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最美好的清晨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64章 最美好的清晨

七月是薰衣草的旺季,普罗旺斯游客最多的季节。 夜幕降下后塞南克修道院可供游客住的地方已经满了,但知道帝晟集团的总裁过来了,院方特别安排了一个院子给陆白他们,而陆白和安夏儿很自然地被秦修桀安排在了一个房间。 但话开了谁也不会再扭怩,安夏儿和陆白再度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时,三年来睡了第一个安稳觉的陆白睁开眼睛,安夏儿已经不在旁边了。 “夏儿?”他坐起来看了宽敞的房间一眼。 “你起来了?” 伴随着甜美的声音传来。 清晨的阳光里,安夏儿穿着陆白的白衬衫从洗手间那边走来,她只穿着一件他的衬衫,像裙子一样罩着美好的身体,将耳朵一边的头发撩到耳后,有点害羞地看着他迈着美好的步伐走来。 甜甜的微笑,甜甜的氛围,在他们的目光对视之山间,仿佛连空气都与阳光跳奏着欢快的爱情之曲。 陆白唇角泛起,向她伸出手,“过来。” 安夏儿坐过来,和他一起窝在床上,“吃早餐了。” 对于男人来讲,最美的早晨莫过于此,有假期,有早餐,有喜欢的女人在怀里。 三千世界,掬一揽温香在侧。 “看着我做什么?”安夏儿眨眨眼睛,脸上却漫上一层薄晕。 陆白轻笑,拍了拍她,“不,有点意外,你体力不错,昨天不是说累了?” 以前她瘦弱多了!早上大多时候候起不来……还怪他。 昨晚他们回来,甚至晚餐都没有吃,直接回房间去了。 “那当然了。”安夏儿俏皮地坐在他腿上,骄傲地笑道,“我平时有空都会去健身房,哦,王宫每个月都会马赛,我也会骑马,我运动量挺好的!” 看着她明亮的美眸,陆白戏味地勾起唇角,“就像昨晚你要在上面一样?” 安夏儿一愣,大笑着倒在他肩上,“你……讨厌!哈哈哈!” 她倒想保持主动哦! 可惜! 她敌不过这个男人,总被他反客为主。 陆白搂着她,也笑了,“所以,怎么起那么早?” 安夏儿害羞地咬着唇,“我上厕所。” 她要整理一下妆容。 要让陆白早晨醒来看到她最美的样子,倒不是说化妆,起码她要把脸洗干净,整理好头发,保持她公主殿下的肤白貌美,仪态万千! 没有人愿意在与喜砍的异性在一起的第二天早上,让对方看到自己有一丝不完美的样子! 陆白目光顺着她脸上欢快的神情,往下,看到她身上的衬衫。 女人穿男人的衬前,无疑是最性感的。 有着若隐若现的吸引。 陆白不会问她为什么不穿这里准备的浴袍,因为他觉得她一定是想在他面前性感一点。 她会这么做,表示她非常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就表示很喜欢他! 想到这点,陆大总裁心情大好。 不想陆白不戳穿,安夏儿却非常耽直,看到他落在身上的目光便直接问,“听说男人最喜欢看到女人穿着他衬衫的样子,我特地换上的,看,喜欢么?” 陆白愣了一下,不禁笑了,“你怎样我都喜欢……”一点点吻着她。 安夏儿抓着他的肩,呼吸变得散乱。 陆白咬着她的唇问她,“你会后悔么?” “什么?” “和我……” “我觉得我从不会后悔我做的决定。”安夏儿睁开迷蒙的眸子,“我不是那种性格的人,虽然和陆先生你……” “叫我陆白。”陆白纠正。 安夏儿笑笑,改口,“陆白,虽然我和你好像发展得……发快了,但我觉得很自然,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 陆白看着她绯红的脸色,微微扇动的睫毛,她的眸子非常干净漂亮,像没有杂质的最澄净的宝石。“我想过,如果到时回去后计划不顺利我一定要跟南宫焱烈订婚的话……”安夏儿顿了顿,深情地凝望着陆白,“那我最起码也曾跟你在一起过,在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过,我们在普罗旺斯有一段很快乐的时光 ,即使因为我是公主可能以后不会获得爱情,但我拥有过,这就不可惜了。” 所以她大胆,她热情,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陆白不悦皱眉,“别说傻话,谁说你会跟他订婚。” 安夏儿道,“我说如果……” “没有如果。”陆白果断地道,“我们以后都会在一起,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把你抢走。” 安夏儿愣了愣。 以后都在一起…… 他说想追她是真的? 在安夏儿微愣时,陆白又往她的唇吻了上来,轻轻吸吮着,翘开她的牙齿…… 安夏儿愣了愣,马上弯起眸子回吻着。 太好了! 听到他这话……安夏儿觉得这一趟出来就像收获了满满的爱情与幸福般,不妄此行,从未这般开心过! 外面传来了客房门铃声。 安夏儿回过神,结束了与陆白的早安吻,从床上下来穿拖鞋,“可能是早餐来了,我饿了,我们先吃东西吧。” “站住。”陆白猛地将她拽回床上,“你穿成这样想去做什么?” “啊?我……” “我去。”陆白披上浴袍,去开门了。 安夏儿坐在床上愣了一会,一看身上,还穿着他衬衫。 她抱着双膝,头埋着缓缓地偷笑起来。 lulu,也许陆白真的会成为你的爹地哦 ……如果她和陆白这段发展迅速的感情能开花结果的话! 陆白一打开门。 只见秦修桀推着餐车,和保镖们齐齐站在外面,满面笑容向他问早: “陆总,早安!” 陆白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陆总,恭喜恭喜!少夫人投回了你的怀抱!”秦修桀笑道,“昨天给你们安排房间时,原以为不会这么顺利,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一保镖也兴奋说,“所幸昨天我们没有跟过去!” 第二个保镖也道,“对,不然就破坏了一个陆总和少夫人和好的机会!”陆白想到昨天在薰衣草花田的情形,马上皱眉,“说什么?你们昨天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