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局势·她的记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899章 局势·她的记忆!

第899章 局势·她的记忆! 但偏偏,掌控着这个国家的就是这个男人。 ——尤菲里奥·简特·埃里艮德。 当今西莱国王的亲弟弟,一个比国王小上二十岁,但看不出年龄的男人! 手握军权与政权,如今整个西莱和王宫都在他的控制下! 撒麦尔在旁边替他接着玛尔斯的电话,打开了免提。 听到玛尔斯的话,他拿着黑子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落下,“任性的公主。” 声音动听、唯美。 第一次听到的人,会为这个男人产生一种窒息感! “没有网络和存储功能的手机?”擅长调查人随身物品的撒麦尔道,眯了眯眼睛,“那就意味着打了任何电话,都将查不到记录。这种手机,若不是过时的古董机,就是特别制造,总得来说,是潜入者和碟战人员最适合用的机型。” 男人没有说话。 他无时不刻的平静决定了他的睿智和耐心,以及当今的王权在握! “殿下?”撒麦尔看着他,“怎样,要强行让公主把人交出来?那个人很可能是……” “没必要,曼莉夏的生日就快要到了,为难曼莉夏只会让国王提前气极身亡。”男人说道,“在他退位之前,他的死没有任何益处。” 按照西莱国的继承制度,国王若是在没有退位的情况下死亡,国王的儿子艾楚克王子将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撒麦尔明白,他们殿下要夺得王位,一定要让国王亲自将王位退下来并交给他们殿下。 而三年前,老国王答应退位的条件,就是将他的女儿曼莉夏公主找回来…… 这就是他们一定要将安夏儿平安带到西莱的原因! 这三年,是国王与他的女儿父女俩相聚的时光。 今年,国王必须退位! 不然这个摄政王尤菲里奥将采取最残暴的手段,杀了曼莉夏公主和艾楚克王子,直接夺位!——面对手握所有军权的亲弟弟,国王不得不答应! “那个人在曼莉夏身边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平时曼莉夏并不参与王权和政事……让人盯着就行了。”尤菲里奥目光淡如流水地道。 撒麦尔对电话说,“玛尔斯,听到了?让人盯着那个人……以及曼莉宫。” 挂电话后,撒麦尔道,“殿下,让那个人留在公主身边真的行么?万一她跟公主认识,让公主恢复了记忆……” “她不会。”男人拿起一枚棋子,美丽冷艳的灰眸目光居高临下看着这盘被他操纵的棋局,“为了她亲爱的父王,她不会问起她以前的事,毕竟——” 灰色的眸子里。 有着不容忽视的可怕。 “她重病的父王不希望她忆起。”令人胆战的胁迫。 “确实。”撒麦尔笑着一环手,“为了公主和艾楚克王子的安危,老国王绝对不敢跟殿下唱反调,告诉公主她以前的事。” “距公主生日前的这一段时间,王宫会有最后的平静,平静过后将迎来公主盛大的生日和婚嫁,国王退位,王室历史即将改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尤如吟诗般,目光平静,最后将一枚象落在一个格子中,将白子的王将死。 —————— 曼莉宫中。 这里气氛活跃,完全闻不到权谋的味道,安夏儿明朗的笑声飘在宫内。 “来来来,大家都过来啊。”她坐在中殿上座中,将所有仆人都叫了过来,用缀着玉珠子的帛金娄花扇子指了指展倩,“这是我们曼莉宫新来的侍女,从今以后就是我的贴身侍女了啊,大家在曼莉宫内要和睦。” “是,公主!”仆人们齐身道。 但也有人小声地问,“公主,你的贴身侍子不是叶莎丽么?现在她……是你的贴身侍女,那叶沙丽?” 两个打下手的老婆子终于逮到了机会,一个说,“是啊,公主,这三年叶沙丽一直服侍你,我们认为叶沙丽比较合适。” 另一个也瞪了眼展倩道,“对,公主。” “不!”叶沙丽闻言赶紧摆手,“公主,我没有这个意思……一切你说了算。” “哈哈!”安夏儿笑道,“叶沙丽很好,没说我不重视她了哦。” 她扇子一合。 “这样吧!”安夏儿道,“给叶沙丽升个职好了,以后叶沙丽就负责管曼莉宫内的所有侍女,嗯,侍女总管!大家鼓掌吧!” 啪啪啪! 仆人们热烈的掌声,为他们公主的公正。 叶沙丽愣了愣,无奈低下头,“谢谢公主信任。” 旁边展倩汗哒哒,怎么这曼莉宫平时气氛是这么欢脱的么?这么看来……小夏在西莱的日子过得挺不错啊! “公主,请低调一点。”站在安夏儿身边的安锦辰道,“来个侍女这么欢呼,英理王妃他们听到消息又会向国王打报告。” “哈哈,无所谓!谁让我是公主可以为所欲为呢!”安夏儿扇子往旁边一撑,笑得极放肆,“父王什么都不会怪罪我哦!王叔也不会拿我怎样吧?因为王叔现在不会惹父王生气哈哈哈!” 展倩感觉安夏儿看着不理王室政事,其实局势她很清楚…… 安锦辰颔首,“是,公主。” “那就这样了!”安夏儿又扇子一合,对展倩道,“来,跟大家介绍一下你叫什么?” 展倩一指着自己,“啊?我?” 所有仆人都看着她。 展倩咽了咽,感觉不能说出自己真名,万一人家得知去z国查到了呢? 她灵机一动,朝大家大大咧咧一挥手,“大家好,我叫展青,请多指教啊!” 安夏儿指着她大笑,“哈哈,是展倩吧!” 仆人们又看向安夏儿。 展倩也回头看向安夏儿。 安锦辰皱了皱眉。 空气一瞬凝滞了。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啊咧?” “公主?”展倩看着她,“你说我叫什么?” 展倩发誓,她来到西莱后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她的真名。 安夏儿扇子支着下巴,也奇怪自己刚才的话,“奇怪,我怎么感觉你应该叫展倩?” “……”展倩。 安夏儿想得脑子都打了结,也想不出为什么,刚才脱口而出的话仿佛并本出自她本意,只是下意识。 最后她一拍贵妃座的扶手,一指展倩,“算了,你就叫展倩好了,我觉得你叫展倩比较顺口,走,去喝下午茶!” 在安锦辰的陪同下,安夏儿去花园用下午茶了,她的公主生活就是整天无忧无虑吃吃喝喝! 展倩看着安夏儿的背影,突然感觉也许安夏儿潜意识里是还记得她的,又或者她根本还记得自己? “展倩?”叶沙丽在旁边温柔地看着她,“还不谢公主赐名?” 展倩眸子一瞪? 赐名? 她本来就叫展倩啊,小夏你这坑爹的公主曝出了我真名啊啊啊! 展倩忍着流泪的心情,向安夏儿的背影鞠下躬,“……谢公主赐名。”想哭啊! 安夏儿坐在下午茶的桌边,目光轻轻看着前方,金色夕阳染着她的秀发,像渡着一层淡淡的辉光,美丽倾城。 她习惯性地用左手摸了摸右手无名指,想着展倩的话,“……展倩?我以前真的认识她?” 安锦辰笔挺地站在她身后,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王宫的骑士服,帅气得耀眼。 但他没有在意安夏儿低语的话,只是看着安夏儿习惯的动作,这三年,她没事就会抚着右手无名指……仿佛她的身体潜意识记得那里原本带了个戒指。 ——她与陆白的婚戒。 傍晚,国王给王室发出了晚宴的邀请。 lulu午觉睡到了傍晚时分,醒来后安夏儿跟她介绍了新来的展倩,“lulu,这是展倩,以后就是我们曼莉宫的侍女了哦,以后展倩也会陪你一起玩哈!” “叫展倩啊??”换上了一身玫红色小礼裙的lulu用闪亮的大眼眸看着展倩,“好哦!那lulu也会跟展倩阿姨玩?” 阿姨? 展倩再次泪目。 她还没嫁啊…… 但她和安夏儿一个辈份的,确实该叫阿姨。 “再次介绍。”安夏儿对展倩道,“这是我宝贝的女儿,lulu,可能平时你也要陪她一起玩了,注意哈,lulu看着人小其实——” 安夏儿话没说完,只见lulu捏着两只粉嫩的胖胖的小拳头,小人儿向展倩冲过去。 “展倩阿姨,lulu要抱抱?” 她张开短短的小手臂,声音稚嫩动听。 冲过去直接往展倩身上一跳。 嘭! 一声巨响! 将展倩撞到了大殿的另一边。 “啊呃……”展倩双目突出,张开口,几欲吐出几口血来。 lulu粉白的胳膊腿趴在展倩身上,弯起眼睛,粉扑扑的小圆脸在展倩身上亲昵地磨蹭着,“妈咪喜欢展倩阿姨,lulu也喜欢?” 叶沙丽赶紧跑过去,“lulu小姐,不可以这样哦,你会撞疼别人的。” “诶?lulu要展倩阿姨抱抱?”lulu向展倩伸着小手。 安夏儿汗了汗,跟展倩补充自己刚才未完的话,“lulu虽然小,但跑得特别快,力气非常大……以后跟她玩,要小心。” 叶沙丽从展倩身上将小女娃抱起后,展倩依然四肢僵硬地躺在地上,手抽了抽,张开口说不完整话,“你确定……是你生的女儿……这不是小金刚?”她好歹是个军人,感觉被三岁的女娃娃干掉了。 “嘛,习惯就好。”安夏儿汗颜地从叶沙丽手中接过小女娃,让人将展倩扶起,“她喜欢的人才会冲过去抱,这表示,她喜欢你哦。” “是……是么。” 展倩肺腑作痛。 安夏儿抱着lulu在曼莉宫外面上车后,还没有完全回血的展倩和其他仆人出来送。 安锦辰上车前,展倩找了个机会问他,“安四少,小夏她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不记得我?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不记得?” 安锦辰停了一下脚步。 “是人为是意外?”展倩看着他秀逸的背影,“你看到了,她知道我叫展倩……还有,lulu是怎么回事?那是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