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抢LuLu!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51章 抢LuLu!

在花径边沿蹲了一会的lulu听到了有关于她妈咪的字眼,眨巴了两下眼睛,“记忆?记忆是什么?像苹果和手手一样可以洗的东西么?” 撒麦尔速度一回头,“谁?!” 直接一枪过去—— 砰! 仿佛来自天性的直觉反应,lulu身影小粉团般地一晃,跳了下来,竟躲开了子弹。 不明白那砰地一声是什么,她咬着手指头回头看地面上那个冒着销烟的子弹洞,“咦?什么什么东西??” 撒麦尔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只想他们的机密谈话内容被人听到了,举起枪又要开过去。 “慢着。”尤菲里奥伸手阻止了撒麦尔,“是lulu。” 撒麦尔看清地上的小娃娃后,也一惊,“是她?” 尤菲里奥居高临下看着小女娃,灰眸冷了冷,“你在这多久了?” lulu不知怎么形容她来了多久,只是问关键的事,“你们说洗妈咪记忆?那是做什么?是拿走了妈咪记忆吗?是不是做坏事?我要告诉国王外公!” 尤菲里奥,“……” 撒麦尔,“……” “呐呐!”lulu又鼓起小脸看着他们,生气地看着尤菲里奥,“他们说你囚禁了国王外公,也是真的吗?不许欺负国王外公!” 撒麦尔一急,“殿下,她——” “慢着。”尤菲里奥拦住了要出手的撒麦尔,冷冷地道,“lulu小姐,这是大人的事,还有你现在应该和陛下在一起,不应该跑到郁金香殿那边。来人,将lulu小姐看管起来!” 撒麦尔也随之一笑,“也对,我们正在想法怎么将她抓回来,这送上门来了也省了我们去郁金香殿找了。” 随行的护卫马上大步走过来。 lulu一看,虽然不知什么情况,但她就是感觉这些人是坏人,转身就跑,“不要,lulu要看国王外公,不要你们看管!” 但身后的护卫拦住了她的去路! 撒麦尔抽出腰间一侧的骑士剑,拦在了lulu刚才窜出来的花坛那边,四面埋伏! “lulu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撒麦尔冷道。 lulu仰着小脸看着这些围着她的护卫,又看看尤菲里奥,尤菲里奥没有任何表情,“把她带走,以后不许让她离开国王宫一步!” “是!”护卫带近lulu。 “嘻嘻嘻,西莱王宫有这种风俗,几个大人围攻一个三岁小孩子?”旁边一个稚嫩的男童笑声传来。 “完全没什么绅士精神。”另一个声线差不多的男童声音。 撒麦尔和护卫看过去,只见两个比lulu高一点的小男孩走过来,人虽小,吐字清晰,穿着不菲,气质不凡,身后随着个五十岁左右的管家。 管家身后带着十几个保镖,一行人步伐不急不慢地走来,但气势显得相当惊人。 ——最主要,安夙夜和安锦辰也在那些人之中。 尤菲里奥灰眸当即沉了下去,“……” lulu一看陆宸和陆玺,眼睛又蹭地亮了,兴奋地指着国王宫的地方,“到了哦,那就是国王外公住的地方,我带你们去看国王外公!” 陆玺瞟了一眼那座顶上插着西莱国旗,外面站满护卫的庄严宫殿,“那就是国王宫?” 陆宸看着前面那个穿军装的男人,“应该是了,莫叔叔说如今被最多侍卫包围的地方就是国王宫,真是形象的描述。” 魏管家不急不慢地对lulu道,“lulu小姐,请以后不要在草丛花圃里面穿梭,作为一个名流淑女,一定要保持整洁干净的面貌。” 萨麦尔脸色非常难看。 这些人自顾说话,简直不将他们放眼底! “但这里是近路哦?”lulu向他们跑去。 萨麦尔将剑往lulu面前一拦,“lulu小姐,去哪呢?” “让开!”lulu鼓着脸瞪着这个坏叔叔,“我要带这两个小哥哥去看国王外公?” “现在任何人见国王陛下,都得经过殿下的批准。”萨麦尔瞪了一眼魏管家和安夙夜他们,“而lulu小姐你也不能跟他们在一起,国王病重,公主不在,你应该由公主的王叔看管!” “不要,让开?” lulu不满地叫着。 魏管家看向前面那个穿着军装有着精美面庞的王室贵族男人,礼仪地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尤菲里奥亲王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来西莱王宫,希望没有给你们造成什么困扰。” “哪里。”尤菲里奥冷漠地笑笑,“西莱是个热情的国家,你们作为陆白先生的管家和家属来西莱王宫做客,是我们王室的荣幸,希望你们在王宫玩得开心。” “那感谢尤菲里亲王大方,不过还请尤菲里奥亲王你们放心,lulu小姐跟我们小少爷玩得特别好,我们会代公主照顾她。”魏管家道,“而我们作为客人,也理当过来拜见一下国王。” 表面的客套话后面,是要抓住对lulu的照顾权,以及趁机与国王见面! 但魏管家就是来头再大,也不过是陆白的管家,尤菲里奥不会卖什么面子,“那不巧,陛下近来身体不好,病情重了,不便见客人,你们请回吧。” “至于lulu小姐。”他也抢占性地道,“之前在郁金香殿那边打扰到你们了,我作为公主的王叔会负责看着她,撒麦尔,将lulu带走。” “慢着。”安夙夜道,“尤菲里奥亲王,你不会想将lulu小姐囚禁起来吧?” “作为客人来到王宫的安警官,我要怎么处理王宫中的人,你无权过问!”尤菲里奥道,“你们要查什么黑帮,我卖国际刑警一分面子,但如果敢干涉王室的事,我随时可以将你们赶出去。” 安夙夜凤目冷冽了下去! “lulu由我们照顾。”安锦辰直接向lulu走过去,其他护卫拿出枪对准了他,撒麦尔眯着眼睛,“安锦辰,你想做什么?你敢反抗殿下?”“我的责任是保护公主和lulu小姐。”安锦辰突然抽出枪对着他眉心,“你们敢伤lulu一根头发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