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久隔三年的相见(1)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06章 久隔三年的相见(1)

第906章 久隔三年的相见(1) “那你呢!”展倩猛地一抓安夏儿手,“你对陆白真的没别的看法?” 安夏儿看着她的手,拧了拧眉。 展倩赶紧松手,“对不起公主,冒犯了,我一时激动……” 安夏儿大方一笑,“展倩,我不知道你想让我对他有什么看法,但我真的不认识他,难道这……会让你很苦恼吗?” 看着安夏儿温和的目光,展倩头再度垂了下去。 突然,她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不! 还有一点! 展倩一抬头,“那公主在媒体或网络上见过陆白的照片,那他妻子的照片呢?公主见过他妻子么?网络也有他妻子的照片!” 虽然这三年几乎没有安夏儿的消息了。 但以前安夏儿和陆白可是媒体追踪的焦点,网上一搜肯定还大把安夏儿的照片! “他妻子?”安夏儿愣了愣。 “借公主手机一用!” 安夏儿将自己手机解锁后,替给她,看她想干什么。 展倩在网上直接输入安夏儿的名字,然后找出几张三年前安夏儿的照片,将屏幕对准安夏儿,“公主请看——” 当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时,安夏儿愣了愣,“诶?我?” “这是陆白的妻子。”展倩说。 “……” “公主不觉得奇怪么?”展倩问她,“连你自己都觉得照片上的人是你?” 安锦辰紧握着手。 安夏儿愣了一会,又笑了,“你刚才问了我半天关于陆白的事,你就是想说我和陆白妻子的长相相似?” “不,你就是她!”展倩认真地盯着安夏儿,“陆白的妻子叫安夏儿,公主,这就是我一开始叫你安夏儿的原因!公主你是陆白的妻子安夏儿,也是我的朋友!” “……”安夏儿愣了一会,缓缓地弯起眸子笑。 “你——” “原来是这样,展倩你问了半天是想说我是陆白妻子啊?”安夏儿声音清脆地笑了起来,“不过,我跟他妻子长得像应该是巧合吧。” “你在说什么呢?这就是你!”展倩见她果然不会相信,急了,“公主!你是陆白的妻子!” “但这是不可能的啊。”安夏儿不急不徐地说道,“我怎么可能是那个陆白的妻子,如果是,他怎么可能不来找我?也不要他的女儿了?按你的话说,lulu就应该是他的孩子吧?” “lulu肯定是他的孩子,而且他没有来找你一定是另有原因——” “还有。”安夏儿打断她的话,“陆白有他的孩子,而我也有我自己的孩子,他是国际大总裁,我是西莱的公主,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嘛。” “公主你相信我,你真的是安夏儿!”展倩又着急地握着她的手。 安夏儿站了起来,“展倩,你喝多了,醒下酒再回去吧。” “公主!”展倩紧抓着她的手不放,“我没有喝多,你若不信,怎么解释刚才陆白妻子的照片?公主不觉得那就是你么?” “没有血缘长得相似的人不是不可能存在。”安夏儿道,“且不说娱乐圈经常会发现长得谜之相似的明星,《美国邮报》曾登出一例事迹,一名女士环游世界时在别的国家发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她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们将对方带回家里连自己的父母都区分不出来。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照你这么说,我顶多跟那个陆白的妻子长得像罢了!” 说她是世界首富的老婆?她无法相信这么可笑的事。 “你为什么不相信?”展倩道,“公主你真是安夏儿!” “放手。”安夏儿皱眉,“要回王宫了。” “小夏!” 安锦辰握着展倩的手腕,“注意你的身份,敢无礼冒犯公主?” 用手劲将展倩手生生扯开,陪着安夏儿离开了马会。 安夏儿和安锦辰走后,展倩颓然地坐了下去。 她揉着头发,“……果然不会信么。” 安夏儿上车后,安锦辰看着她的沉默的侧脸,“公主?” 安夏儿拿着手机肩头发抖。 最后抬起脸大笑,“哈哈哈!网络上那个陆白的老婆真的跟我挺像哦,竟也有跟本公主长得这般相似的人,要不要申请个什么吉尼斯记录啥的……” “……” “我再看看啊。”安夏儿继续在网上搜着那个陆白妻子的照片,一张张看,“诶?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啊,我比她胖……不,丰满!而且我头发比她长!辰,你对比一下,看我眼睛是不是比她大?——” 安锦辰看着图片上因为拍摄角度问题半磕着眼眸的安夏儿,以及眼前神采飞扬睁着大眼睛的安夏儿,没有说话。 “……” 这不一样么。 “不过,我的荣幸哈!”安夏儿很乐观,“虽说我是公主,但对方也是那个帝晟集团的总裁夫人,跟那陆白的妻子长得像,我不亏。” 当晚展倩醒酒后,在墨都街头找了个古董级的公共电话亭。 投入几个西莱币,打了个国际长途给裴欧。 “裴欧,是我。”展倩抚着凌乱的头发,“……我没事,小夏可能像言情剧中的一样狗血地失忆了,我告诉她她是陆白的老婆,但现在的曼莉夏公主压根不信哪!不是南宫焱烈和那个尤菲里奥亲王对她的记忆做过手脚,就是三年前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 距离对安夏儿的生日越来越近。 次日,安夏儿受邀替墨都一家花炮公司做开业剪彩。 剪彩结束后,记者纷纷涌来要采访这个公主殿下,安夏儿在安锦辰的护送下离开现场,在附近的王家礼会场休息。 “辰,让人拦着他们,我今天没有要受访的打算。”安夏儿气喘吁吁的,不明白当个公主为什么要答应去剪彩。 “公主,护卫已经拦住了外面那些记者。”安锦辰说,“这里是王家礼会场,一般居民进不来。” “那我们的车呢,什么时候回去?” “就在礼会场外面。”安锦辰道,“但现在外面还有记者,公主你先休息一会,外面那些记者离开后,就回王宫。” 安夏儿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不是我不想来,问题是西莱的市民太热情了,每次出来基本要被围观。”安夏儿叫苦道,“不过说确实的,且不论王室内部斗得怎样,西莱王室确实将这个国家治理得很好。” “西莱大部分大型企业都与王室挂勾,王室占大部分的股,这家‘皇家花炮公司’,据说在公主生日的那一天会燃放这家公司的烟花。”安锦辰说。 “原来如此。”安夏儿笑了,“连名字都跟王室挂上了,该不会又是王叔的的人开的公司吧?” 现在整个西莱王室,尤菲里奥亲王的资产最多。 “应该不是,尤菲里奥不会对花炮公司这种企业感兴趣。”安锦辰说,“是别的王室吧,非嫡系的,通过很多层关系找公主去剪彩。” 安夏儿头一垂,“对,想也是,他现在抓着王室的财政大权又统领陆军,管什么花炮公司。” 这时王家礼会场外面,又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 那些想采访公主的记者,依然没走。 安夏儿今天从王宫出来,墨都的记者们仿佛誓要采访一下这个即将举办盛大生日的公主殿下。 “哎!”安夏儿无奈地叹气,“辰,你去跟他们说就说我累了吧,想安静一会,你是我的骑士,你的话代表我记者们肯定会听。” 安锦辰点了下头,“是。” 安锦辰走后,安夏儿摘下了面纱,疲累地松出口气。 西莱王室的正统服装,未出嫁的女子,出门都要头戴头巾脸上戴着面巾。 这象征着她们的娇贵,不会轻易向外面露出面容。 安夏儿是个公主,穿戴更加严谨,平时出宫若不在车内,也是得戴着带纱,回到王宫面对曼莉宫的仆人,她才能毫无顾忌。 ——所以直到现在,西莱的国民都不知他们公主长什么样,只听闻美艳绝伦! “好多星星。”安夏儿望着天空。 天已经黑了。 西莱国环境优美,空气质量极高,是世界上污染最小的国家之一。 天色刚暗下,天空中就可以看见漫天银沙般的星星了。 “浅水湾夜晚的星星更多。”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轻雅的嗓音穿过安静的空气,如丝缎般动人地流传过来。 安夏儿愣了一下。 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谁?”她马上回过头,很紧张,这不是王宫内任何一人的声音。 这里是王家礼会场,一般王室有重大事宜时才会在这举行,平时有护卫把守着,一般居民进不来。 在安夏儿回过头后,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从礼会场其中一个门中走出来,门里被阴影笼罩着,礼会场高高的柱灯从上面洒下,因为建筑的原因,男人修长的腿和价格不菲的皮鞋首先被照亮,接着是他从容不迫的优雅身材,穿着考究的黑色西裤和黑色的法式男士衬衫。 黑白相间的‘valentno’领带上,一枚白金狮子头领带夹。 男人踏有条不絮的步伐走出来,完美得无法形容的脸宠,带着温文而华贵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