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生日贵宾:LuLu不见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22章 生日贵宾:LuLu不见了

第922章 生日贵宾:lulu不见了 侍女索菲娅愣了愣,“诶?最厉害的人?” “嗯!” “这个不好说啊。”索菲娅道,“这个世界上最厉害最成功的商人肯定是陆白,但眼下在王宫内最厉害的男人,可能就是那个人了。” “快说快说,是谁?什么样的人呢?”lulu抬起稚嫩的小脸,眼睛扑闪扑闪地充满期待。 “现在的话,算上所有的西莱王室和今天来到了王宫的贵宾,最厉害的大概要数那个‘美利坚商会’的主席了。”索菲娅说。 “就是刚才国王外公说的那个?”lulu问道。 旁边几个侍女也开始讨论起来: “对,听闻很多国家领导都想认识那个男人。” “都说陆白世界第一首富,其实我觉得这个‘美利坚商会’主席可能跟陆白有得一拼。” “对对,听说对方今天上午到了王宫,王宫启用了最大的阵势出去迎接,不过听闻对方并没有下车,架子大了去了,王宫的护卫直接引领着他们去了郁金香殿。” “我也听说了,专门用座宫殿来迎接一位贵宾住下这可是史无前例,可见王室对那个‘美利坚商会’主席的重视,跟其他贵宾都不是一个待遇的!” lulu仰着小脸看看她,又看看她,听着她们的话。 侍女们一说到那个‘美利坚商会’主席,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讨论得更加激烈: “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会不会是像陛下一样德高望众的长者呢,还是成熟魅力的男士呢?” “反正明天公主生日就可以看到了,其他国家还来了许多帅气的男士,估记都是冲公主来的,哈哈哈!” 一说到帅哥美男,几个年轻的侍女便清脆地笑起来,年轻女子都爱讨论美男子! 索菲娅见大家都这么说,便低下头笑着道,“lulu小姐,那估记现在王宫内最厉害的就是那位……诶?” 桌上空无一人。 原本坐在这的lulu不见了。 几秒后,整个花园传来了侍女们的大叫: “lulu小姐,你在哪里啊?” “不要捉迷藏,快出来!” “来人啊,不好了,lulu小姐不见了!” 国王宫外面的守护正警慎地站着岗,突然眼前一道小小的影子冲了出去,冲进了前面的花坛中,快到只令人看到一团粉色。 守护都太高,没有看清楚刚才脚下飞奔出去的是什么,“什么东西出去了?猫么?” “陛下没有养猫吧?” “英理王妃养了只波斯猫……” 为首的护卫一吼,“不对,英理王妃的猫是白色的,今天也没有过来,一定是lulu小姐!赶紧将她带回来,现在王宫中贵宾太多,不能让她乱跑……” 王宫是个庄严而肃穆的地方,护卫们马上展开搜查,小lulu的力气和飞奔的速度整个国王宫的人都知道的,护卫们马上奔过去找人。 ———— 郁金香殿,西莱王宫用来招待偶尔进宫的亲王居住的地方,绝无招待国外贵宾的惯例。 但为了显示西莱国对那个男人的尊敬,王室直接将那个男人迎接去了郁金香殿,其他国家的贵宾都住在王宫专建的行宫中,而有些贵宾则是自己选择住在王宫外面的酒店。 郁金香的园林中,以郁金香为主到处繁花锦簇,典雅又壮观,彰显着一个王家宫殿的大气华丽风范! 莫珩瑾和秦修桀陪着陆白,看着这个西莱王宫,陆白不喜住处太多的下人,更不喜欢别人安排的下人,所以郁金香殿内大部分下人都被支出去了。 “西莱果然还是不请敢你啊,陆白?”莫珩瑾在旁边感叹,陆白现在只是以‘美利坚商会’主席的身份过来,并不是西莱发了请帖给陆白本人。 下午的夕阳照在陆白身上,为他眉梢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辉,一身深色欧式的大衣加西装,脸色冰冷,气质高雅而华贵。 “心虚,自然不敢面对我。”陆白目光扫过前面那片绿湖,褐眸加深,“他们以为将安夏儿带回了西莱,我会不知道?三年前国王的人可是当着修桀的面将她带走。” “陆总你也别这么说嘛,这鲁布旺夫老国王也是被尤菲里奥逼到没有退路了。”莫珩瑾道,“再说了,三年前也是你将陆少夫人放回西莱的吧,别跟他们计较了。” 陆白没说话,他让安夏儿呆在西莱是一回事,但西莱企图对外隐瞒安夏儿的存在就是另一回事了。 莫珩瑾与他一同看着前方,翡翠般的绿湖对面,是曼莉宫的方向。 “所以。”莫珩瑾看着他,“这回‘曼莉夏’公主的生日,你不惜以‘美利坚商会’主席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打算做什么?直接将她抢回去?” “抢?”陆白唇角动了一下,“我说过会让她再选择一次,就一定会,当然,如果她向要求我什么,我不会拒绝就是了。” “比如说?” “若不是她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以西莱这样的小国,还没有资格让我过来。”陆白道。 莫珩瑾惊了一下,“等下,她亲自请过你?” 陆白想起在墨都王家礼会场的那一晚,微笑,“当晚,这一回,安锦辰他们该没话说了吧?” 这是安夏儿请他来的,不是他没有让她选择。 “不不不。”莫珩瑾马上道,“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见过她?你一早就过来跟她见过面了?” “前几日,在王宫外面。” “……” 莫珩瑾笑容僵了。 你这是跟她私下约过会了嘛? 以陆总你的这张脸,有几个女人不动心的! ……都是套路! “是,是么。”莫珩瑾僵笑着,作为也加入了‘美利坚商会’的瑾年集团总裁,莫珩瑾绝不会拆穿这个大boss的套路,“也对,以陆总与陆少夫人往日的恩爱情份,她既然失忆了,也绝对会爱着你的。” 这话很对陆白胃口,他满意一点头,“与珩瑾过来,果然比跟裴欧在一起出门强。” 因为换了裴欧估记是要拆你套路,莫珩瑾心想着口里又是另一套说辞,“哪里,西莱刚好也发了请帖给我,有幸与陆总你同行,那就一直过来看看西莱这场政乱会怎样收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