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一条战线上的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40章 一条战线上的人!

南宫焱烈和尤菲里奥离开国王后宫。 二人站在外面。“哼,尤菲里奥,你什么意思?”南宫焱烈怒极反笑,冷静得可怕起来,“你给国王他们一周的时间,你知道一周能做多少事么?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我告诉你,安夏儿我若是得不到,你的王位也夺不成! 尤菲里奥的夺位计划,南宫焱烈是很清楚的。 他若是将尤菲里奥用公主王子威胁国王退位的事捅出去,尤菲里奥夺到王位,估记将来也会民心背向,王位不稳。 尤菲里奥微笑着。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需要提醒你。”南宫焱烈又道,“如今西莱王宫内已经安插了不少我的人,你若毁约,你会后悔。” 总之他们现在是一个战线上的人,尤菲里奥若是想夺得王位,就必须助他得到安夏儿!尤菲里奥眼角扫了他一眼,“一个月前,z国军方发来情报,说那个国际黑帮组织的人进入了西莱,极有可能会混入王宫……”尤菲里奥说到这顿了一下,一抹淡笑从他脸上化开,“该不会,南宫你跟那个黑帮 有什么联系吧?” 南宫焱烈也笑了,“怎么可能,有尤菲里奥你这个朋友,我还需要与黑帮联手?” 尤菲里奥垂下细长双眸,“那就行了,曼莉夏的事,我会尽量帮你。” 尤莫里奥带着人离开国王宫这边后,南宫焱烈眸色缓缓暗沉下来,克勒在他身后说,“少主,曼莉夏公主真的会再返回王宫么?” “哼。”南宫焱烈手紧握,“她就是不顾她父王的死活,现在那个lulu还在王宫内,她不可能连她女儿也不要了吧!” 安夏儿一定会回来! 克勒道,“她女儿现在郁金香殿内,不过陆白身边的阿瑞斯和王宫第八骑士费德上校一并守在那边,还有z国‘瑾年保险’的总裁莫珩瑾也在那,要把她女儿抓过来应该不易。” “机会一定会有,给我紧盯着郁金香殿那,一有机会就把lulu给我抓过来!”南宫焱烈目露阴寒之光。 “是!” 南宫焱烈目光又一回,“莞淳呢?把她送出王宫没?” 克勒道,“少主放心,已经安排人护送莞淳小姐离开王宫了,会先将她回意大利……” 南宫焱烈点头,知道西莱王宫将会大乱,他知道必须安排南宫莞淳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 南宫莞淳的车将要启动离开王宫时,前面司机突然道,“莞淳小姐,那个莫珩瑾过来了。” “什么?” 南宫宫莞淳紧急眉头看过去。 车窗玻璃外面,只见莫珩瑾果然从前面走来,一身白色的西装,胸前插着叠放整齐的袋巾,一抹宛若玫瑰! 其他两辆车里的保镖马上下车,用枪指着对方这个男人,“站住!” 莫珩瑾无所畏忌,直接在保镖的枪口下,走到南宫莞淳的车窗前敲了两下,“南宫二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 南宫莞淳咬着红唇! 这个男人还敢来找她? 她降下车窗,红唇缓缓启动,“莫总,我哥哥跟陆白是敌人,你是陆白的人,我们道不同不方便进一步说话,在话在这说吧,哼,请问你是想为三年前的事来向我道歉么?”阳光下,莫珩瑾手撑着车窗上方,以俯视的角度微笑着看着这个女人,“那就在这说吧,三年前的事南宫二小姐无需再提,虽然骗了你不太好意思,但我们各有立场与目的,我们需要靠南宫二小姐你找到陆 少夫人……” “闭嘴!”南宫莞淳鲜红的指甲,刺着她的掌心。 想起那一件事,她就满腹屈辱! 若不是她将陆白的人带过去了,她哥哥就不会被媒体公布出囚禁女人的事,变得到面都是负面新闻…… 虽然南宫焱烈当时没有因为那件事杀了她,但她却满怀愧疚,之后连向南宫焱烈要回她亡夫家的财产的事都不敢提了! “但我过来不是跟你讨论那件事。”莫珩瑾看着她难看的脸色。“那你过来做什么?”南宫莞淳勾起唇,恨毒的笑容如荼靡花一样蔓延在她脸上,“我们可没有熟到有什么需要说的话,而且……我现在依然对找男人没有兴趣,你若是再有什么目的想接近我的话,就死心吧 ?” 莫珩瑾低下头,几只有他们听得到的声音说,“若不是你哥的关系,以南宫小姐这样的美人,我还真想与你花月一场。” “!!” 长眉倒竖,笑容瞬间消失。 受到羞辱的南宫莞淳扬手便朝莫珩瑾这个斯文败类的脸上扇过去!“不过,你应该感谢我!”莫珩瑾抓住了她的手腕,看着南宫莞淳怒脸的脸色说道,“你应该知道现在你们的‘时利珠宝’公司为什么还能存在吧?三年前意大利的金融风暴,连gk国际都出事了,作为你亡夫修 文先生原来的珠宝公司,加入了gk国际旗下后,应该会在那一次金融风暴中一并灭亡才对。” “……”南宫莞游咬着唇瞪着这个男人,手发抖,“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对,是我。”莫珩瑾眸里带着暗光,“是我替你跟陆白求过情,说那只是南宫二小姐你亡夫家原来的公司,与南宫焱烈没多大的关系。他看在我帮他找过陆少夫人的份上,才答应我放过了‘时利珠宝’公司。 所以你们南宫家族,现在靠着那个珠宝公司,才没有完全没落。” 南宫莞淳笑了一下,“那骗子莫总,你想要怎样呢?我南宫家族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你们吧?” “道谢就不必了。”莫珩瑾唇角扬起,调侃道,“但南宫二小姐你若是什么时候想请我吃饭……我想我还是会给你机会。” 赤裸裸的调戏! 还想请他吃饭?做梦! 南宫莞淳直接将车窗往上升,“莫总没事了吧,抱歉,我有事先走一步。”“还有一件事提醒你。”莫珩瑾看着车内的美人,“你哥的事你最好别去掺和了,他如今参与了西莱王室的王权争夺,还一心要抢陆白的老婆,南宫焱烈极有可能还有其他背景,不能他没这么大能耐能让尤菲里奥顾忌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