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女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09章 女儿……

第909章 女儿…… 确定她并没有恢复记忆后,陆白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不,就是因为我身份太高,高到可能会影响到你父王和尤菲里奥亲王的某些‘计划’,所以他们不敢请我。” 不敢? 安夏儿眨了一下美丽的眸,“陆先生误会了,我王叔我不多说,我父王是个德高望重的国王,他以及王室一定欢迎你来。” 陆白看着她,“怎么,公主希望我来?” “……”安夏儿咽了口口水,这么直接地问好么? 但问题是她先提出来了,不回答又说不过去。 “陆先生既然说过来是想认识一下我,为感谢您的抬举,我当然想邀请您来参加我的生日。”安夏儿道。 这个公主没白做啊! 这话说出来。 安夏儿自己都觉得得体! “是么。”陆白想了一下,“我看看吧。” 安夏儿还想再问什么,但不太好意思继续问下去。 她是公主。 她要矜持。 陆白转身的时候,突然说,“对了,听说公主有个女儿?” “……” 诶? 安夏儿愣了愣。 “不知公主的女儿几岁?”陆白说。 安夏儿呐呐地道,“……三岁。” 为什么? 陆白笑了,“是么,很遗憾今天没有看一下公主的女儿,希望改天能看到。”落下这话,他离开了礼会场,身影消失在一道门中。 为什么他会知道她有女儿?安夏儿整个人都愣住了。 直到安锦辰回来,安夏儿都没有回过神。 “公主?”安锦辰看着她视线的方向,“发生什么事了?” 安夏儿眨了一下眼睛。 陆白已经走了。 眼前已经没有了他的影子,仿佛,刚才只是一个梦一般……梦醒之后让人怀疑那个男人是否出现过。 安夏儿抿了抿唇,“……没什么,外面记者都走了么?” “走了。”安锦辰说,“我们可以回王宫了。” 回去的车上。 安夏儿一直在走神。 思考着那个男人的话,想着他的脸庞,他的眼神。 他或浅淡或冰冷的微笑。 像个令人着迷的存在,一直让安夏儿走神。 “辰。”她出声,“记得展倩刚来曼莉宫时,她叫你……安四少?” 安锦辰微微怔了一下。 “你认识展倩?”安夏儿道,“展倩说她以前认识我,那你以前也认识我么?” 安锦辰沉默了一会,“公主以前从不会问这个问题。” “……” 身为一个骑士,安锦辰第一次没有直面回答安夏儿的话。 安夏儿不忍心责怪他,愣了一下,终是笑笑,“好,那我也不问吧,我相信无论是展倩还是辰,你们都是为我好的。” 在王家礼会场碰到了陆白的事,安夏儿没有对人说起。 当晚回到王宫后,不想曼莉宫已经被笼罩在一层紧张的氛围中了。 安夏儿刚到行宫大门口,便看到了到了南宫焱烈的车! 还有一辆是—— 王宫大统领兼第一骑士玛尔斯的护卫专用车! 一下车,她微皱眉问门口的护卫,“南宫焱烈来了?” “是,公主。”护士说,“请公主快点进去吧,南宫先生和玛尔斯统尔他们都来了,是过来抓人的……” “抓人?”安夏儿大惊,“抓谁?他们凭什么抓人?” “说是怀疑曼莉宫内有间碟……” 安夏儿和安锦辰风风火火回进入行宫后,正宫大殿中,果然见南宫焱烈和玛尔斯都在,连撒麦尔也在,一行人兴师动众! “公主回来了!”大殿中的下人马上像看到希望叫起来。 南宫焱烈和玛尔等几个人回过头,见安夏儿果然阴沉着张脸走过来,身后跟着忠诚的骑士安锦辰。 “公主殿下。”玛尔斯和撒麦尔对她礼了礼。 “公主回来了?”南宫焱烈则直拉问她,“听说你今出王宫去帮一家公司剪彩了?” 三个高大的男人,都是在西莱王宫有地位的贵宾或骑士。 在大殿中央站着。 会给人一种严肃感! 但安夏儿并不会忌于他们,她可是公主! ——可以俯视他们! 安夏儿走到上座的贵妃椅上,坐下,接过叶沙丽呈上来的热毛巾擦了一下手,扔回盆中,动作有点大,她心情很不好。 南宫焱烈见她对自己的问话毫不理会,眼眸微眯。 玛尔斯声气十足地道,“公主殿下,我们今晚过来是——” “玛尔斯统领。”安夏儿又接过下人递过来的香奈儿护肤霜,山茶花的清香随着她的擦手动作,而四处飘,雍容雅贵,“我以为我上回跟你把话说清楚了,怎么?趁我不在,又想到曼莉宫放肆?” “公主,是因为我们查到曼莉宫中……” “间碟?”安夏儿眸子一抬,“你们想说谁是间碟?” “当然是她,公主前几日带进王宫的这个侍女。”玛尔斯一指旁边的展倩,“当时我就提醒公主小心,让我将这个人带去审查,是公主你阻挠——” 安夏儿眼神一狠。 玛尔斯是有勇有谋的骑士,看到安夏儿脸色变了,便稍微放松语气道,“我知道公主想相信她,但是,事实胜于雄辨,还请公主让我们将她带走吧!” 安夏儿看向展倩。 展倩正站在前面,半垂着眼睛。 不说话。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我若是不让我们还走呢?”安夏儿问他们,“你们是不是要强行从我宫中带人?” “不敢。”玛尔斯低头紧握着手,心有不甘。 显然他一直在怀疑被安夏儿包庇的展倩! 这阵子受尤菲里奥的命令,更是一直在盯着曼莉宫。 “不敢?”安夏儿笑,目光扫过他和撒麦儿,以及一同过来的南宫焱烈,“你们这不是已经不经我同意,来到曼莉宫准备拿人了么?还有什么是玛尔斯大统斯以及撒麦尔骑士你们不敢的?不用多久,你们非但要在我面前造次,还想骑到我父王或整个王室头上了吧?” “公主言重了。”撒麦尔马上低了低头,保持着对她的恭谦,“我们只是受命于王室的骑士,用生命保护王宫保护王室成员是我们的职务所在,公主的话让我们诚惶诚恐!”

下一篇   第910章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