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公主认识陆白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05章 公主认识陆白吗?

第905章 公主认识陆白吗? 展倩拧眉,“就是说你刚从昏迷中醒来时,是没有失忆?当时还给lulu取了名字,之后失忆了?” “大概是这样吧。”安夏儿剥了一瓣甜橙放在口里道,“不过我也想过,能让我忘记以前的事,大抵不会有多愉快吧,那忘了就忘了。” “不不不,等一下。”展倩听到了更重要的,“你是说,lulu今年也三岁,是三年前你生的?” “是啊,我不一直说么。” “……”展倩缓缓调头看向安锦辰,想从安锦辰毫无波澜的脸上看出什么。 不可能的。 裴欧说,陆白从意大利只带回来两个孩子,安夏儿应该只生了对双胞胎。 那为什么同一个时间,她还生了个女孩? 安锦辰不出声,不阻止展倩说什么但也不会回答展倩人什么。 展倩道,“公主,那你确定lulu是你亲生的,你有做过亲子鉴定什么的么?” “噗!”安夏儿差点将口里的东西喷出来,“还用做什么鉴定,你看着lulu那么像我,怎么可能不是我生的,必须亲生的好吧!” 展倩无从反驳。 lulu确实很像安夏儿…… 她突然作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当年安夏儿可能生下了三胞胎,陆白他们只带回去了两个,还有一个是在安夏儿这边。 因为某一些原因,陆白他们并没有发现最后一个女婴…… “嗯,倒也是。”展倩点头,“lulu和公主你确实有母女相。” “是吧,哈哈哈。”安夏儿开心地笑着。 展倩是军医,必定比常人更明白失忆的原因,“那敢问公主,我能问一下你三年前脑部受过伤么?因为一般失忆都是因为脑部受过重创或者遭受重大打击……” “不,没有。”安夏儿道,“起码我身上除了剖腹产的痕迹,没有别有伤口,三年前我昏迷的原因医生也说是因为体虚造成的。” “……”展倩不明白了。 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失忆? 展倩很想问安锦辰,他们来到西莱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安锦辰不会告诉自己。 ——他希望安夏儿保持这样的状态。 展倩很想对安夏儿说,其实lulu可能是你和陆白的孩子,陆白是你的老公,并且你还有两个儿子在z国……但这么突然的事说出来,展倩怕安夏儿不信。 展倩突然换了一下语气,轻松地跟安夏儿笑说,“那就不问这件事了吧,不过我可以告诉公主哈,我确实跟公主认识,是公主以前的朋友。” “是吗?”安夏儿端起一杯果酒,跟展倩碰了一下,“那留下展倩你真是太庆幸了,来,为我与过去的朋友重聚,干一杯!” 展倩坐下,大方地与她喝酒。 酒过半旬,二人开始聊天,展倩聊道,“我们以前有很多共同话题,像对美食的爱好啊,对事业的上进心啊,对白莲花的厌憎啊。” 安夏儿一边点头,“原来如此。” “还有。”展倩一指安夏儿放在桌边的价格高昂的ds第三代智能手机,“对ds品牌的偏好,我们之前一直都用ds的手机。” “哦?” “说到这,公主对ds这个牌子怎么看?” “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品牌,有最高科技的全息投影技术,如今占领了电子市场。”安夏儿说,“是帝晟集团旗下的品牌。” “那公主听说过帝晟集团的总裁吧?”展倩特地提起陆白。 “你是说那个陆白?”安夏儿理所当然地道,“现在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名字吧?帝晟集团的创始人,全球首富,商界的神话。” “对对,我见过他本人,超帅的。”展倩洒过三旬,脸微红,“那简直是女人们的梦中情人。” “哦?”安夏儿调侃道,“你喜欢那种类型?” “倒不是说我喜欢……我有男人的。” “你有男朋友?” “呃……”展倩摆了一下手,“算了算了,我的事就不说了,说说这个陆白吧,其实他也有老婆的,对他老婆特别好,简直把他老婆宠到天上去了,女人都羡慕!” 安夏儿一边听一边点头,猜想着展倩应该是z国人,所以才会对那个陆白那么清楚。 “不过后来他老婆出了点事。”展倩说,“这几年都没有消息了……” “不能的吧。”安夏儿说,“偶尔看推特看网络平台,只要有那个陆白的消息,都会有他两个儿子的动态,他跟她妻子有那么可爱的儿子,不可能出什么事了吧?可能是淡出媒体视线在家相夫教子了吧?” 听着安夏儿的话,展倩不知如何跟她讲,“不,他老婆我也认识,那不是个在家呆得住的女人。” 安夏儿瞪大眸子,“展倩你连那个全球首富的老婆都认识?看来你来头也不小哦?哈哈!” “我也不知道跟你说。”展倩说。 说你就是陆白的老婆。 安夏儿以为她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当一个侍女了,“没关系哈,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你看你认识了一个公主,不会比认识一个全球首富的妻子差吧?” 不,都同一个人…… 展倩看着安夏儿,“对了,刚才你说你会上网,会看推特?” 安夏儿大笑,“看你说的,我又不是原始人怎么会不上网?公主也会上网啊!我还玩游戏呢!” “那你在网络上应该见过陆白的照片吧?”展倩问。 “见过。” “有什么感觉……我是说,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科技之神,还有……”安夏儿脑子里搜找着从网络上或报纸上看到过的陆白的照片,“就你说的,很帅?很吸引女人?” 当时她第一次看到时,确实有种特别的感觉。 看着那个男人,移不开眼睛。 大脑有几秒的空白。 她无法形容心里的那种感觉,只能归于那个男人可能比较吸引女人,而她正好也是个女人。 “只是这样?”展倩试问道。 “那能怎样。”安夏儿耸耸肩,“对不认识的人怎么作过多的评价?” “……” “不过我这次举办生日,王室邀请了很多国家的权贵,不知道有没有请他。”安夏儿食指支着下巴,“以他的商界地位,王室应该会很想攀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