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邀请函!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92章 邀请函!

第892章 邀请函! “放心放心,国家还会没钱嘛!”裴欧迫不及待地道,“只要你答应,一切都好说,我现在就跟中央那边联系。” 裴欧马上一个电话打到了中央那边,将陆白的话传过去。 中央那边听到陆白同意,自是非常激动,毕竟上面有国家领导亲自致电要跟陆白谈这个问题,但是都被帝晟集团婉拒了。 裴欧挂下电话,“ok了,中央那边肯定已经激动得要立即招开军事会议了,现在帝晟的科技已经吊打其他品牌,提及现今世界上的知名智能电子产品,除了帝晟不会有人会首先想到其他的,我感觉‘镜像’若是作为军事产品运用上后,其他国家也会花高价想买。” 陆白没作声,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裴欧看了看这个新总裁办公室的设计,“话说,现在变化大的不只是帝晟,也还有你陆白啊,我记得以前,你的办公室除了黑白灰,不会有其他颜色。” “统一的问题。”陆白道,“现在帝晟总部的每一个办公室都是一个主题,我的办公室也不过是个主题罢了。” “但我原想你的办公室不会变化太大,毕竟以前你不太喜欢浓烈的颜色。”裴欧调侃着眼前这个以纽约广场作主题的总裁办公室,“最起码,以前的你应该不会用红色。” 裴欧看着他,“果然,娶个年轻点的妻子,还是改变了你这个高冷的大总裁吧?” “……” 陆白执笔的手微顿,之后极光镶钻的钢笔才继续落下,签着字。 裴欧看着他。 两个都过了三十的男人,静默了几秒钟。 “陆白。”裴欧出声,“你有没有想过你亲自过去找下安夏……” “你过来有什么事。”陆白打断了他的话。 “……”裴欧张着口,半晌,只得将自己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是这样,就电话里我跟你提过的,那个黑帮的人进入西莱很有可能真的会让西莱发动内战,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王室的人自己挑起的,但对于那个黑帮,我们国家坚持要打击,毕竟,我们国家几个首脑以及商界的人也死在那个黑帮手下,这受害者还包括陆白你的母亲和……” 裴欧看着陆白的脸,顿了一下,咳了一声换了个语气,“总之,我们国家打算让军方处理这件事,必要时也会联系西莱的军方。” 陆白脸色没有什么变化。 “但在这之前,我想先派人去西莱查探一下情况,看那个黑帮的人是进入了西莱还是直接跟王室的某人有关。”裴欧看着陆白,“陆白,你有什么看法?” “你需要我给出什么看法?” 裴欧为陆白的平静感到不可思议,“你好歹给个情绪变化?你不是最痛恨那个黑帮,时刻都想诛之而后快?” “那是你们军方的事。”陆白说道,“我是一个商人,不必提我的看法。” “不是,陆白……” “至于我妈咪的死。”陆白道,“更多是我父亲的责任,是我父亲惹上了那些人,但我没必要将我的毕生赔进去为我父亲犯下的错而买单。” 这是看开了的意思? 裴欧震惊不已,“你是说,你不管那个黑帮了,也不想向他们复仇了?” 陆白没有回答。 曾经,安夏儿对他说,让他放弃复仇。 因为一个活在仇恨中的人,不会幸福。 虽然当时他没有给出回应,但果然,两个人在一起久了,还是会受到对方的影响,多少会被对方的思想潜移默化吧! 他现在也不是忘了他妈咪的死,也不是就不恨那个黑帮了,只是……没有以前那么耽耽于怀了。 “好好好!”裴欧摆手,“你能走到那个阴影,作为朋友我肯定为你感到高兴,但是陆白,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们国家的警方和军方是不会放过那个黑帮,就算你不出手,我们也迟早会抓捕到那个黑帮,为你妈和陆二少……” “裴欧,说重事。”陆白眼镜下的褐眸扫视了裴欧一眼。 “重事就是,我派了几个女兵明天前往西莱。”裴欧说,“西莱王室为给安……那个曼莉夏公主举办生日,这个时间西莱王室正面全向全国招仆人和侍女,估记是为了到时接待来自世界各国的贵宾,我派过去的几个女兵会想办法借这个机会混进西莱王宫,当然,展倩也去了。” 陆白在那边依然签着文件,侧脸清冷遥远。 裴欧盯着他的反应,继续落下一记重锤,“展倩说,她想混进西莱王室去找安夏儿小姐,陆白,实话说吧,我其实就想问你,安夏儿小姐这几年虽没回来,但你没有想过去找她?” “她过得很好,打扰她没有必要。”陆白道。 “不是,我知道她这几年没有回来也没联系你,这可能让你很生气。”裴欧劝说着这个帝晟集团的固执总裁,“但当初是你决定给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那她呆在西莱那边你也不能怪她,也许,她觉得在西莱那边生活得很舒坦,想继续舒坦下去。但是,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吧,比如……” 裴欧大脑运转着,绞尽脑汁想着安夏儿没再联系陆白的理由,“比如她也还在生气,生气三年前她被南宫焱烈带走后你那么久才找到她?并且还隐瞒了她的身世?” 陆白修长的手指握着价值上百万的钢笔,笔法刚劲而流畅地在文件上签着他的名。 他的目光很平静,没任何波澜。 看不出他的思绪是完全在眼前这些几个亿的合同上,还是……完全听着裴欧的话。 “又或者,以前她被安家赶出来时,受了太重的心灵伤害?”裴欧猜测道,“毕竟她之前一直带着安家养女的身份被安家欺骗,她受够了之前低微的身份,她想以一个王室公主的尊贵身份活着。” 钢笔划在纸上沙沙的声音,突然停了。 裴欧看着陆白的脸,一怔,马上解释道,“我没有说你,没说你,安夏儿小姐嫁给你之后就变成了无数女人艳羡的对象了,她在你这没任何心灵伤害。我是说她在安家时……” 陆白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完,合上,按下了座机内线电话,“修远,把文件拿出去。” 陆白的办公室喜欢绝对的安静,连秦修书也另外安排了一间办公室,没有陆白的话,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他的空间。 裴欧趁着秦秘书进来之前,赶紧说,“陆白,无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你总得为小宸和小玺着想一下吧,虽然有你和陆老那个炫孙狂魔宠着,但不都说小孩子要在健全的家庭长大比较好么,你不能让你儿子从小没有妈吧,你不能让小宸和小玺像你一样吧。” 陆白一个冷厉眼神过来。 尤如冰封万里。 裴欧吞咽了一口,停止了言语。 陆白倒了一杯洒,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墙前,“小宸和小玺用不着你担心什么,他们也很好。” “这小孩子现在还小,不懂嘛,但再长几岁人家就会问他们妈妈了。”裴欧说,“再说了,你难不成真的就这样……与夏儿小姐离了?” 听到离字,陆白拿着杯子的手指紧了一下。 “安夏儿小姐可能还在生气,但我们男人要主动一点,起码得去哄一下解释一番。”裴欧说着拿起玻璃桌上那个首饰盒: “你看你看,莫珩瑾对小宸小玺两个孩子尚且都这般主动讨好,就为了让你放过那个南宫二小姐亡夫家的珠宝公司。人家每过一个季度,就以那个珠宝公司的名义送珠宝过来,还是精心设计的款士,我看看这回送的是什么。” 裴欧说着就打开珠宝盒看了一下,当看到里面闪耀的蓝宝石时,啧啧摇头,“太用心了,是两个狮子座的星座吊坠,上面还特地刻上了陆总你两儿子的名字缩写。对了,小宸和小玺好像是狮子座的孩子吧,莫珩瑾也是用心啊,他该不会真对那个南宫二小姐有意思吧,南宫焱烈可是你的敌死!” “裴欧,你似乎很喜欢考验我的耐心。”陆白喝着酒说,“你应该知道南宫焱烈在我这代表着什么。” 裴欧看了一眼陆白颀长的身影,盖上珠宝盒子,“你脸色也不用这么黑,三年前南宫焱烈虽然逃过一死,但南宫家族现在算是完了,gk国际名下的‘时利珠宝’因为之前是南宫莞淳亡夫的公司,莫珩瑾跟你求情才得已保存。但南宫焱烈现在拿什么跟你对抗,他也只有寄希望在西莱王室那边了,他活着对你也没威胁了。” “可惜。”陆白目光凝聚着冰冷。 “那样都没让他命归西天,是可惜。”裴欧说着,又一挑眉笑道,“但也不意外,不都说祸害遗千年么,哈哈!但这也说明,陆白你还有第二机会杀他,多解气!” 一个人可能宰两次,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 “负隅顽抗罢了!”陆白冷道,“他如果想借西莱王室之力帮他复兴南宫家族,那是白费心思,我能催毁南宫家族一次,就可以掀起第二场金融风暴。” 咔嚓! 他手中的酒杯碎了,褐眼眸中迸射出惊人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