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南宫焱烈又来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01章 南宫焱烈又来了

第901章 南宫焱烈又来了 王宫总管鲍伯还坚持着国王的立场,说道,“陛下,我有一个疑问,请问能问一下南宫先生么?” 国王点了点头,不知是否因为身体的原因,脸色不好。 鲍伯以前是国防部长,也是手握重权的官员,国王的心腹。 尤菲里奥夺权后,才撤消了他的官位,如今他只是王宫的总管以及国王身边亲信! “请问南宫先生。”鲍伯说道,“凭你以前身份想娶公主,自然名正言顺,但现在谁都知道南宫家族在三年前那一场金融风暴中掉出了欧洲四大金融贵族之一,现在靠着南宫家族的家底,勉强算是意大利的名门吧,请问南宫先生你现在用什么来取公主?” 南宫焱烈是一个极傲慢的人。 听鲍伯的话,他轻哼了一声反问,“那以达鲁总管的话说,只要南宫家族重新振兴之后,我就可以将公主娶回去,是这个意思?” 鲍伯很清楚这个跟尤菲里奥走在一起的男人不简单,“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那行,我不想说就算南宫家族不再振兴以我现在手上仅有的财力也绝不会让公主跟着我受罪的话。”南宫焱烈气魄强大地道,“如果国王陛下与公主需要南宫家族的话,那我一定会将南宫家族尽快振兴起来,恢复到以前的社会地位,到那时候再娶公主。” 他看了一眼尤菲里奥,“但是,将公主许配与我的消息,我还是希望能在公主的生日上公布!” 他这话也是提醒尤菲里奥! 他不担心尤菲里奥敢悔约…… “可以。”不等国王或鲍伯说话,尤菲里奥道,“南宫,我可以替陛下答应你,那就期待你将南宫家族重新振兴起来。” 没有人敢问他凭什么代国王答应。 只有英理王妃脸色难看! 还是鲍伯看了一眼安夏儿,说了一句,“尤菲里奥殿下,这是公主的人生大事,你不好替陛下答应吧?” “遵守承诺,是一个王族不能忽视的问题。”尤菲里奥道,“陛下不会不答应吧,公主也是王室的人,不会不管王室荣耀与名声,公然反抗这门亲事吧?” 安夏儿看着对面那个有着看不出年龄的美貌却可怕的男人,她的王叔,握了握手。 “尤菲里奥,可以了。”国王出声,“在夏儿的生日上公布这个消息便是,南宫,我还是希望你到时拿出点想娶夏儿的诚意来。” “当然,陛下。”南宫焱烈绅士地道,目光向安夏儿投去一瞥。 “咳咳……” 上座中国王又咳嗽了起来。 一顿晚宴还没有开动,王族之间便开始暴露着野心,国王道,“其他人用餐吧,我不太舒服先离席,夏儿和lulu跟我来。” “是,父王。”安夏儿起身,代替护士亲王推着国王的轮椅离开了宴厅。 “恭送陛下!” 晚宴上的王族起身。 …… 安锦辰也抱着lulu随后出来了。 将国王送回房间后,lulu落地马上情绪高涨,施展她友好的熊抱方式,朝床上的老国王冲过来,“国王外公,要抱抱?” 安夏儿一惊,“lulu!” “国王陛下!” 护士和鲍伯大叫。 安锦辰两步上前,直接抓着奔跑中的lulu手臂一把提起—— lulu双脚离地。 病重的国王脱离危机。 “诶?lulu要国王爷爷抱?”lulu向国王挥着小手。 “呼,吓死我了。”安夏儿拍拍胸膊,一边对可靠的骑士道,“辰,做得好,nice!” 鲍伯也松了口气。 以国王现在这身体,再被lulu小姐一撞,恐怕真的要归西了…… 汗! 上回国王就直接被撞昏迷了,整个王宫急得不得了。 靠坐在床上的国王慈爱地对lulu张开手,“没关系,lulu过来吧。” 安夏儿这才从安锦辰手中接过女儿,小心地送到国王手里,“父王当心点,lulu现在……又重了点。”委婉地将‘胖’字咽了回去, “没关系,长得多好。”国王满意地看着粉嘟嘟的小外孙女,眼睛弯起来,一向严肃的国王此时才露出一个长辈的慈和。 ——以及他弯着眼睛笑的时候,才看得出他与安夏儿眉眼之间些许的相似之处。 “呐呐,外公。”小lulu张着手一边比划一边说道,“刚才lulu没有说话哦,是不是很乖?妈咪说只要lulu在晚宴上安静,外公就会高兴哦……” “对,真乖。”国王点头。 刚才的晚宴上,小孩子确实不宜出声。 而王室的孩子,自是从小就得开始适应一些场合,再闹腾的小孩子都会在某些重要场合上保持安静。 ——这是一个王族自小必须具备的修养。 “呐呐,外公会陪lulu玩吗?”lulu大眼闪亮,“陪lulu玩!” 安夏儿汗了汗,“lulu,外公身体不好哦,先下来好吗?” “外公现在不能陪你玩,但会找人陪你玩。”国王说着回头对鲍伯道,“让人带lulu去宝库中挑她爱玩的东西,算我送她的玩具。” “陛下?”鲍伯道,“那可是珍宝……” “无所谓。” “是……”鲍伯低下头,叫来两个侍女带着lulu去挑玩(珍)具(宝)去了。 将王室的珍宝当玩具送给lulu小姐,国王也算是真疼小外女了。 安夏儿看着女儿高高兴兴地去了,对国王道,“父王倒是喜欢lulu呢。” “看着她,就会想到你小的时候。”国王叹说,“只是当时,你母妃还在……” 安夏儿垂下眼眸。 “其实当年尤菲里奥就决定要政变了。”国王道,“蛰伏十几年,如今拿下了所有的大权,又用你和艾楚克胁迫索要王位。” “那父王怪我的存在,变成了王叔威胁你的东西么?”安夏儿道。 “当时带你回来,也是我的意思。”国王说道,“因为尤菲里奥已经找到了你,就算让你继续呆在外面,他也会将你找回来威胁我,我倒不如说要他将你平安送到王宫,才会退位与他。” 安夏儿紧握着手。 “是夏儿你不要怪父王才对。”国王说,“刚才在晚宴上,同意南宫焱烈将你许配与他。” 安夏儿坐在国王纯金打造的床前,勉强地笑笑,“这也不是父王的意思吧?是王叔要你那么说,父王不得不那么做。” 国王叹了一气,“你明白就好,其实晚宴上那三件事都是尤菲里奥要我公布的。” 他又道,“夏儿,我之前并不想将你接回西莱,只可惜尤菲里奥和南宫找到了你。” 让安夏儿呆在外面,也许就不会掺入到如今西莱的王权争斗中。 当时他让鲍伯去南宫焱烈那边接安夏儿,只是想保障安夏儿的安全…… “我知道。”安夏儿说,“父王,我不怪你。” “还有一件事,父王需要向你道歉。”年迈的国王看着安夏儿,“那就是你回西莱之前的事,跟一个男人生下了lulu……” 安夏儿抬脸看着他。 “很抱歉夏儿。”国王婉惜地皱起眉,“现在父王不能告诉你你以前的事,尤菲里奥会一直按兵不动,等着我退步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不能告诉你你之前的事。” “如果我说了,或者我身边的人说了,他会杀害你和艾楚克。”国王道,“你们一个是我的儿子一个是女儿,虽然英理只想从我这替艾楚克得到王位,但到我这把年纪,父王还是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孩子。” 安夏儿想到刚才在宴厅中那些明目张胆拥护尤菲里奥的人,很替自己的父王心疼,她抬起红红的眼睛,“父王别说了,我知道你为难,我不问我之前的事就是。” 国王深深地叹息着垂下眼睛,“父王对不起你……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 安夏儿挽起笑容,“父王别这么说,虽然我不知道我之前遭遇过什么,但我不后悔回到王宫与您相见,没有人会不想跟亲人团聚。我回来的这三年,很开心哦,我衣食无忧,有花不完的钱财,所有仆人都对我恭恭敬敬,我平时只吃喝玩乐,可以不理政事,偶尔做做慈善事业,投资做点生意,看着lulu长大,父王又疼我和lulu,我没什么可怪父王的。” “公主,你真是太体恤了。”鲍伯很感动。 “夏儿……”老国王叹息着。 “对了。”安夏儿突然道,“对于现在王宫的形势,父王要听听我的意见么?” “哦?”国王与鲍伯互看了一眼,问她,“夏儿有什么意见?” “如今王叔大权在握,父王您上了年纪,退位是迟早的。”安夏儿说,“到时如果将发生什么危险,父王就跟我离开王宫吧,王位王权什么的,他们要就给他们好了,我这几年赚了不少钱,我可以接父王到国外去享天伦之乐。” 国王听着安夏儿的话,过了一会,突然笑起来,“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性情洒脱!”笑到最后,话音又落了下来,“可惜,英理她不这么想,她誓要将艾楚克扶上王位。” “英理王妃和艾楚克的那几个拥护者,根本斗不过王叔,现在整个王宫都在王叔的掌控之下。”安夏儿很清楚现在王宫内的局势。 “所以我更加无法不管他们。”国王道,“虽然艾楚克那样,但也还是我的儿子。” “父王……”安夏儿看着国王。 “夏儿你若是个男儿就好了。”国王感概,“父王还能想法将你扶上王位。” 安夏儿摇头,“父王,我不要王位,我觉幸福比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