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想听你说爱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69章 想听你说爱我

安夏儿回过头时,见陆白正望着前面的篝火沉默着,通红的火光映在他的眸底,深邃美丽的褐眸跳跃着飘摇不定的东西。 那张脸庞倒是无以伦美地俊美,宛若上帝的天工之作! 他沉默时,总让人看不透他! 安夏儿走过去,轻柔地挽起他的手臂,“我跟你讨论薰衣草,你在想什么呢?” 陆白回头看着她,“我在想,希望这一刻的时间永远停止,停止在这个只有我的世界。” 安夏儿抿了下唇。 他这话,听着竟让人没来由得伤想和感动。 离开广场的篝火会时,安夏儿来到一个卖鲜花的老奶奶面前,最后选来选去还是选了一把新鲜的薰衣草,付钱时老奶奶说,“希望这束花能守护住你们的爱情,美丽的姑娘。” 安夏儿笑了,优雅地蹲下,将脸颊一侧的发丝撩到耳后,“谢谢,借您吉言。” “会的哦,一定会的。”老奶奶爬满褶子的脸上笑眯眯地看着她和陆白,寄于最美好的祝福,“我看过太多年轻的情侣,不会看走眼的,你们一定会天长地久,永远幸福的。” 安夏儿回头看向陆白,陆白向她点点头。 回去的时候,月光洒下,风拂动旁边几千米连绵起伏的薰衣草花田,紫色的花海随风摇曳,送来满世界淡淡的花香。 安夏儿捧着一束薰衣草,一身白裙,黑发飘逸,与陆白信步走在落满了花瓣地毯般的海边路上,秦修桀和保镖开着车,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身边。 月光照亮了路,也照亮了满城的鲜花美景,他们就像是行走在画中的世界。 “刚才那个老奶奶说我们会天长地久,其实我听到很开心的。”安夏儿咬了咬唇,“陆白,我也希望跟你在一起,希望时间能停住。” “以前对我而言,‘天长地久’只是一个词,没有太多的意义。”陆白道,“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我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天长地久。” “……”安夏儿脸上漫上两朵红云。 这个世界瞩目的男人说希望跟她天长地久,那是对她的认同,安夏儿为自己能得到这一份殊荣感到开心。 “不过如果你也这么想的话,我想一定会实现。”陆白停下脚步看着她。 安夏儿愣了一下。“我……当然有想,我还是很喜欢陆白你的。” “只是喜欢?”陆白挑眉。 “……” 安夏儿心跳加速。 “我更希望听到你说爱。”陆白道,“虽然,对你而言,可能我们刚开始不久。”但对他而言,他承载着他们所有的回忆,他对他的爱深入骨髓。 ——这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爱……”安夏儿说出这个字时,声音有点颤,甚至羞郝地侧开目光,“我只是觉得,这个爱不能随便说出口,因为我对感情也不是随便的。” “巧了,我深有同感。”陆白看着她,“但我想听你对我说那个字,你会说?” 安夏儿很不好意思,脸红地厉害。 “又或者,你觉得还没有爱上我?”陆白道。 安夏儿狂汗! 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 陆白迈开步子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前面走着,说起那天他们在‘塞南克修道院’花田里她的话,“记得在塞南克修道院那边时,你说可能我们要坠入爱河了?所以,你不是爱上我了?” 安夏儿蓦地停下脚步,低着头,恨不得想在地上挖个洞钻下去。 陆白回头看着她,“嗯?” 安夏儿抬眸看了一眼他带笑的目光,又赶紧移开,“我……当时一时激动。” “可我是认真的。” “……” 她心跳更快。 “还记得在飞机上我们的一次对话?”陆白说道,“我问你对生活有什么要求,你说希望你爱的人和爱你的都幸福,我当时问你,是不是包括括我。你没有回答我?” “……” 在安夏儿不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时,陆白直接地说,“因为我是那个爱你的人。” 安夏儿愣住了,月光下,陆白脸庞优美冰冷,但是目光暖和到似乎能融化一切。 风吹起紫色的花海,月光下花瓣漫天。 安夏儿走过去抱住了陆白,在他怀里深深地呼吸着,“我有点冷……抱我。” 陆白张开手臂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吻着她那熟悉的眉眼,脸庞。 安夏儿在他怀里微微瑟抖。 她突然睁大眼睛,抱着陆白的手收紧,“我第一次,嫉妒一个女人。” 陆白停下了动作。 “我嫉妒你的妻子,陆白。”安夏儿头埋下。 “……” 陆白不知回答她什么好。 “展倩说,我其实是你的妻子。”安夏儿想起展倩的话,紧抿唇,“但我总觉得她是在忽悠我,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想催合我们,因为你有一个妻子,你们在分居不是么?” 陆白这才知道,是这个问题才让安夏儿一直以为他的妻子是另有旁人。 安夏儿抬起脸望着陆白,“我在网上看过你妻子的照片,你说,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的妻子长得像?还是因为你和妻子根本没离婚,她出事了,你喜欢我,只是当我是你妻子的替代品?” 女人的联想力和思维,是男人无法理解的。 陆白面对她这个问题,不知作何回答,他很想告诉她我的妻子就是你,但是他又怕打破这一层纸窗后,安夏儿会记恨以前的事,破坏这一刻他们之间的美好! 陆白想了想,“不是。”她绝不是什么替代品,世界上仅此一个安夏儿。 安夏儿马上道,“那,我相信你了啊,你别骗我,你是真心喜欢我的吧……” 陆白用吻将她所有的不安堵了回去,“……是爱。” 安夏儿大脑嗡地一下。 “我爱你,夏儿。”陆白轻声告诉她。 安夏儿脸烫得更厉害了,整个人被他的话影响得不所以然,她手发抖地握紧,“真的?那,多久?你会爱我多久?” “天长地久。”安夏儿笑了,圆满了,哪怕她是小三都无所谓了,不顾一切和他拥吻在一起。