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最隆重的生日:墙倒众人推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34章 最隆重的生日:墙倒众人推

第934章 最隆重的生日:墙倒众人推 贵宾要离开,并不好强留。 “好,我代表西莱王室感谢龙家,带人去恭送龙少爷。”国王鲍伯说。 “是。” 鲍伯带着人出去送龙雨斯了。 公主的庆生环节过了,便是国事了。 撒麦尔骑士一刻不离地站在尤菲里奥身后,另一名骑士亚文送上了尤菲里奥的演讲稿,尤菲里奥扫了一眼内容: 下面开始向各国贵宾介绍西莱的未来发展方向,希望有更多国家与他们结盟;以及宣布安夏儿与南宫焱烈订婚;国王身体抱恙,退位。 尤菲里奥带上微笑开始说道,“再次感谢各国贵宾前来为我们公主殿下庆生,借公主的生辰之喜,下面我会跟众位说三件大事。一是西莱的未来发展策略,西莱最大商业街的建造……” 国王身体不适,时不时在咳着,这个摄政王出面替国家发言没有任何人会奇怪。 陆白站了起来,显然对后面的环节没兴趣,“不好意思,鲁布旺夫国王、尤菲里奥亲王,刚来西莱时差没有倒好,我也回郁金香殿,随后将国会文件送给我一份就行。” 言外之音,我对你们国家怎么发展也没兴趣! 尤菲里奥眸子微微闪动,知道这个男人不给自己面子,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以礼相送,“行,那请陆先生先回去好好休息。” 陆白带着阿瑞斯和秦修桀当场便走了。 安夏儿目光一动,跟旁边的国王低声示意了一下,不动声色地也跟着离席了。 南宫焱烈没有忽略掉安夏儿跟着离席的举动,目光随着她的身影移动。 但贵族女士的中途离席有时是因为出去补妆,若不是正式离席并不用向宾宾道离,所以在场的人一时也并没有在意安夏儿的离开。 但当尤菲里奥将西莱的未来发展和最大商业街建造的发言都讲完了,安夏儿还是没回来,有些人开始注意到了。 有人低声议论:“公主去哪了?” 南宫焱烈黑眸骤寒,因为在安夏儿出去之前,陆白也出去了。 这个男人查觉到了异样! “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他站起来绅士地扣起西装扣子,准备追出去。 “慢着。”其他人并未出声,作为一名国际刑警坐在这里的安夙夜也突然站了起来,“南宫先生,你恐怕不能离开。” 周围西莱王室和其他国外贵宾的声音顿时都停了下来,看着突然说话的安夙夜! “请问安警官什么意思?”外宾面前,南宫焱烈保持着客气的冷笑,“为什么我不能离开?” “本来我打算将这件事延后再说,尤菲里奥亲王的发言结束,这毕竟是公主的生日。”一身神圣威严警服的安夙夜看着南宫焱烈,也露出一丝早有准备的微笑,“但以防南宫先生会趁机跑了,我还在现在将话说清楚吧?” “这位安警官,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南宫焱烈本来就急着出去找安夏儿,这会见安夙夜敢阻止他,当场变脸了,“你说谁会跑了?你最好把你的话说清楚,不然敢对我无礼纵使是国际刑警我也一样可以让你们后悔!” 位高权重的摄政王尤菲里奥出声,“安警官,你的话确实有失礼之处,南宫先生是西莱王室的座上贵宾。” “不,办案是警察职责,不管罪犯是权贵还是平民。”安夙夜说,“不瞒在场的各国权贵,其实我这趟代表国际刑警来西莱,主要是要找这位南宫先生,因为他跟三年前意大利的两宗枪杀案有重大的嫌疑,我们过来是调查他。” 站在安夙夜身后的两名国际刑警立即亮出文书! 周围贵宾顿时接耳议论起来。 南宫焱烈脸色不知多可怕,但他反笑道,“安警官你说我跟什么案子有嫌疑?一个国际刑警敢胡说八道,你们整个国际刑警组织都必须为你的言行负责!” “我当然清楚这一点。”安夙夜道,“但如果南宫先生觉得自己光明磊落的话,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刚好在场的各国贵宾可以作旁听。” 南宫焱烈此时急得恨不昨杀了这个安夙夜! 若不是在场人太多的话…… 南宫莞淳脸色一变,“大胆!你知道我哥哥是谁么?你敢污谄我哥哥?” “南宫小姐。”还在场的莫珩瑾喝了口酒,调侃地笑道,“人家安警官是在办案,还没说南宫先生是否有罪只是在说他有嫌疑,怎么?你便这么着急了?着急恐怕会让人觉得心虚。” “闭嘴。”南宫莞淳早已经查到了三年前骗了她的是这个男人,她脸色寒了下去,“我想像莫总这种骗子,没有资格说我哥哥有没有犯罪嫌疑!我哥哥是正统地南宫家族继续人。” 王室的人看着这一幕,一时都不好开口了。 尤菲里奥的脸色也不好,本来接下来就要宣布南宫焱烈与安夏儿订婚的环节了,怎知安夏儿一去不返。 要出去找安夏儿的南宫焱烈也被国际刑警给绊上来了—— 作为一名洞悉各种阴谋的政客,尤菲里奥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警告道,“安警官,你若没有证据就指向南宫先生,这不合适吧?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各国高官司和显贵,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你们国际刑警能得罪得起的。” “我只查案子,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安夙夜不畏强权,一如当初他不畏忌陆白。 这让尤菲里奥脸色当场冷了,“来人,把这位安警官请出国会大殿……” “尤菲里奥亲王。”莫珩瑾出声,“我要求让安警官把话说完,毕竟我们的国家都属于联合国之内,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的都要维护国际法以及配合国际刑警,不是么?” 有一些忌畏南宫焱烈,不敢说话。 但莫珩瑾是陆白那边的人,顿时多国的权贵都附言起来: “对,我们赞成莫总的话,把事情调查清楚吧!” “毕竟如果南宫焱烈真的与枪杀案有关,有这么危险的人坐在我们旁边,我们谁都不放心!” 南宫焱烈脸色乌黑,这些都是墙倒众人推的角色,以前南宫家族兴盛的时候大都都往他这边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