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你想怎样,都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56章 你想怎样,都行……

“英文名。”陆白说。 “哦。”安夏儿点点头,明白了。 很多其他国家的人都有英文名,毕竟通行于整个世界,有个英文名方便,像陆白这样的国际总裁有个英文名再正常不过。 安夏儿继续往下看,越来越震惊,“啊,我们走后我的生日会中断了?改成了一周后开重大的国会?” “尤菲里奥的应对之策吧。”陆白已经看过了报纸,并不奇怪这个消息,“你留下信说一周会回去,他们自然就将国会改到一周之后,到时让你父王退位,以及……让你跟南宫焱烈订婚。” 安夏儿攥紧了手,“无论如何,都要我跟南宫焱烈订婚么?” 陆白没回答她,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其实有更简单的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 “什么办法?”安夏儿马上看他。 “你这趟跟我出来,就不要回去了。” “不行!我父王和女儿还在王宫,我怎么能不回去!”安夏儿一百个不干,“陆先生,我愿意出来走走,是相信你一定会送我回去。” “我知道。”陆白道,“我知道你的担心之处,我没说不管他们,毕竟刚上飞机时我答应过会帮你就一定会,你若愿意,我现在就可以让人将lulu和国王一并从西莱王宫救出来。” 安夏儿眸光动了一下,是了,陆白答应她会让z国的军队去西莱,帮忙摆平西莱的这场政变…… “但我父王不会走的。”安夏儿瞳孔不过地闪动着,“如果我没回去,他可能会让人将lulu送出王宫,但他不会走,因为艾楚克还在宫中,那是他的儿子……” 说到底,他父王无法弃英理王妃母子不管,那毕竟是他的妻子和儿子! ——尽管英理王妃他们想要王位。 陆白瞳心掠过一丝清冷,“lulu我一定会让人将她平安救出来,你父王他若是不走的话,那就让他留在西莱王宫吧。” “陆先生。”安夏儿正色看着他,“别开玩笑好吗?那是我父亲。” 她说的是父亲。 不是父王。 是将国王当亲人看待…… 陆白看了她一会,点头,“好,那你要怎样。” 安夏儿侧开双目,将眼底的为难压下,拿着报纸的手紧紧握着,“无论如何,到时我要回去一趟……” “……” “我想在我不跟南宫焱烈订婚的前提下,等我父王退位之后,带着我父王和lulu离开。”安夏儿咬了咬唇,“希望艾楚克也能活着吧,不然我父王不会安心的,我想要让我父王安度晚年。”“你知道这不可能。”陆白说,“第一点,尤菲里奥会先公布你和南宫焱烈订婚的事,然后让国王退位,你若是不与南宫焱烈订婚,那国王在他手上就危险了……所以你回去,跟以前的处境一样,是受他胁迫 的被动立场。” 至于艾楚克王,陆白完全不关心那些闲杂人等。 安夏儿抬起眸子看着陆白,“所以我之前才想要请陆白帮忙,希望你能让z国发动军队去西莱,将我王叔挑起的这场政变压下来。” 陆白看着安夏儿,“公主知道这件事很难吧,要出兵去干涉另一个国家的内政,这不符国际法和规定。” 说白了一个国家内部怎样是他们的事,关其他国家什么事? 安夏儿紧紧地咬着下唇,芳唇上被咬出一个白白的月牙印子,“……我知道,但是,陆先生,我只有请你帮忙了。” “……” “拜托了。” 陆白看着安夏儿请求的目光,他缓缓伸出手,抚着她的脸。 安夏儿颤了一下,目光扫了下他触碰她的手,心里有一种害怕油然升起。 这种男女间的暧昧太明显了。 陆白拇指压着被她紧咬着的唇,“公主不必紧张,你别咬伤自己了。” 太可恨了! 他老婆是回西莱去当公主去享受的,为什么那个西莱要让她这么担心,陆白想让西莱什么的去死…… 但他心里的冷暴并没有表现在那张优美的脸庞上,安夏儿听到他的话,紧咬着的唇又松了,“陆先生,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说我有条件呢。”陆白看着她动颤的双眸,唇边带着一丝玩味。 “……”安夏儿瞳孔又放大了,她看着他放在她脸上的那只手,她抿了抿唇,“如果西莱这场内政能完美解决,陆先生你想怎样都可以。” 安夏儿想,难道要出卖美色? 如果真是这样…… 那……那她也没有办法。 只要西莱这场内政能结束,他父王和lulu能相安无事,她,无所谓的——如果这是她唯一能做的话。 而且对象是陆白的话,她稍微能受一点。 陆白看着她耽直的目光,好笑,“如果是别的男人,公主也会说刚才那句话?” 她敢对其他男人说,他会掐死她! 安夏儿吞咽了一口,有些慌乱地侧开视线,“……不会。”她哪想过这种问题,但她知道一定要这么回答,男人都喜欢证明自己的独占性吧。 陆白的手终于从她皮肤光滑的脸上收了回来,让女佣继续往杯中倒了半杯酒,“放心吧,公主,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z国的军方,想必我那个好友裴少将如今正在想办法出兵去西莱。” “真的?”安夏儿眸里马上浮出希望。 “我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 安夏儿眸里闪烁着光芒,顿时陆白在她眼中尤如巨人般高大,心里无限感激,千语万语化作一句话,“无论怎样……谢谢你,陆先生。” 陆白已经听腻了她的道歉,“你不必跟我道谢。” “陆先生,你果然……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安夏儿弯起眸子,唇边浮出最美好的微笑。 陆白表情微微停滞,看着安夏儿的微笑,简直就像以前,她那样事事崇拜着他的目光。 安夏儿见陆白注视着自己,也愣了一下,脸上不自觉得迅速发烫起来。就像逃避与他对视,她低下头拿起报纸继续往下看起来,“陆先生会帮我我就放心了,只希望父王和lulu他们现在在王宫中无事。只是我这个时候出来果然太奢侈了吧,明明王宫中形势那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