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洒馆的会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14章 洒馆的会见

第914章 洒馆的会见 “下去吧。”安夏儿叹,“你尽说一些让我无法相信的事。” “……” 展倩如丧考妣地垂下了头去。 太失败了! 她没有让安夏儿相信的口才! “不过。”身后安夏儿又传来了一句,“我今晚在王宫外面碰到那个陆白了。” “啊?”展倩速度又扭过头看着安夏儿,满脸震惊,“你……今天在王宫外面碰到了陆白?” 安夏儿点了点头,耸肩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在西莱,但我确定是他,我今晚跟他说过话。” “……”展倩眼眸继续瞪大。 “怎么说呢,不愧是帝晟集团的总裁,是个让人看不透的男人。”安夏儿走到一边坐下,扬起唇角,看得出她对那个陆白的印象不错。 展倩从正宫大殿出来后,不停地抚着胸口,“来了来了来了,陆白真的来了,太好了……” 当晚王宫入夜后,安锦辰换下骑士服装出了王宫。 墨都一家酒馆。 酒馆有着意大利复古式的风格,灯光昏暗,聚集着许多来自世界上不同国家的人,一个星期后便是西莱公主的生日,许多国外的媒体记者已经纷涌进入了西莱国,以及一些慕西莱公主美名而来的名门阔少…… 安夏儿换上了他惯有的风格衣服,黑色的连帽卫衣。 帽沿盖着脑袋,将一半的脸都笼罩在阴影下面,不拘而轻傲。 “不要轻易联系我,我必须寸步不离地呆在姐姐身边。”他手肘靠在身后的吧台上,微微仰起脸,帽沿下的眸子清明冷静。 那个名动国际的黑帮成员进入这个国家的消息,已经惊动了国际刑警组织,国际刑警也进入了这个国家。 国际刑警那边的佼佼者安夙夜坐在旁边喝了一口酒,“三年前我跟你说过国际刑警组织总部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以卧底的身份呆在西莱王宫,盯着南宫焱烈和尤莫里奥有没有与那个黑帮勾结的消息,并传出来。当然,这个机会是我给你争取的。” “你已经说过了。”安锦辰说。 “但姐姐是怎么回事?”安夙夜咬紧牙关,“听说她失忆了,怎么回事?” “就是你听到的这样。” “这三年,你一直说姐姐很好。”安夙夜眼角瞪着他,“你可从来没跟我说过姐姐失忆的事!” “你现在知道不就行了。”安锦辰脸色平静 “我问你姐姐为什么会失忆?”安夙夜声音加大了一些,紧握的酒杯手微抖,无法掩制他这一刻的气愤。 因为是安锦辰跟他瞒了这么重大的事,还是事关于他姐姐的…… “为什么……”安锦辰声音没有起伏地念着,“因为什么都不重要,不是么?因为忘记了以前姐姐过得很开心。” “你无权替姐姐作选择!”安夙夜道,“开不开心也由她说了算,你觉得她开心也许只是表面,你说在姐姐那边保护姐姐,我信了你!但你是怎样保护姐姐的?她为什么会失忆?” “呵呵。”安锦辰笑了两声,“夙夜,你是嫉妒姐姐失忆了我可以在她身边,而你不行吧?” 安夙夜不否认,他也想呆在安夏儿身边。 他也是想日夜看着她。 但是…… “我不跟你计较这些,我只要姐姐幸福!”安夙夜手紧握起,“我现在就问你,姐姐身边那个孩子……是陆白的么?” 就算安夏儿有个女儿的事,西莱国民并不知道。 西莱王宫森严,不会让王室的密秘传出去。 但国际刑警组织作为国际最大的警察组织,总会有他们的渠道,得知一些国家内部的机密…… “你是说lulu?”安锦辰淡淡道。 “是不是陆白的孩子?”安夙夜道。 “你哪天见了姐姐,你亲自去问她吧。”安锦辰目光看着酒馆天花上昏暗的灯。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夙夜心疼地看着这个弟弟,“我们不是一直以来,都是最好的兄弟么?你为什么开始瞒着我做一些不经我同意的事?” “就是因为以前做什么,都得经过你的同意,所以三年前在s城我才没有带走姐姐。”安锦辰说,“才让姐姐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这是我最后悔的事!” 没有之一。 “每个人都会经历悲欢离合,尽管我也怪过陆白,但只要姐姐她无悔其实我们无权干涉她的选择。”安夙夜劝告这个弟弟,“锦辰,我知道你三年前看到姐姐受苦了,你难过,但那些已经过去了,姐姐现在也好了,你可以释怀了。” 安锦辰半低着头。 帽沿阴影下,牙齿紧紧咬着唇。 连细长的手指也紧握起来…… “释怀,怎么释怀……”他声音颤抖到令人心疼,“夙夜你知道三年前我在‘莫古公馆’看到姐姐变成那样时我的心情么?我很悔恨,悔恨为什么没有由我来给姐姐幸福,不然,也许她就不用经历那些……” 他豁出他的命,他也要让安夏儿幸福,起码不会受那些折磨! “我也想。”安夙夜沉声道,“我也想由我亲自给姐姐幸福,但是锦辰你不要忘了……姐姐她爱的不是我们。” 安锦辰唇上咬破了。 鲜红的血迹流了下来。 好恨。 “人只有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幸福。”安夙夜道,“就像现在,就像这三年,姐姐忘了以前,她是快乐了,有了公主的身份,自在尊荣,但是她快乐自在,但真的幸福么?” 安锦辰想起安夏儿经常抚着右指无名指的习惯,低着头,肩头微微颤抖着。 泪水从他阴影下的脸庞上落下来,这就这个二十几岁桀骜不拘的男子落下的泪。 无话可说。 懊悔不已。 他姐姐忘了过去的一切,但她潜意识里还记得陆白,记得她曾经的那一段婚姻,记得她无名指上曾经戴着戒指。 “记忆碎片的缺失,其实是生命的残缺。”安夙夜道,“过去的事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是幸运还是不幸,都是人生中的一部分。姐姐以前一直说她和陆白很幸福,其实她和陆白根本也发生过不快的事,但她依然说很幸福,那说明即使她与陆白不快的回忆,对她而以,也是无可替代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