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最隆重的生日:陆白的蜜语![发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35章 最隆重的生日:陆白的蜜语![发糖]

他紧握拳,发誓让这些人生死不能! “南宫先生,我也相信你与案子无关,即如此,那南宫先生何不听听这位安警官问什么问题,以消除嫌疑呢?”带着王冠的老国王出声了。 尤菲里奥见国王擅自发话,脸色阴了一下:这个老家伙! 但国王都发话了,尤菲里奥也不好当着外宾的人不给国王面子,“既然如此,那南宫先生就看在我们王宫的面上回答一下这位安警官的问题吧?” 南宫焱烈急着将安夏儿找回来,订婚! 他看了一下黑宝石打磨的腕表,上的时间,“安警官,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敢说出没有依据的话,我一定让你在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下台。”“可以。”安夙夜也爽快,“那么,南宫先生,三年前意大利罗马公安厅厅长和地产局局长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罗马警方查到当天晚上南宫先生有嫌疑,但忌于你的身份无人敢调查你,所以国际刑警只 好出面了。那么请南宫先生回答我的问题吧?” 南宫焱烈冷笑了一声,“你是怀疑我杀了他们?” ”请回答问题。“ “你们的依据?” “当晚有当地居民看到你带着人在那位罗马公安厅厅长家附近的区域出现。”安夙夜道,“那就是说,你没有不在场证明?”南宫焱烈当然是杀了那两个人,但他轻而易举地推翻这个说法,“那天我和我的保镖克勒确实打算去找公安厅长,但我只是想寻求警方的保护,因为我觉得那几天有人跟踪我,纵使我有保镖,我也希望再加 上警方的保护,但很可惜,当时我去找那位厅长时,我在路上也遇袭了,我和克勒差点身亡……那请问安警官,我自己都差点死掉,我又如何去杀那位公安厅长和地产局局长。” 莫珩瑾微惊,陆白当时差点宰了他,如今却成为他脱离嫌疑的依据了! 这个南宫焱烈……果然不简单! “又或者。”南宫焱烈冰冷地笑说,“你们有目击者看到我杀了他们?或者到过那厅长的家中?”那附近一带的监控他早让人破坏了。 安夙夜唇角也缓缓带了起来,但他的目的就是将南宫焱烈留在国会大厅,“那就请南宫先生回答另一个问题吧,关于你在‘莫古公馆’囚禁了一名女子的事,当时这件事惊动整个意大利媒体……” —————— 半个小时前。 安夏儿看到陆白出去后,赶紧追出来了。 安锦辰和展倩也跟着她出来,展倩急道,“喂喂喂!你这样明目张胆地追着陆白出来,是不是是太大胆了……” 安夏儿不理展倩的话,看见前面陆白停了下来,赶紧提着裙裙跑上去,“陆先生!陆先生!请留步,我有话想问你……” “呃。”展倩看到前面的陆白,顿时停下了脚步,并且阻止了要跟上去的安锦辰,“算了,我们就别上去当电灯泡了吧,人家陆白送了那么贵重的生日礼物给小夏,小夏上去感谢一番也是应该的吧!” 安锦辰紧握着手,看着前面,虽不情愿但还是停下了脚步…… 前面,安夏儿刚追上去发现陆白早已停下了脚步,仿佛就是在等她。 安夏儿小跑到他跟前,从耳边揭下面纱,绽出不太好意思的微笑,“不好意思,陆先生,让你破费送那么贵重的生日礼物给我,再次表示感谢。” 陆白并不意外她会出来,轻轻淡笑,“不,那也不能说是送。” “嗯?”安夏儿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陆白看着安夏儿施了妆容的脸,她眉间染画着一朵淡红曼莉花,映着她的唇色,非常美艳动人,他想了一下说,“应该说是完壁归赵。” “……”本来追出来想问lulu的事顺带感谢他送的水晶蛋的安夏儿更听不懂了,“陆先生,恕我听不明白你的话,你说完壁归赵,难道是想说,那水晶蛋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么?” 身后秦修桀和阿瑞斯见她果然追出来了,秦修桀一脸欣慰,阿瑞斯笑容扬在了脸上。 “当然,公主殿下。”阿瑞斯道,“那确实是你的。” 安夏儿想了一会,看向陆白,“陆先生实不相瞒,我刚才就在想我以前在外面是不是结过婚,然后我之前的老公将那个水晶蛋送过给我。而陆先生你之后花钱从他手中买走了,是这样吗?” 不然以她的性子,不大可能会未婚怀上lulu。 加上刚才在国会大厅中看到这颗水晶蛋时,她脑海中的话,极有可能她以前见过这颗水晶蛋! “……” 秦修桀和阿瑞斯笑容一下消失。 这什么脑回路? 少夫人你就不能怀疑一下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你老公? 陆白摸了一下鼻子,也不禁失笑,“你说的话,一定对,一半不对。” “诶?”安夏儿道,“那颗水晶蛋不是陆先生从别人手中买的么?我刚还想着要不要问下陆先生……那个男人是谁呢。” 回想起她上回和他在王家礼会场的对话,她又笑笑道,“虽然上回我说不想让我父王为难,所以才没有问起我以前的事,但如果陆先生知道的话,我想从你口中得知,那不一样,不用为难我父王。” 但总归,她多少还是想知道她的以前,想知道那个一直在她脑中的声音是谁…… 陆白看着她有点微微发红的脸,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微微挑眉,“这么说吧,公主,那颗水晶蛋确实是我花高价从另一个富商手中所购得,但我保证那个富商绝不是以前跟你结过婚的人。” “原来是这样。”安夏儿眨眨眸子,只是疑惑地看着他,“那你刚才说完壁归赵……” “因为在我看来,世上配得上那颗美丽绝伦的水晶蛋之人也只有你一人。”陆白邪魅地笑说,“所以那就是为你而存在的东西,我的公主殿下。” “……” 夏儿公主心脏扑嗵一跳。 顿觉脸色发红了。喂喂喂,陆大总裁你这么撩我你家里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