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南宫焱烈,心情很糟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49章 南宫焱烈,心情很糟糕!

“荒谬!”国王一拍扶手,“我不允许你拿夏儿博取贵宾和观众的眼球!”“这有什么好反驳,只有公主才会有这种待遇吧?”尤菲里奥微笑,“各路英雄竞争美人,到时场面一定很盛大,等骑士竞技会上公主的婚配对象决定后,我会安会排他们现场订婚。之后,便是国会高潮,宣 布病重的国王退位,以及新继承者……” 尤菲里奥跟国王说着一周后的国会流程。 国王脸色非常差! 连鲍伯脸色也土灰土灰的…… “如果。”国王胡子抖动,“到时夏儿没回来呢?” “那国会上国王暴毙,艾楚克王子年幼尚无能力处理国务,我尤菲里奥直接继位掌管西莱!”尤菲里奥灰眸里露出寒意。 “横坚你都是要夺位!”国王气极道,“那你又为什么要整出这么多事?你当时为什么又要将夏儿接回来?” “因为我就是要看着你痛苦。”尤菲里奥平静地说,“看着你面临王位和女儿之间的痛苦选择。” “……” 国王脸色苍白。 尤菲里奥仰头品着酒,“我若是只想要王位,杀了艾楚克就行了,那我便是下一任国君。” 但他要让国王痛苦! 要从这个抢走他爱人的国王手里,夺走他的王位! 国王缓缓垂下头去,“你果然,还在意赫姬的事……” 尤菲里奥没有回答他,只是道,“陆白的两个儿子来了,就是跟lulu当年一胎生的那两个孩子,呵呵,该来的都来了。” 国王眼睛撑大,“你想要干什么?你难不成还想绑架陆白儿子?尤菲里奥,你不能这么做,这会给整个王室带来灾难!” 从帝晟集团成为商界巨头,陆家也成为了全球数一数二的顶级豪门,那个陆家势力太广—— 绝不是他们西莱惹得起的! “谁说我要去绑架他的儿子?”尤菲里奥眸子里有着玻璃一样冷清,“与陆白有仇的人是南宫,不是我,我还懒得去趟那一趟浑水。” “那你想干什么?” 尤菲里奥没回答国王,站了起来,“从今天起,我会让媒体放出你病情加重的消息,我就不信曼莉夏她会不回来!”“尤菲里奥!”国王看着尤菲里奥的背影,“你有没有想过让夏儿回到陆白身边,对西莱会更好?别说南宫家族现在不复往日,就算是以前,南宫家族又怎么跟陆家比?夏儿若回到陆白身边,西莱王室就等于 与那个全球第一集团总裁联姻了!” 尤菲里奥的步伐停了下来。 国王紧握着手,“你,你让夏儿回到陆白身边,取消让她跟南宫焱烈订婚的打算,我自愿将王位退给你!” 尤菲里奥站了一会,缓缓笑说,“我就是要让曼莉夏与南宫订婚,你也必须将王位退给我,不是么?你没有选择!” “我不知道你跟南宫焱烈有什么约定,但无论怎样都没有西莱国的未来重要!”国王脸色发黑,“还有,你既然喜欢赫姬,那就不应该让她的女儿受苦,嫁给她不爱的人……” “你没有资格提赫姬。” 尤菲里奥冰冷的眼神睨视过来,又转身而去。 尤菲里奥走后,鲍伯对国王说,“陛下,你消消气吧,我们已经劝不了他了。” “我只是想。”国王握着发抖的手,“希望他看在赫姬的面子上,放过夏儿……” “他估记必须要将公主许配给南宫焱烈。”鲍伯说,“毕竟是南宫焱烈在z国找到了公主殿下,之后将她的消息传回了王室,而南宫焱烈作为知道尤菲里奥夺位计划的人,尤菲里奥自然不好踹开南宫焱烈……” 国王垂下眼睛,混乱的内心为王室祈祷着。 尤菲里奥从国王宫出来后,南宫焱烈正在外面等他。 两个人走在国王宫外面的宫道上。“国外贵宾那边,我让人去打探过。”南宫焱烈道,“有一半基于陆白的关系,保持中立态度,毕竟陆白是‘美利坚商会’主席的身份公开后,那些人肯定不敢跟他唱半点反调,很多人的公司也加入了‘美利坚商 会’。” 尤菲里奥目光有些飘,看着远处,像在想着什么……“剩下另一半贵客,一半站在尤菲里奥你这一边,是大多政界的人,毕竟西莱这么富有的国家,还是有很多国家想巴结。”南宫焱烈笑道,“另一半是完全拥护陆白,现在陆白虽然走了,但他那个朋友莫珩瑾 留了下来,以那个莫珩瑾为中心,到时可能会反对你继王。” 南宫焱说着看向旁边的尤菲里奥,见他不说话,眯了眯眼睛,“尤菲里奥,我提醒一下你,你如果想中途与国王合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西莱王宫内现在已经安插了不少我的人……” 尤菲里奥垂下眸子,“放心吧南宫,我这个人答应的事一般不会反悔。” “那就好!”确实好盟友的态度后,南宫焱烈道,“所以,国王说了什么,安夏儿有没有联系他?” “没有。”尤菲里奥道,“看得出来,他们也不知道曼莉夏和陆白去了哪。” 南宫焱烈眼神阴暗! 手握得咯吱作响! “但她一定会回来。”尤菲里奥道,“她父王和女儿还在王宫,她不可能跟陆白一走了之,让人盯着国王和lulu就行了。” 只要安夏儿回来,那他们还是占上风! 只要国王和lulu在他们手上,那安夏儿回来还是得听他们的! “但要防止他们会将国王和lulu救出王宫!”南宫焱烈声音阴寒地道,“现在他们那边的人不少,连带着国际刑警和莫珩瑾都在那边,即使尤菲里奥你现在控制了王宫,也必须警惕!” “放心,国王他们是救不走的。”尤菲里奥道,“我已经下令任何要见国王的人,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他们见不到国王。”“国王虽在你手上,但lulu还在他们那边,必须把lulu抓过来!”南宫焱烈一咬牙,“我现在心情很糟糕,我不想再看到出任何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