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他效忠的只有公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18章 他效忠的只有公主

第918章 他效忠的只有公主 穿着一身白色骑十装的安锦辰进来了,身前斜带着金色的授带,肩上带着徽章,腰间一边佩带着枪一边俩带着骑士的剑。 这是每一个骑士的装束! 剑是他们对王室效忠的神圣武器! 但对他而言,这是他对安夏儿效忠的神圣之剑。 “不好意思,尤菲里奥殿下,我受你的指令保护公主自然要无时不刻地看着她。”安锦辰道,“即使在罗兰宝殿也一样,过了一定时间,我也会进来确认公主的安全!” “你是故意的吧?”撒麦尔冷道,“你还敢防着殿下?” “谁都一样。”安锦辰道,“因为我只是公主的骑士!” 撒麦尔脸色阴了下去,“怎么,你是想造反么?” 安锦辰没说话,当着尤菲里奥的面来到安夏儿面前,“公主,请问你没事吧?” 安夏儿站了起来,“不,我们回去吧。” “是。” 安锦辰陪着安夏儿刚转身,身后便传来尤菲里奥的声音,“你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以及当时授骑士之位时对西莱王宫起过的誓,敢背叛王室的骑士,是死罪!也将会让你成为联合国的通辑要犯!” 安锦辰只是顿停了一下脚步,“不好意思,我效忠的只有公主。” 至于其他人,不在他效忠的范围内! 撒麦尔道,“殿下,你看看他——” 尤菲里奥摆了一下手,此时他不愿在其他人身上浪费时间。 安锦辰陪同安夏儿离开之后,尤菲里奥玻璃般灰色的眸子又降了一个温度,“从今天开始,盯紧曼莉夏,不许她出曼莉宫以及王宫,听到没?” “是!” 安夏儿回曼莉宫的车上,一直没有说话。 lulu像个小胖猪一样,吃了睡,睡醒玩,玩了又吃,之后又睡……安夏儿回来后,lulu又在睡午觉。 她来到儿童房抱着小小的女儿,手缓缓收紧。 lulu之前那么小,如今好不容易长到了三岁。 抱着女儿,安夏儿感觉心都柔软起来…… lulu醒了一会,卷翘的睫毛困倦地眨了眨,“妈咪。” “嗯。” 安夏儿脸贴着她的。 lulu用肉肉的小手抚摸了一下安夏儿的脸庞,“妈咪怎么了?不开心么?” 安夏儿勉强地笑了笑,“也……也没有,就是,妈咪可能要跟南宫焱烈订婚了,之后要嫁给他。” “订婚?嫁?”lulu听着这几个字,反应着什么,“那个南宫叔叔么?” 安夏儿顿了一会,点头。 “那妈咪会不要lulu么?” 安夏儿紧紧抱着不松手地道,“不会,lulu会一直跟妈咪在一起,谁也没办法分开我们。” “这样啊。”lulu睡眼朦胧地,小脸在她身上蹭了蹭,“lulu也不要跟妈咪分开,lulu喜欢妈咪?” “嗯。”安夏儿心都要化了,“妈咪会保护lulu的,一定会。” “lulu也会保护妈咪。”lulu说道,“妈咪不想嫁南宫叔叔,那就不嫁了好不好,妈咪跟lulu在一起就好了哦!” 安夏儿只是抱着她,脸埋在lulu香香软软的身上。 展倩在花园里走来走去,心急如焚。 “怎么办怎么办?明天小夏就要过生日了,听说就要公布跟那个南宫焱烈的婚讯,还要订婚?”展倩一骂,“订尼妈!小夏已经嫁过了!还跟你订个鬼!” 脚步一站住。 她又木然,“不,为了老国王和lulu,她说不准会答应……怎么办?陆白不是来了西莱么,他什么时候来英雄救美啊?” 但担心归担心,展倩现在根本不能再打电话出去了,再打恐怕真的要被玛尔斯他们的给抓走了! 想到这,展倩灵机一动,去找安锦辰。 安锦辰几乎无时不刻地守在安夏儿身边,此时他正守在lulu的儿童房外面,守着里面的母女俩。 “尤菲里奥不可能……”他耳边和肩膀上夹着一只手机,瘦长的手指灵活地转动着一个多阶魔方,“他在西莱国有足够的军队,没必要去勾结黑帮。” 电话里的安夙夜不知说了什么。 安锦辰又传递情报道,“经常出入西莱王宫的外人只有南宫焱烈,如果王宫内有那个黑帮的人混入,那也只有是那个男人带进来了,但目前黑帮的人有没有进入王宫或哪些人是黑帮并不清楚,我平时只守在姐姐身边……” 话说着,安锦辰突然停顿了一下。 想起前阵子西莱王宫面向全国应征侍女和仆人的事。 那也许会成为黑帮的成员趁机而入的机会…… 旁边蹑手蹑脚靠近的展倩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听到了那边后面安锦辰的话,吸了一口气,“好啊,果然在打机密电话……” 安锦辰眼角顾了一眼那边,“就这样,挂电话了。” 挂电话后,安锦辰突然出现在展倩身后,“因为我打电话,他们抓不住!” 展倩一瞬间汗毛竖起来。 回过头。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不声不响来到了她身后,她竟没发现,她也是在军队受过训练的。 “因为我是国际刑警,你说到底只是一个军医。”安锦辰知道这个展倩的来路,毫不客气地道,“论战斗力,你不及我一指手指。” “……” 展倩不甘地咽了咽。 但无从反驳。 照刚才他能悄无声音来到她身后来看,他决没有吹虚自己的本事。 展倩看了一眼安锦辰面无表情的脸庞,视线移到他手上那个魔方上,想起在z国时的那一个电视综艺节目,“你是z国那个《魔方达人》节目的冠军夏辰吧?你这一手魔方玩得可配叹为观止,告诉你吧,当时我也在看那个节目……” 安锦辰对她的话不感兴趣,“刚才我那个电话,你若是说出去了我会杀了你。” 他说得轻描淡写。 轻到让人胆悸! 这个安锦辰跟安夙夜不一样,性格疯狂,估记他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展倩汗了汗,“是……是么?不过放心吧,既然我们潜入西莱王宫都有自己目的,那就谁也别拆穿谁。但我就想问,现在听到你打电话的人是我,但如果是曼莉宫其他的下人,你准备怎么办?杀人灭口?这不是一个国际刑警做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