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抢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77章 抢救!

第877章 抢救! 手术室内,护士正面临着乔伊的话不知所措。 就只见手术室的门开了,祈雷进来了—— “都别动!” 乔伊尚未摘下手术的手套,回过头忙道,“祈雷,你做什么?” 祈雷用枪指着他,一边快步过来,“干什么?你说呢,乔伊医生,这半年真是受你‘照顾’了,不过,时间已经到头了!” “你敢造反?”乔伊忙抓起一把手术刀。 “别动!”祈雷用枪口抵着他的头,“我知道你来头不小,乔医医生,说不准你身手也不错吧,但你觉得现在是你动手快还是我开枪快?” 乔伊眼睛冷了冷,“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带夏儿走。” “你觉得你办得到么?”乔伊说道,“你们跑不出去,安夏儿小姐也刚动完手术,你带着她甚至出不了‘莫古公馆’的大门……” ‘轰隆隆’! 外面突然发生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并且不断地响着。 伴随着响声,手术室也一阵地震般地晃动。 “啊!” 两个护士尖叫着,抱着孩子吓得蹲坐在地上。 祈雷早有准备,因为爆炸的时间他算好了,他站得极稳,趁着乔伊震惊之际,他抓起旁边一个输液瓶直接往乔伊头上打过去。 乔伊倒退了两下,血从他头上流下来,弥漫过了一只眼睛。 “怎么出去就不必你操心了,乔伊医生!”祈雷说道,并用枪对着他身上直接开了一枪。 “啊!” 乔伊皱眉,捂紧了伤口。 “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咬牙道。 “这一枪是还给你的。”祈雷说,“你上回不给我打麻药做的手术,真是难忘啊,并且还故意往我伤口上上盐水?这个痛苦你现在自己尝一下吧!” 乔伊冷瞪着他,“你把大门炸了?” 他听得出来,这个响声是从大门那边传来的。 “是我。”祈雷道,“没想到吧?呵呵。” 乔伊手伸向自己口袋,拿出手机。 砰! 祈雷再一枪将他的手机打坏了。 乔伊受了伤,走不了,他靠着墙坐在地上警告道,“你知道少主抓到你,你会有什么下场么?他会让你求死不能!五马分尸!” “我不会死。”祈雷恨恨地道,“起码在把夏儿和她的孩子送出去之前,我都不会死!但后面,陆白过来死的将会是你们!” “祈雷……”安夏儿起不了身,更抬不了头,听到了祈雷的声音她低弱地道,“宝宝,快去把宝宝抱过……来……” 祈雷将枪插回腰后,马上冲到那两个吓呆的护士面前,将两个孩子抱了过来。 “夏儿,宝宝在这,在这。”他冲到手术台上前,将手上的宝宝给她看,一边笑着说,“你看,宝宝睁着眼睛呢,没有事。” 安夏儿视线并不是很清晰,她要用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撑着不昏过去。 当看到祈雷抱到她跟前的两个宝宝时,她看着,缓缓地微笑了,“……他们还真的睁了眼睛,真好看。” 看着看着,她眼泪就掉下来了。 两个小宝宝睁着圆圆的玻璃球一般亮亮的眼睛,小脸粉嫩粉嫩的,时不时哼哼着,还咂着嘴。 仿佛做着吸奶的动作。 看啊。 这是她生的孩子,多漂亮。 “对不起……”安夏儿流着眼泪,伸出沾着血的手触碰宝宝的脸,“让你们在这种地方……出生……” 宝宝很小,祈雷一只手抱着两个,空出一只想扶起她,“夏儿,我已经把门炸开了,趁乱我们赶紧走……”但安夏儿身上没有任何力气,祈雷一抚她上半身,还牵扯到了她的伤口。 “啊。”她痛苦地皱了一下眉。 即使麻醉未退,这种大动作也让她疼痛不已,因为她并不是全麻。 祈雷吓得又赶紧将她放下去。 “你们走不了的。”乔伊在旁边说着,“一个都别想跑!” 祈雷不理他,着急地对安夏儿道,“夏儿,你镇作一点,我们现在必须马上走!” 但安夏儿为了怀这几个孩子,早已经亏空了整个身体,身上带着一个伤口,她已经完全没有动的力气…… 她摇了摇头,意识一点点下沉,“祈雷……我走不了,不要管我。” “不行!”祈雷叫着,“我必须把你带出去。” “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安夏儿带起苍白的唇角,“看来上回在白夜行宫,我求陆白救你并没有错……帮我把宝宝送回他们父亲身边,拜托了,你一定要……” “夏儿!”祈雷看着每说一句话似乎都忍着巨大痛苦的安夏儿,他低吼着,“你不想走吗?你不想见陆白了吗?出去就见得到他了……” 安夏儿张了张嘴,疲困的昏睡感袭来,她说话已经坚难了,“我不行了……带宝宝快走……” *** 另一边。 南宫焱烈和南宫莞淳正在一楼的大厅,与他们一同过来的还有西莱王宫的第三骑士撒麦尔和两个亲信,受西莱王室的亲王命令,他们过来接安夏儿。 听到外面陆白的人跟踪过来了,南宫焱烈难以置信,“他们怎么知道在这?” “南宫先生,这就是你们的事了。”撒麦尔道,“怎么对付外面那些人也是你们的事,尤菲里奥殿已经给了你们接近半年的时间,现在我们要带她过去了。” “那也还差一个月吧?”南宫焱烈。 “差这一个月不要紧。”撒麦尔说道,“并且我们过来正是时候,这不一过来,她就已经生孩子了么?等她生了我们刚才将人接走。” “这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当初就不该让她把孩子留下来。”南宫焱烈咬了咬牙,又缓缓回头用可怕的目光看着南宫莞淳,“说到这,你是不是该交待一些事情?” 南宫莞淳皱了皱眉,“我不明白哥哥的意思。” “平时都没有人跟着过来,今天一带你过来,陆白的人就跟过来了?”南宫焱烈怀疑地盯着南宫莞淳,猛地一抓她手腕,“是不是你向他们通风报信了?” “哥哥,我没有。”南宫莞淳忙道,“你为什么会怀疑我?我今天是第一次跟你过来。” 之前她完全没想到她哥哥已经将罗马政府的这座‘莫古公馆’买下来了,并且将安夏儿藏在这个地方。 今天还是西莱的人要接安夏儿,所以南宫焱烈才允许她一起过来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一过来就听到安夏儿要生孩子了。 同时,外面还被人包围了…… “不是你还有谁?”南宫焱烈愤怒不已地盯着这个妹妹,“看来我应该想法将微微救回来,而不是让你留在我身边!” “哥哥,你误会我了。”南宫莞淳道,“我没有跟任何人通风报信……” 撒麦尔看着南宫莞淳的手腕,突然狐疑了一下,“等一下……”他走过去,盯着南宫莞淳手上的那个金镯子,“南宫二小姐,能否将你这个镯子拿下来我看一下?” “干什么?”南宫莞淳警惕地道。 这是她亡夫生前送给她的礼物。 像她这样不缺金钱首饰的人,除了洗澡,她也基本不会拿下来。 “你应该是被人装定位器了。”撒麦尔看着她手上的那缀着七彩宝石的锣子,眼光非常毒辣地道,“我在西莱王宫,平时负责给面见殿下的贵宾做安检,身上带了武器,电子录音这些东西的人,瞒不过我的眼睛。” 南宫焱烈马上看着南宫莞淳的手,将她的镯子摘下来扔在一边,“说,你什么时候给人装了定位器?” “我……” 南宫莞淳也完全不明白,她身上怎会有定位器? 撒麦尔拿起她那个手镯看了看,拿出身上一把金柄的匕首撬出一颗黑色的宝石。 用力一捏。 外面只是一层玻璃,用力便捏碎了,里面露出了细细的电子丝线。 “果然……”撒麦尔道,“这种定位器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出过,竟做得如此巧妙,外表看着跟宝石无异,充当宝石装在首饰上,完全可以鱼目混珠。” 南宫莞淳瞪大了眸子“不可能……” 南宫焱烈一掌甩在了她脸上。 脸色可怕得,几乎想杀了南宫莞淳,“你竟坏我的事!” “啊!” 南宫莞淳受不住南宫焱烈的掌力,被他一掌扫在地上。 南宫莞抚着半边脸,“哥哥,我平时很小心,我真记不起什么时候……”蓦地,她眼睛放大,想起几个月前在‘蓝夜’碰到的那个姓莫的男人。 她脸色变色,突然愤怒不已,“可恶的死男人!让我抓到我杀了你!” “不管你被谁暗算了,我现在没空跟你计较。”南宫焱烈阴沉如魔地怒道,“但你别以为你是我的妹妹,这一次我会放过你……” 外面大门突然一声爆炸,打断了南宫焱烈的话,整座莫古公馆都如地震了起来。 克勒忙保护南宫焱烈,“少主小心。” 大家都看着周围。 “发生什么事?”南宫焱烈怒道,“赶快去看看!” 撒麦尔看了看周围,“应该是大门那边……” “少主!”保镖从外面脸色大变地从外面冲进来,“少主,不好了,大门那边被人炸了,围墙塌了,那些人还围在外面怎么办?” “是外面那些人将门炸了?”撒麦尔看向南宫焱烈道,“南宫先生,看来对方也并没有什么耐心呢,还是赶紧让人看着大门那边防止他们攻进来吧?反正不能让他们把她带。” 但南宫焱烈担心对方调虎离山,眸色一变,忙大步去往手术室那边,一边拿起对讲机对其他守卫道,“其他人赶紧去手术室那边给我把人看住了!监控室的人注意,别让人把她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