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骑士·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97章 骑士·辰!

第897章 骑士·辰! “你真不认识我?”展倩看着安夏儿。 安夏儿看了一下身边的安锦辰,想笑,不明白眼前这个人固执什么。 “你知道么,想攀结我的西莱名门人物只会说,公主殿下,我认识你,我见过你。”安夏儿笑道,“绝不会有人敢直接问我,认不认识他。” 展倩脸色越来越差,一指旁边的安锦辰,“那你也不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安夏儿道,“三年前打败五百个国际高手的勇士,被西莱王室授与王宫第十三骑士,王叔特地将他派往曼莉宫,负责我的安全,她叫辰,我对他的了解比你多。” “这就是你对他的了解?”展倩声音发抖了,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 安夏儿三年没有跟陆白联系的原因,可能…… 她根本就不认识陆白了! 旁边的老妈子道,“公主,还是将这个人驱逐出曼莉宫吧,怎么能将这种来路不明还对公主言语不敬的人带进王宫!玛尔斯知道……” “曼莉宫内我说了算。”安夏儿对这个仆人道,“你退下去。” “公主!”老妈子一急。 “下去。”安夏儿微笑着,公主的威严散发了出来。 “……是。” 老妈子胆战地低下头,退下去了。 展倩无声地哼了下,看着这个不情不愿下去的仆人,她就说这两个老妈子难不成还敢顶撞公主。 “既然你不认识我,那为什么要让人将我带进王宫?”展倩看着安夏儿,“公主殿下你说的是实话么?” 情况不太对劲,展倩知道急不来了,她必须搞清楚西莱王宫这边的情况。 “是啊,为什么呢?”安夏儿捏着下巴,看着面前这个一头齐肩黑发的大眼女子,端详着展倩的脸,“可能是感觉吧?总觉得在哪见过你?但完全没印象。” 展倩心里一动,“怎么,公主也觉得见过我?那我刚才问你认不识识我——” “停。”安夏儿道,“有些话我可以说,但你不行。” “小夏——” “叫我公主。”安夏儿沉脸道。 展倩紧紧握着手,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现在就问你。”安夏儿正色道,“你是其他国家的间碟么?” 展倩忍了忍,反笑,“我说我不是,公主信么?” 安夏儿想了一下,微微一笑,和安锦辰转身走向另一边,“茶点准备好了?” “好了,公主。”安锦辰说。 展倩赶紧跟上去,“小夏,不,公主请等一下……” 曼莉宫内的侍女看见他们尊贵的公主殿下从王宫外面带了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回来,都觉得奇怪,这个女人出言不逊,公主还没怪罪她,更觉得不可思议。 但没有任何人敢质疑或干涉他们公主的决定,见安夏儿没有赶展倩走,其他人也不敢对展倩说什么。 曼莉宫的花园宽阔,百花齐放,景色秀丽壮观,紫藤花架下面有着欧式的茶桌座椅,座椅边沿镶金,花纹曼丽而美观,一片富贵高雅风范。 几个仆人正在茶桌上摆放着茶具,以及精致的西莱式点心。 安夏儿在安锦辰的陪同下,一袭柔和的淡金色长裙走上来,尊贵而曼丽,她头发长到了腰部,柔软而黑亮,笼罩在缀着金饰的纱巾下面,裙摆和腰间也交叉系着几串宝石玉珠的装饰品,随着她的步伐,玉石碰撞出清灵动听的声音。 一身黑色西装的安锦辰走在她身后,格外小心地注视着安夏儿,仿佛就像是担心她会踩到裙摆跌倒。 ——忠实地守护着。 安夏儿坐下后,“辰也坐下吧。” “公主不必。”安锦辰站在她身后,凛着一个骑士的精神,绝不与安夏儿同桌而坐。 “你们就是太在意这些宫延礼节了。”安夏儿不拘地笑了笑,端起红茶喝了一口。 仆人站在了一边,恭敬侍候着。 展倩看着眼前的情形,在花架外面停下了脚步。 无论安锦辰是不是叛变了,但展倩知道,这三年安锦辰一定有在尽心尽力保护安夏儿,并且……他并没有僭越过自己身份。 安夏儿抬眼看了下发愣的展倩,“不过来?” 展倩咽了咽,走过去。 她穿着一套深紫色的西莱女子服装,上衣较短的露脐装,下裙是长至腰裸,黑色的直发垂在颈间,面容艳丽,腰腹上露出线条流畅的马甲线……很干练又好看的一个女子。 这是安夏儿对展倩的印象。 “公主既然不认识我,并且觉得我无礼冒犯了你,为什么不赶我走?”展倩问安夏儿,想寻找出一丝安夏儿是否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的痕迹。 “刚才说了,感觉。”安夏儿喝着红茶道,“我感觉是见过你,但也有可能是错觉,而且在王宫,每个人几乎都对我毕恭毕敬,像你这样敢直言不讳跟我说话的人,还是头一个。” 安夏儿笑道,“我觉得你还是挺有趣的,我感觉你应该没什么恶意,留下来陪我说说话也是好的。” “公主感觉我没什么恶意?”展倩道,“为什么这样感觉?” “你应该是外国人。”安夏儿道,“但是不是间碟是另外说了,但我就没来由地想相信你,我也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也很奇怪,或许将你留下来,我能找到答案。” 安锦辰看了看安夏儿,缄默着。 安夏儿回头问他,“辰,你说是么?” “公主,你请随意。”安锦辰不揭穿展倩的身份,但也不为展倩说任何话。 展倩笑了,“那公主你的感觉是对的,无论我来自哪里,我肯定不会加害于你。” 安夏儿愣了一下,娇美的脸灿烂笑起来,“你当我身边的骑士是摆设?我就算将你带进曼莉宫,你也没有机会能伤害到我。” “是么?”展倩瞪了一眼安锦辰,“看来公主很相信你的骑士。” “他是我的骑士,我为什么不相他。”安夏儿道,“这位小姐你知道么,每一个王室都会有孝忠自己的勇士或骑士,王宫是权利的中心,其他人未必信得过,但如果连自己的骑士都信不过,那在这个王宫中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值得相信的人。” ……可你的骑士瞒了你很多事,展倩心里说。 “不过有一点提醒你。”安夏儿对展倩道,“你如果想留在王宫,说话最好小心一点,祸从口出,保持对每一个王室以及我的恭敬谦卑态度,是你能呆的前提,不然——” 旁边安锦辰接了一个电话,俯首在她耳边说,“公主,玛尔斯带人来了。” “真是快呢!”安夏眸子一弯,“听到没,我前脚带个人回来,后脚王宫的护卫统领就听到消息过来了,这是王宫,不是你来的地方,你不小心说话等下就会被抓进大牢严刑逼供你的来路和幕后主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