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让安家跪着向她道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6章 让安家跪着向她道歉!

第96章 让安家跪着向她道歉! “你要玩你自己玩。”陆白看了一眼眼前的各色佳丽,高冷禁欲地合上眸子,“还有你现在借用了我的泳池开派对,到时酒水的费用给我缴上一半!” “什么?”裴欧惊得差点一骨碌爬起来,“什么叫作是我借你的泳池开派对,我这不是见你跟安夏儿小姐吵架了么,特地叫些美女过来让你开心开心,帮你解除些烦脑,你还想管我收一半费用?” 说到这,裴欧就想起当初他提议陆白娶安夏儿,最后他给他们拉了红线还要给份子钱的事……这个陆大总裁真是抠到家了! 这男人明明是亚洲首富,帝晟集团旗下多少产业。 陆白薄唇微扬,一副理直气壮,“哦?你当时怎么跟这些女人说开派对的事?” “我说陆白那边开泳池派对。”裴欧一摊手,“所以她们全都来了?” “所以你不但借了我的地方,还借我的名。” “别这么小气嘛,谁不知帝晟集团总裁陆白的大名远扬,借你名字,所以才能来这么多天资国色嘛,我还奇怪你为什么不叫上你那些朋友呢?” “叫上他们做什么?”陆白道,“让他们看到我结婚后,继续花天酒地?” “切,哪个男人不……” “我不是。”陆白道,“因为我没有兴趣。” 裴欧无趣地躺了下去,“没劲,我真不知道安夏儿怎么跟你过的。” 陆白无声笑了一下,“这不劳你费心。” 城堡的女佣开始送新的酒水上来了,一时间,派对上更显热闹。 有些女人想借这个机会上来跟这两个男人喝酒,“陆总,裴少,来跟我们喝一杯嘛!” 裴欧帅气一笑,挥了挥手,“甜心们,你们先喝啊,我跟陆总正在谈事呢。” 那些女人佯装生气地恼了恼,只好端着酒杯退了回去,这些女人都在想尽办法得到他们的垂青。 裴欧回头对陆白道,“你跟安夏儿到怎么回事,上回在我的游艇会上,她问了我一个问题。” 陆白皱了皱眉,“她问你什么?” 安夏儿那女人竟然跑去问裴欧? 她不知裴欧老少通吃么? “不要用这么可怕的脸色看着我。”裴欧晃了晃酒杯,“我又没跟你的女人怎样,她问我你在陆家是不是有个未婚妻。” 陆白拿着酒杯的手指微滞,而后送到了唇边,“你怎么跟她说?” “我没有怎么说,这毕竟是你的事。”裴欧撑着额边道,“但不论她是怎么知道的,陆白你既然娶了她,好歹对人家负责,你如果还是念着你心里的那个人,给不了她爱的话,趋早离婚吧,安夏儿还年轻,她还可以再找一个。” 陆白轻轻品杯中的美杯,墨镜之下看不清他的眸色,他唇角缓缓勾了一下,“找你么?” “可以啊。”裴欧毫不忌晦地,“你要跟她离婚了,我马上去追她……” “你敢。” 陆白的声音透出了一股冰冷。 裴欧脸色马上僵了,接着便是一阵笑,“哈哈哈,开玩笑,陆总何必这么当真。” “除非我不要她了,不然谁也别想染指她。”陆白冷道,“请问裴少爷听清楚了?” “放心吧,陆总,我还不了解你么。”裴欧与他碰了一下酒杯,“我惹谁也不敢惹你,毕竟我还想跟你合作赚钱呢!” 陆白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温和的时候对待一个下人都谦和,会让你感觉到他脾气好得不行。 但这个男人生怒了也是可怕,他是一个对着友人,也会随时翻脸的男人! 陆白突然回答了裴欧,“陆家帮我订的未婚妻那是陆家的事,我没有兴趣,也与我无关,至我心里的那个人……” “嗯?”裴欧回头看着他。 “你知道当年我和我妈妈被绑架到那座岛后,是怎么回来的么?”陆白说到这,拿出手机调出一张一直珍藏在他手里的照片,从桌子移到了裴欧面前。 裴欧马上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下—— 照片上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裴欧拢了拢眉,“她是……” 陆白把手机抢了回去,“这就是我心里的那个人,知道了以后就不要再问。” 空气中静默了一会,裴欧没有说话地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他自然不会对陆白的事问到底的。 过了一会,裴欧像缓解气氛一般又笑了两声,“那换个话题,安夏儿跟安氏的事可不好办,一方面那确实是收养了她的安家,另一方面慕斯城也不是简单的人,慕家势力不可小觑,虽然这回没有确定他是否跟慕氏码头那些黑帮有没有联系,但他能一举拿下慕氏的掌舵大权,并将慕氏股市上升至此,慕斯城手段不一般。他若是帮着那安大小姐对付安夏儿……” 陆白轻晃着酒杯,轻笑了声,“你觉得,我会看着我老婆被别人欺负么?至于安家——” 想起安家把安夏儿赶出家门,还夺去了她手上股份的事,陆白面色一冷,“我会让安家跪着向她道歉!把属于她的全部还给她!” 裴欧怔了一下,见他不像开玩笑,便又忍俊不禁,“陆总你可真狠,安雄他还不知道你娶了安夏儿呢,知道了指不定下巴都要掉地上。” …… 泳池前面,安夏儿和其他女佣推着酒水车进来后,便看到陆白和裴欧躺在那边,只身穿着泳裤,优美性感的身材大方地暴|露在前面,这群名门千金口水都快流下来。 如果不是顾及他的身份和太过冰冷的气场,估记这些女人都要扑上去。 可恶,果然背着她在这边浪!安夏儿磨牙! “达芙妮小姐,这是你的鸡尾酒。”前面一个女佣将一杯鸡尾酒递给一个扔有34e的名媛。 安夏儿一怔,一瞬回头看过去—— 只见那个达芙妮也在,穿着一套粉紫色的三点式,那一具身材估记是全场最惹火的,所有女人都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陆白开派对居然还请这个达芙妮?难道他背着她跟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私交? 安夏儿牙齿磨得更响了。 不可原谅! “我说你这个下人怎么回事?”旁边一个名媛冷冷地喝斥了一声,“赶紧把酒给我们!” “哦哦。”安夏儿回过神,赶紧拿了几杯递给她们。 这些名媛饥笑起来: “切,还戴着口罩,肯定丑到家了。” “还盯着陆总那边看呢,也不去厕所照照自己什么样子!” “肯定是一个新人啦。”又一个女人讽刺道,“比如来这座城堡当下人,目的是想借机勾|引陆白呢。” “现在的穷女人啊,整天就想着傍大款……” 安夏儿将这些话听在耳中。 她拿出两杯酒猛地往两个女人手上一送,“说对了,我就是新人——你们的酒!” 这两个女人立即怒叫起来: “你泼到我身上了!” “你这个下人是不是瞎了眼——” “啊,几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安夏儿一笑道,“因为我是新人啊,手脚不利索,你们就将就着喝吧!” 一名媛站了起来,“哎呀,你这个佣人非但不道歉,还敢顶嘴啊,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陆总解雇你。” “巧了。“安夏儿道,“新人就这点好,随时可以甩手不干,所以可以顶嘴。” 前面,只见达芙妮突然拿着一杯酒向陆白走过去了。 安夏儿马上将酒车放在一边,“不好意思,我不伺候了你们自己拿酒喝!” 后面那几个名媛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女佣背影,“她她她……一个下人还敢对我们如此无礼!岂有此理!” 派对上的两个女星嫉妒地看着达芙妮那边,“这些名媛,我看是比娱乐圈的人还骚浪贱。” 另一个叹道,“哎,如今这年头要上位啊,只能拼贱了!” “陆白果然如传闻中的不好接近,不然若是有这个金主,还怕接不到好戏么。” “也许可以试着接近裴欧……” 陆白正跟裴欧说着话,裴欧腿上已经趴了几个美人,温顺得像宠物一样。 达芙妮有着名模般的身材,拿着酒杯向这边走来,裴欧看过来,“哦,达芙妮小姐来了?” 陆白听到这个名字,拢了拢眉看过去。 达芙妮微微笑道,“多谢裴少邀请,我正愁没机会跟陆总道个歉呢!” 说到这,达芙妮来到陆白跟前,“陆总,我先敬你,上回我和安小姐的事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希望不要跟我计较。” “你来做什么?”陆白没有多少表情,面容依然冷淡。 毕竟上回在帝爵富豪休闲会所外面,这个女人言语污辱安夏儿的事,陆白并没有忘记。 “当然是裴少请我的。”达芙妮看了一眼裴欧,美丽地微笑道,“但我正想跟您道个歉,上回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您不会跟我计较对么?” 达芙妮庆幸昨天在医院时,见媒体记者来了,她先一步走了。 若是让陆白在医院再碰上她,那她就真没有机会接近这个男人了。 陆白扫了眼裴欧,“你请的?” 裴欧并不知道达芙妮与安夏儿之间发生了什么,摊了摊手,“请问……有什么不行么?达芙妮小姐人美,身体也好,过来为派对增加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