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医院,仇人见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9章 医院,仇人见面!

第89章 医院,仇人见面! 陆白看到后面的医护人员,脸上没什么不自然,平静地扫了一眼他们,“安夏儿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和护士见是那个帝晟集团的总裁,平时只有电视上和财经报道中才能看到的人物,不知多震惊。 医生马上恭敬地道,“陆先生你放心,安小姐就是吃多了而以,刚洗了胃在医院观察一下下午就回去了。” “出去。”陆白冷道。 医生忙点点头,“好好,好的……” 医生和护士出去后,陆白看着安夏儿,目光冷得快要将她冻成冰块。 安夏儿移开视线,“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是你想干什么你就直说吧。”陆白看着这个妻子,“管家说你要增肥,为了不让我碰你?” 安夏儿脸上一窘。 “我……” 魏管家连这都跟他说了?真是多嘴! 陆白看着她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的样子,恨不得马上将她提回去,让他切切实实地明白她肥不肥一点用都没有。 他似乎终于平静下来了一点,眯了眯褐眸看着这个丫头,“安夏儿,你到底在想什么?” “……没什么。”安夏儿低着头,在想你那个未婚妻的事。 见安夏儿耸拉着脑袋的样子,陆白又一下不由有点心疼这个丫头,毕竟昨天是他让她看到了他那一段记忆可能把她吓到了。 “那今天就给我在医院好好躺着。”陆白看了一下表上的时间,“下午我会接你回浅水湾,自此之后,不要再跟我闹什么情绪。” “什么意思?”安夏儿又猛地抬起头,“管家不是说……你去帝晟城堡那边了么,我没有叫你回来啊。” 她刚想休息几天呢,真要给他压榨上10天……她感觉真要虚脱了。 “你想得也太美了。”陆白薄美的唇边冷笑了一下,让她的想法幻灭了,“我的住处,我随便去哪里住都是我的自由,再说了我怎么能放弃我们一个月内唯一的相处机会,安夏儿,你说对么?” 他想过了,他不走了,他一定要让安夏儿跟他住在一起! 安夏儿傻眼了,“……你真要我生孩子?” “这是我的事。” 陆白说完向病房外面走去。 他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但没有回头,“昨天让你看我的那一段记忆,并不是要吓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跟陆家联系。” 不是他不带她去他的家人! “我也没想要利用你去对付慕斯城,之前是裴欧猜测慕斯城与黑帮有没有关系。” “……” 安夏儿看着他背影,微怔。 就是说,她误会他了? “不过你若想吃你就继续吃吧,丰满一点抱着手感也会比较好。”最后陆白意味地勾了下唇角,离开了病房。 安夏儿脸颊立即一片滚烫。 所以他过来就是告诉她她变成肥婆他也照上? “尼玛……太可怕了!” 安夏儿汗颜。 不过他会跟她解释昨天的事,倒是令她惊讶。 当天安夏儿躺在医院休息了半天,刷微博时突然看到了‘安琪儿’和‘茉莉系列产品过敏’的热搜! 她马上点进去,一看—— 有人曝出了安琪儿那套有‘过敏反应’的美白产品。 安夏儿马上打开病房里的电视: “今天上午消息,都市丽人杂志刊的记者爆出,安氏的‘茉莉美白系列’产品在市场有过敏的反馈,而这系列的产品的开发人正是安家的大小姐安琪儿。” “据市场反应,不少刚购买了这个产品的顾客要求退货,安氏对于这个问还未给出回应。” …… 安夏儿想起昨天在裴欧的游艇上跟那个女人讲过的话,那个女人这么快就去查了? 想到这,安夏儿笑了一声,“安琪儿,这回夜路走多了,出事了吧。” 她就静静地看着安琪儿这回怎么回应媒体! “叩叩!”病房外面传来敲门声,“小夏,我来看你了哦!” 病房门打开,只见展倩拿着一束花过来探病了。 “哦,展倩你来了?”安夏儿眨了眨眸子,“我刚还想打电话你,若是没空就算了,我就是吃多了没错大问题。” 展倩将花插进旁边的花瓶里,“都住院了,还没多大问题?你确定没有吃到胃穿孔?” 安夏儿眸子一下瞠大,“什么胃穿孔,你咒我呢?” “哈哈!”展倩大笑着坐在床边,翘着腿道,“我是在说你的婚后生活过得挺好嘛,这得要有多滋润才能吃东西吃到住院,该不会是每天山珍海胃吧?那改天请我去吃!” “不不不!”安夏儿赶紧摆手,“没那么夸张,其实我是吃零食吃的,我想增肥!” “增肥,你?”展倩拉起她一只胳膊,“哇,果然肥了,你结婚后起码长了一个罩杯的肉啊!” “啊!”安夏儿赶紧抱着胸前,“干什么呢你?” “检查你的婚后生活过得怎样啊!”展倩说着左右端详了一下安夏儿的脸,捏着下巴思忖道,“嗯……果然是圆润了一点,吃得应该不差,看来在这方面你那个老公应该没亏待你。” “当然没了。”安夏儿鼓着红红的脸,“不至于不给我吃饭吧?” “但光有饭吃不行啊。”展倩看了看空空的病房,“你生病,他也不来看你啊?” 安夏儿唇蠕动了下,“他……来了,又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不留下来照顾你?” “他……有事。” “哦哦,要回去上班是吧?”展倩环着手,认同地点了点头,“也是,毕竟帝晟集团那种公司,肯定不会养闲人的,诶?不对啊,他可以请假啊!小夏,你得让他请来假来照顾你!” 见她一拍大腿,安夏儿吓了一跳,“这……不用了,我能吃能跳的,不用他请假。” “不是这个问题啊,你要看看他对你用不用心啊,问他是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 就这个问题,安夏儿和展倩又讨论了接近一小时。 而展倩似乎还并不知道安夏儿的老公是陆白,只是以为在帝晟集团上班的一个高层精英。 但安夏儿又不好告诉她…… 中午,安夏儿躺不住了,和展倩出去倒水。 这是市中心最高级的私人医院,豪门贵胄以及名人专门的医院。 两个人刚从茶水间出来,就看到了前面那两个女人—— 安琪儿和达芙妮! “……” “……”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四目相对,连空气都寂静了几秒。 原来达芙妮醒来了?安夏儿杏眸微眯。 展倩率先打破沉默,“看,这是谁呢!” “安夏儿?”安琪儿面容也冷了冷,没想到会在这医院碰到安夏儿。 陪在她旁边的达芙妮也马上哼了声,“真是怨家路窄了!安夏儿,没想到在这还会碰到你呢,该说你是无处不在呢,还是你胡搅蛮缠呢!” 安夏儿杏眸里微微掠过震惊,看着这个达芙妮,“我当是谁,原来达芙妮小姐醒了,该说你命大呢,还是运气好没摔死你呢。” “安夏儿,你——”达芙妮目光快要射出剑来,查觉到这是公众场合,她又强行忍下那口恶气,“我警告你,别太得意了,我迟早会告诉媒体……” “告诉媒体什么?”安夏儿笑了,“告诉媒体你带着人去洗手间堵我,想对我下手,最后自己摔了个四脚朝飞,撞晕了?” 达芙妮紧咬着牙,鲜艳的红唇被她一咬,渗血一般。 她就是知道安夏儿是陆白的女人,并且知道了在她昏迷期间,‘费洛朗姆’酒店方庇护了安夏儿,所以她站出去说什么媒体也不一定信,所以她才没有再出去声张这件事。 因为如安夏儿所说,若是媒体知道当时是她带着人去洗手间堵安夏儿,事情闹开了对她达芙妮更不利! “那本来也就是你自己摔的。”安夏儿提醒这个姿态高傲的女人,“你还想让人划花我的脸?我没毁了你那张脸,你都该烧高香了!” 展倩一听,“什么?小夏,当时是这个女人想要堵你,还想划花你的脸?” “可不是么?”安夏儿芳唇一扬,扫了一眼达芙妮和她旁边的安琪儿,“所谓一丘之貉,达芙妮小姐会做出这种事,也并不奇怪。” 展倩马上明白了,看了一眼安琪儿笑了,“也对,毕竟,有更不要脸的人是她朋友呢。” 安琪儿脸色白了白,但面上仍然保持着她安大小姐的端庄雅贵,“安夏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夏儿微微一笑,“字面的意思。” “安大小姐前几天在记者会上说的话,真是精彩呀!”展倩讽刺道,“特别是那几滴眼泪就像真的一样,在慕氏发布会上想栽赃小夏泼你酒?若不是小夏一时机灵,还真要被安大小姐你整死了。” “但很遗憾!”安夏儿回头道,“我不可能会在同一个人身上吃两回的亏,安琪儿,我跟爸爸说了,我不再欠安家,所以以后你若是惹到了我一丁点,我也不会对你留半点情面。” 开玩笑,这个继姐给她下药想让别人去强bao她,她有什么理由去原谅这个安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