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独守空房的陆大总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58章 独守空房的陆大总裁

这些房间是专门为总统房间设置的,因为很多时候住总统房的人身份贵重,出门会带一些司机或随从,这个酒店总统房间旁边的几个房间便是为随从准备的。 当晚,秦修桀来到陆白所在的总统套房,想开口说什么见陆白在打电话又将话咽了回去。 奢华宽大的总统套房,地面上铺着极具普罗旺斯地区的暗紫色地毯。 壁上的油画,也是薰衣草和阿维尼翁这座古城的画,高雅又脱俗,繁丽又旖旎。 此时陆白坐在外厅里打电话给裴欧,似乎在确定z国如何出兵去西莱的事。 “你看着办,总之找个理由带兵过过去就行了。”陆白欣赏着杯里葡萄酒的成色,“尤菲里奥现在控制了西莱的三军,没有外力的介入,国王是肯定出不了王宫,但安夏儿要救那个鲁布旺夫……” 电话里裴欧不知说了什么。 “我现在在哪?”陆白掂了掂酒杯,“在普罗旺斯……带安夏儿出来走一下。” “你们就这样出去法国潇洒,把难题留给其他人了?”电话里裴欧发出无法置信的声音。 “你知道我们三年没见面了。”陆白的理由冠冕皇,“我和她需要一点时间……恢复感情。” “什么恢复感情,你直接让她恢复记忆不就行了?”裴欧不明白陆白的做法,“只要她恢复记忆,知道你是她老公,你那边还有两个你们的儿子,还怕她不回到你身边?” “这就是我担心的问题所在。”陆白道,“如果她恢复记忆后,是因为我和她有了孩子,迫于责任回到我身边,这不是我愿看到的。” “陆白,你不就是要她回到你身边么?” “我要她因为爱我回到人身边。” “……” “我当年答应过安夏儿会陪她来一趟普罗旺斯,西莱王宫那边,就先麻烦你和阿瑞斯他们联系一下。”陆白道,“总之在我们回去之前,稳住那边的局势就行。” “不不不,这个我可以想办法,出兵去西莱我想也不是不行。”裴欧说道,“但目前重要之处,陆白你跟安夏儿出去潇洒了?那展倩呢?她在哪?” 他可是让展倩和其他女兵去西莱了啊! 陆白道,“在西莱王宫,安夏儿生日会上看到她了。” “那你们离开西莱王宫,为什么不把展倩也带出来?现在那里就是王权的阴谋之地!”裴欧怕展倩在西莱王宫出事。 “小宸和小玺过去了,我小女儿也还在西莱。”陆白道,“我多留了一些人在西莱那边,不会有多大的事。” “等等,小宸和小玺也过去了?还有你的小女儿是怎么回事?” “魏管家跟他们一起去了西莱王宫。”最后陆白说道,“你可以打个电话给魏管家了解一下情况。” 陆白说完挂下了电话。 秦修桀道,“陆总,裴少能出兵去西莱么?说到底这是西莱内政的问题,其他国家不好干涉吧?”“谁说要以干涉他们内政的理由?”陆白冷淡地道,“z国军方这两年不是一直在追缉那个黑帮么?既然有黑帮成员进入了那个国家的情报,他们大可以以这个理由过去,国际刑警不就是以这个理由进入了西 莱王宫。裴欧大概也这么想的吧!” 秦修桀想到安夙夜,“确实,但要平息西莱的这场政乱,最好裴少和阿瑞斯他们能跟国王见上面,联系上,来个里应外合。” “这是他们事,让他们去办吧。”陆白并不担心西莱那边,“我的人加上裴欧那边,如果连西莱的一场内乱都控制不下来的话,那是在丢我的脸。” “陆总说得对。” 陆白喝了一口杯里的酒,“还有什么事。” “美国那边很多电话打过来。”秦修桀说,“‘美利坚商会’的动静更大,毕竟知道他们的首席是谁,他们不可能平静。” 陆白皱皱眉,“我说过让他们现在不要打扰我。” “那些电话我替您接了,我告诉他们过了这阵子陆总你会抽个时间去趟美国跟他们见个面。”秦修桀道,“总之现在陆总你可以和少夫好好在普罗旺斯用散心。” “哼。”陆白划起优美的唇角,一心只有他和安夏儿的事,“只要跟安夏儿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值得,还有普罗旺斯这边的葡萄酒,也还可以。” 美酒入口,带着浓郁的地中海风味。 纵使他一向爱白葡萄酒,但如今对红葡萄酒也不会太拒绝。 “陆总喜欢就行,这是酒店最昂贵收藏时间最久的一瓶。”秦修桀说着,看了一眼周围这宽敞地夸张的总统套房,“还有,陆总住这习惯么?” 总统套房非常宽大,完全可以再住进个女人与他共度假期。 “没什么习不习惯,这几年也是一个人过来了。”陆白想着他这几年独守空房的无奈,皱了皱眉。 “……”秦修桀汗颜地垂下眼睛,“抱歉,陆总,是我办事不利,不过您放心,这一路上还有机会,下回我一定找个时间安排你和少夫人一个房间。” 陆白皱了皱眉,“安夏儿现在在哪个房间?” “陆总放心,少夫人就住在您旁边的那一间。晚上我会让保镖轮流在你和少夫人房间门口站岗守夜。” 陆白手指撑着额边, “嗯,出去吧。” …… 安夏儿来到她的房间后,全身心放松地躺在床上,合上眼睛,一想到她身处普鲁旺斯,嘴角不自觉地慢慢扬了起来。 “我真的能这个时候出来玩么?” “应该没关系的吧?陆白答应过会让z国的军队去西莱,会帮我平定王宫的内政,那我应该可以尽情地出来玩一番!” “对,偶尔出来放松一下应该没关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哈哈?” 想到这,安夏儿不禁乐出声来,心里激动忐忑加兴奋! 尽管酒店没有成群的仆人伺候,但来到了外面安夏儿就觉得心情自由了起来,就像长出翅膀飞出了王宫。 继续笑着自语道: “lulu,让妈咪任性一回吧,你在王宫要听话哦。”安夏儿又想到安锦辰和展倩,“还有辰,展倩,谢谢你们让我和陆白离开了王宫,自由的空气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