少爷。”为首的那个男人捏起她妈咪的下巴,奸笑道,“今天陆佑天不提头来见,我们就把你们妈妈先奸后杀,之后就轮到你们死了。” 少年口被封住,他目露冷光。 他发誓只要他能活着,他要让他们死猪狗不如! 女子无力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动,这种情况下冲撞这些歹徒不会有好下场。 另一个少年也狠狠地瞪着这些人,被封住的口发出一些声音,“嗯嗯嗯——” 为首的男人话刚落下,外面把风的人便道,“老大,外面来人了……” “陆佑天来了么?”男人马上穿起了衣服,把女人扔在了地上。 “没有看到他,应该是陆家的人。”手下说。 女人像尸体一样倒在地上,双目无神地看着两个少年,“你们要活着……答应妈咪,活下去。” 男人马上用枪指了一下少年,“把这小子带出去,外面的人若是敢开枪,我就立即杀了他老婆和另一个儿子。” 少年马上被带出去当人质了! 恶徒对外面的几个人道,“给我们听着,你们敢开枪,我们就先杀了这个小子,除非陆佑天用他的命来换,否则我们就杀了他老婆和两个儿子!” 少年苍白着脸。 对面沉寂了几分钟—— 之后,枪林弹雨扫射了过来,抓着少年的人马上倒地。 猛烈的子弹避开了少年,扫射着少年身后的仓库。 少年身后一片惨叫! 惨叫声中混着他妈咪和他弟弟的叫声。 少年瞳孔蓦地放开,不敢相信陆家为了留下他一个,居然舍弃了他妈咪和他弟弟。 前面的十多个人冲过来了,其他人冲进了仓库检查那些黑帮的死亡,其中一个人解开少年身上的锁链,“大少爷,这种情况下你们母子三个人只能救出一个,你父亲他也很为难。就算他过来送命,这些人还是不会放过你们母子。你家需要一个继承者,你们兄弟不能都死了,必须有一个活着。” 少年目光空洞,唇边缓缓带起干涸可怕的微笑,“……我父亲,他在哪?” 来人一愣,这孩子他还笑得出来?太可怕了! 来人扶起他道,“这座岛是黑帮的聚集地,其他黑帮很快会过来,你父亲在外面海上的船上等……” 少年拔了出了这个人身上的枪,对着他额头。 来人一惊,“大少爷……” 砰! 少年扣下板机,把这个人杀了。 仓库里面的人听到枪声忙冲出来,只见少年拿着枪身体薄弱地站在门口,但大家都不敢向少年开枪。 面容苍白的少年举起枪,将这些他父亲派来这些的人全部杀了!他父亲有什么权利为了保全一个家族继承人就让他妈咪和他弟弟去死! …… 画面充满了血腥、残忍、黑暗和眼泪。 安夏儿就像亲身经历,肩膀不停地起伏着,记忆传输器一停止—— 她便醒了。 安夏儿摘下耳机和眼罩仪器,眼瞳瞪地大大地,抱着发抖的肩膀。 “少夫人!”秦秘书安夏儿似乎异样,马上过来问她。 安夏儿突然扒开秦秘书向往外面冲出去。 她站在游艇栏杆边上,让海风吹着她的头,从刚才的画面清醒过来。 她缓缓蹲了下去,几乎快要崩溃! 浑身发着抖,发寒。 “太残忍了……” 刚才记忆画面里的那一幕幕,就像是她亲自经历,那么绝望那么可怕……看着自己母亲和弟弟一同死去,他家里为了留下一个继承者,不惜让人开枪牺牲了他妈咪和他弟弟。 为什么要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经历这些家族的无情与冷酷?为什么他会有那么阴暗的回忆? *** 秦秘书见安夏儿情况不对地冲出去,问裴欧,“裴少爷,是不是‘记忆传输器’出了问题?还是你操作失误……” “不,看来没有呢。”裴欧神色也严谨,看着陆白,“应该是陆白给她看了什么吧。” 陆白平静地摘下耳朵和眼罩仪器,脸上淡漠,像刚才记忆画面中的少年一样面无表情。 秦秘书一惊,“陆总,难道是……” 陆白没说话,看了一下这记忆传输器,“没有多大的问题,唯一的缺点就是会让记忆接受者亲身体会到经历者的感受。后期再改良一下。” 之后,陆白身影清冷地走了出去。 裴欧和秦秘书看着他,他们都知道,陆白每每提起这一段过去人都会变得异常冷漠。 安夏儿扶着游艇外面的栏杆,身体发软地慢慢站起来。 陆白来到她旁边,“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让你跟陆家联系了么?” 安夏儿眼角看了一眼他,仍然心悸不已,“刚才记忆画面里的那个人,是你,对么?” 陆白没有作声,褐色的眸看着海面。 “为什么?”安夏儿靠着墙壁站着,“你为什么要让我看那些……” 陆白回身向她走来,手缓缓扶上她的纤腰,“因为我要让你知道,为什么你背着我跟陆家联系我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我恨陆家,陆家的决定让我失去了我妈咪他们。” 安夏儿看着陆白,即心疼又怕他……她依然记得刚才记忆画面中那个瞳孔淡漠的少年。 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陆白,是一身优雅高贵,像他名字一样干净淡漠得像神邸一样的男人,他15岁便接手了公司,如今是亚洲第一的帝晟总裁。 “那为什么。”她的声音微微吵哑着,“你那么恨陆家,你为什么不脱离陆家?” 陆白薄美的唇边勾了一下,“因为我要留住陆家大少爷这个身份,希望那些黑帮会再回来复仇,我才能借机报仇。” “……” 安夏儿咽了一下,想再说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